干仓老茶自述:我是这样炼成的|双陈养普『10』

首页> 普洱茶新闻 > 品牌新闻
时间:12-06 10:25认证作者:干仓真味
  原文标题:干仓老茶自述:我是这样炼成的|双陈养普『10』
 
  要想成为一片仓储得当、品质优秀、受人追捧的干仓老茶,要经过怎样的潜心修炼呢?让我们来听听干仓老茶自己是怎么说的:
  我是一片普洱茶,我的老家在西双版纳,那里有6千多亩野生茶树群落,5万多亩清代以来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
  我们的母亲都是成百上千年的乔木老树。春天,我刚刚拱破老树妈妈粗糙厚实的皮肤崭露头角,就被勤劳的茶农采下来了。
  而后我经历了锅炒、手揉、日晒、蒸压、干燥等环节,成为了一饼新茶。之后,我或被肩挑,或被马驮,或被车载,最终来到一个叫做“生态仓储”的地方。
  这里都是我的族人。他们有的跟我一样,还是个刚入仓不久的新人菜鸟;有的已经举办了成人礼有了中期茶户口;还有的已经年过花甲,德高望重,备受推崇。
  这里最喜欢论资排辈,资历越老越受人尊敬。所以,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资历最老的那一批居民。
  这里的居民除了我的族人,还有两类:一类是木炭,另一类是生石灰。据说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能在这里愉快的生活。因为他们会结合通风系统将这里的温度控制在32℃以下,湿度控制在75%以下。这里没有空调,没有抽湿机,一切都顺应自然的变化规律: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作为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的我们,是非常娇贵的。我们需要呼吸非常干净的空气,这空气里不能有一丁点儿的杂味。因为我们体内含有棕榈酸和萜烯类物质,这两种物质能紧紧地吸附空气中的杂味。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人们就不那么喜欢我们了,我可不想那样!
  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光是不招我们待见的。因为我们体内有丰富的内含物需要被氧化分解,而他们在氧化分解的时候需要整个茶仓有均衡的微生物菌群,而光这个家伙对微生物菌群有着致命的威胁。同时我们体内的丙醛、戊烯醇遇到光后也容易产生杂味,这种味道类似晒干白菜的味道,也是人们不喜欢的。
  我们在这里被一群来自双陈的人悉心照料着。他们会根据我们成长的节奏不断帮我们翻身,换住处,跟不同年份的茶做邻居,还会时不时地把我们送到一个叫紫砂壶的地方进行体检,分析我们身上的味道,香气,颜色啥的,别提多有意思了。
  就这样我们会先后经历净化仓—稳定仓—调节仓—陈化仓—醒茶仓的人生阶段,最终成为一片大家喜欢的干仓老茶。
  好了,我们就是这样从一片芽叶开始,演绎着沧海桑田般的传奇。我们最后很乐意将自己最完美最惊艳的一面奉献给悉心照料过我们的人们,成为他们杯中的那一口好茶。
 
  这就是我,我是有着“陈化时间,陈化质量”双重保障的干仓老茶,我来自双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