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东无量山心蚂蚱地基邂逅采茶

首页> 普洱茶新闻 > 云茶新闻
时间:11-15 10:56认证作者:佚名
  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那个时候,“忙怀文化”圈有一个异想天开的蒲人,抱木泅渡澜沧江,进入无量山原始森林,他们管茶叶叫腊或得责,用口含“腊”的方式来消除劳累,保健身体。而彝族则称为腊皮。
帮崴风炉
 
  寻寻觅觅,走进三千年前的《诗经》三百篇,只看到一个个采桑、采莲、采蕨、采薇、采葛、采艾、采蕺、采荇菜的年轻貌美的女子,令多少男人痴迷、慨叹:“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始终未见那个背着箩筐采茶的姑娘。
帮崴倒淌河
 
  唐代写《茶经》的陆羽,虽被尊为茶神和茶仙,但却没能喝上一口普洱茶,不知是普洱茶的遗憾,还是陆羽一生一世的遗憾。
原始丛林间的蚂蚱地基茶园
 
  梦回大唐,见到那个写《蛮书》的樊绰,没敢来无量山,他只听说“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据说,那时景东盛产白银,境内川河,古时称“银江”,所以,南诏国时,景东开南设“银生节度”治所。“茶出银生城界诸山”主要指无量山,不过当时,它不叫无量山,而美其名曰“蒙乐山”,或“蒙落山”。
邂逅采茶女子
 
  无量山太远,那些采诗官,不愿来,也没法记下“采茶”。而普洱茶的源头,生在深山、长在深山,历经千万年寂寞。
蚂蚱地基古茶
 
  只因樊绰心不诚,也没有看到有一双纤纤素手,采下一尖散发着馨香的茶叶。
品红茶
 
  一个偶然的机会,那个鸟语花香的季节,循着茶香,从文龙镇政府所在地驱车20余公里,再徒步五六公里,跨越涧溪,穿过原始森林,终于,进入无量山腹地,与景东文龙镇帮崴村蚂蚱地基古茶园相见恨晚。一路颠簸,幸运地见到一个“采茶”的年轻妹子,她背着一个竹篮,穿着一袭轻裳,万绿丛中一点红。
大树茶
 
  蚂蚱,可能是书写错了,这是泰语音译,其实应该是“骂掌”或“麻掌”。傣语“骂”意指水果,“掌”意指大象,“骂掌”是指无量山里生长的一种树,叫“象蹄果”。景东境内,早年有过大象,当大象的身影湮没在时光褶皱里,据帮崴人说,最近蚂蚱地基有熊出没。用“蚂蚱”命名的地方,景东境内至少有5个,意思是生长象蹄果的地方。
 
  蚂蚱地基古茶园,据说茶龄已经有两三百年了,当初用野生茶分芽栽培。古茶园坐落在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附近,周围是高大古朴的原始森林,山脚是清澈潺潺的帮崴河源头,温润了采茶姑娘的清梦。
 
  与蚂蚱地基古茶初逢,鸟啼清幽,诫勉春心莫共茶争发。花落粉飞,只为浸润着茶尖;森林清香,只为茶呼吸芬芳;尘垢不染,只想遗世而独立。
古树
 
  蚂蚱地基古茶,地处无量山腹地,那森林,那花香,那涧水,不染一点俗世的脂粉气,成就了不同凡响的茶品。银生城界诸山源头找茶,以最正宗古树纯料为前提,茶质没有杂味,有一种脱凡出尘的韵味和纯味,香气、韵味更好。
 
  曾经寻遍《诗经》,没见到的那个采茶女子,无量山蚂蚱地基,却让我邂逅。于是不由兴叹:“彼采茶兮,一日不见,三千岁兮。”
 
  (景东县委融媒体中心 王秀才)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