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的美称

首页> 普洱茶知识 > 普洱茶知识
时间:03-25 15:58认证作者:cn

  有人说先苦后甜,就像喝茶一样,入口是苦的,慢慢品尝才会感觉到品茶的乐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茶,在古代可谓是一物多名,雅称甚多。

  汉代以前及汉代大多数时间内,茶是以“荼”字出现的。“荼”字最早见之于《诗经》,如《邶风·谷风》的“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豳风·七月》的“采荼、薪樗,食我农夫”,《大雅·绵》的“堇荼如饴”。

  约公元前2世纪秦汉间的综合性辞书《尔雅》第十四篇《释木》记载:“槚,苦荼”;东晋郭璞在《尔雅注》中认为这指的就是常见的普通茶树,它“树小如栀子。冬生叶,可煮作羹饮。今呼早来者为荼,晚取者为茗”;《说文解字》解释道:“槚,楸也”,“楸,梓也”;北宋陆佃的《埤雅》则是这样解释:“楸梧早晚,故楸谓之秋。楸,美木也”,“梓为百木长,故呼梓为木王”。

  而流传最广的是东汉的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曰:“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

  陆羽《茶经》“之一·茶源”这样写道:“茶者,南方之佳木也。……其字或从草,或从木,或草木并。其名,一曰茶,二曰槚,三曰茨,四曰茗,五曰荈。”

  清代郝懿行的《尔雅·义疏》指出:“诸书说荼处,其字乃作茶,至唐代陆羽著《茶经》,始减一画作茶。”

  综合有关文献可以看出,在《茶经》问世以前,除了“荼”外,茶还有如槚、蔎、茗、荈等多种别称。唐代以后,茶的这些别称开始慢慢少见了。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人们逐渐认识到了茶的保健功能,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出于对茶的深情厚爱,为茶取了不少高雅的名号。唐代陆羽《茶经》把茶誉为“嘉木”、“甘露”;杜牧《题茶山》赞誉为“瑞草魁”;施肩吾在诗中称茶为“涤烦子”;五代郑遨《茶诗》称赞为“草中英”;宋代陶榖著的《清异录》对茶有“苦口师”、“水豹囊”、“森伯”、“清人树”、“不夜侯”、“余甘氏”、“冷面草”等多种称谓;北宋苏轼为茶取名“叶嘉”,并著《叶嘉传》;宋代杨伯岩《臆乘·茶名》喻称茶为“酪苍头”;苏易简《文房四谱》称茶为“清友”;元代杨维桢《煮茶梦记》称呼为“凌霄芽”……

  此外,对茶产品也有很多称呼,如唐宋时的团饼茶称“月团”、“金饼”,清代阮福《普洱茶记》所记载的“女儿茶”等。随着名茶的出现,以名茶之名代替对茶的称呼更是丰富多彩,如“滇红”、“铁罗汉”、“白牡丹”、“黄金桂”、“紫鹃”等。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