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红集团破产改制历史遗留问题 茶园为什么抛荒?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企新闻
时间:12-30 14:02认证作者:佚名
      从修水县城一路向北,沿修河前行40分钟就进入了四都镇。刷着黄色涂料的房屋外墙,满是尘土的街道让这个镇子看起来平平无奇。你绝对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是知名的宁红集团昔日最主要的产茶制茶基地。然而,这个最大的产茶基地却抛荒,而盛极一时的宁红集团也破产改制,期间究竟发生什么?
 
  日前,九江晨报记者前往四都镇探访,进镇后,在第一个路口右拐再右拐,网状的古老大门,让人一眼就把破败的厂房望到头。斑驳红砖的门柱上挂着一块木牌昭示着这个厂房如今的身份——四都镇南岭居委会,很多人或许早已忘记,甚至不知道这里原来的名字叫“清水茶厂”。
 
  清水茶厂去哪了?
 
  这里空旷的厂房明显还遗留着上世纪80年代痕迹,道路边杂草丛生,炒茶车间冷冷清清,随意堆放着一些沙发和席梦思,红极一时的茶厂如今已沦为家具商存放货物的仓库。70多岁的老厂长张敦杰看着现在的厂子都睡不着觉,“原先,忙起来的时候,所有车间都开工,活都做不过来,现在几乎全年闲着。”
 
  清水茶厂曾是宁红集团旗下三大茶厂之一,“另外两个茶厂在漫江和溪口,漫江茶厂有560亩茶园,溪口不到100亩茶园,我们清水有1600亩茶园,是最大的茶叶基地,宁红集团主要的茶都来自我们厂。”
 
  1999年,国企宁红集团破产改制,清水茶厂也迅速走向了衰败,而实际上,1999年前的清水茶厂,日子就已不好过。1976年参加工作的宁红集团老职工余于财清楚地记得,1997年,他从漫江茶厂调到清水茶厂时,“一个月工资200块,每个月发不了足额,还会拖很久。”因为家里人多负担重,余于财第二年就辞职,南下东莞打工。离职的员工越来越多,而厂里仍然发不出工资,清水茶厂也走上了卖房卖地的路子。
 
  余于财对晨报记者说,四都镇路口到茶厂的所有地块,现在都已经建了楼房,而这些土地曾经全部属于清水茶厂的资产。“26亩土地只卖了50万。”不管是余于财还是张敦杰,抑或是现在还在留守的老职工,对这个数字记忆犹新。那是2005年,一亩土地只卖了不到2万元,一平方米只摊到了30元。
 
  原有厂房近60亩,自2005年卖掉26亩后,厂房就缩到镇子的一角,而所有和茶叶相关的事务也基本停了。但上了年纪的,或家里离不开的职工还是留了下来,指望着厂子能再次动起来。“我们还有人,还有茶园,我们茶园产的鲜叶也是最好的,我们完全可以让厂子活起来啊!”这是茶厂老职工们的集体心声。
 
  但实际情况却是,1600亩茶园早已处于荒芜或者半荒状态。
 
  茶园为什么抛荒?
 
  从四都镇出发,经三溪村、大坪村,可以经过清水茶厂大部分的茶园。这里的老司机们都记得,昌九高速没有开通前,九江到南昌就要经过这条路,“两边都是茶园,一眼看不到头。”40多岁的司机边开着车边摇头,“现在一会儿开家石材厂,一会儿开家砖厂,茶园越来越少了!”
 
  路边的灌木丛中挂满藤蔓,石材加工的粉尘遍布枝杈,老职工邱宜平顺手扯下藤条,指着胡乱生长的灌木,“这就是我们的茶园,但你看看,这还能算茶吗?”
 
  邱宜平1978年参加工作,进单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种茶,“我们茶厂有三个工区,一区到三区的茶园几乎连成片,现在至少荒了1000多亩。”在他看来,茶园之所以会荒芜,一是因为茶厂倒闭,原来的职工们纷纷外出谋生;二就是因为茶园被随意占用。“比方说这个石材厂和砖厂,厂里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任何人得到过通知。我们也没有出售,这就好像只要想用就可以用一样。”石材厂要开采山体,砖厂则需要挖取黏土,这样一来土地被破坏,即使这些厂家搬走,这块地方也不可能再种茶了。
 
  而更让老茶园的职工、茶农揪心的则是,当地镇政府并不支持重新开发茶园,在他们看来,这是茶园荒废最重要的原因。老职工黄英秀对晨报记者说,镇里以前的一领导曾公开表示:“茶园,让它荒,不能绿;谁动茶园,我就动他!”黄秀英说:“这是镇长的原话。”
 
  邱宜平证实,正是因为镇政府的态度,他们2012年先后招来的两位浙江老板被赶走,“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搞好茶园?这里种了50多年的茶,是最好的茶,为什么白白荒在这里却不许我们盘活?!”
 
  茶园是清水茶厂的资产,随着茶厂倒闭改制,茶园应该收归国有,是不是政府对这些茶园有其他打算?“从1999年到现在,15年都过去了,茶园一直都是荒的,就算有其他打算,也要早点做啊,何况这些茶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
 
  记者准备联系当地镇政府的领导,但被村民告知现任镇领导是刚来的,此前的领导已被调走。但当地村民一致表示,自宁红集团破产改制后,村里与镇上多年来就茶园土地的使用问题,发生过多次纠葛。
 
  土地到底是谁的?
 
  既然村、镇在土地使用问题上存在争议,那么最有说服力的应该就是土地的所有权的归属问题。茶园的老职工们表示,茶园是他们自己的。国有资产怎么会属于个人,这种说法确切吗?
 
  “这些茶园有一部分是我们的!”1999年清水茶厂改制,“按照一年工龄三分地的标准置换,我当年就分了7亩3分地。”余于财表示整个清水茶厂职工共分得土地400余亩。
 
  400多亩土地连起来也是很大一片,可是这些土地在余于财看来全无用处。“我的土地被砖厂占去了5亩多,剩下2亩多点还能干嘛?”像这种情况的并不少见,“有些地方搞了什么别的厂,有些地方就荒着。”
 
  除土地被占用外,老职工的心里还有一个结:即便土地完整,不让他们种茶,那土地也就等于一块“荒地”。“我们祖辈就是种茶的,这里也只能种茶,做别的不行。”但如果继续种,就面临茶叶加工的问题,“不成规模的茶园没有优势,再说,茶叶种出来了,没有厂房加工,怎么卖?”当然也有人来收鲜叶,但价格很低,“前些年只有5~6块钱一斤,这两年好点,涨到10块一斤。”
 
  缺少管理的茶园,10亩只能产鲜叶300斤,“就按最高价也就是3000元,3000元能干什么呢?”
 
  ■延伸阅读
 
  江西省宁红集团公司原本是一家是以开发、生产、销售茶叶为一体的国有企业,上世纪90年代,集团生产的宁红功夫茶、宁红金毫、宁红保健茶、宁红减肥茶均为享誉海内外的驰名茶品。当代“茶圣”吴觉农先生盛赞宁红茶为“茶中珍品”,并欣然挥毫题词:“宁洲红茶,誉满神州”。1999年,宁红集团破产改制。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