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潭翠芽 大山精华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叶资讯
时间:09-17 11:03认证作者:王易
  绿茶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广为人知的一类茶,也是我们国家出口量最多的一类茶,同时,也可以说是所有茶的鼻祖,关于茶叶最早的说法是神农尝百草时偶尔得到作为药用,从药用到食用再到饮用,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走近了千家万户。
  在我的家乡,湄潭翠芽和遵义红是两大公众品牌,也出生在1940年的民国中央实验茶场里,是贵州第一款炒青绿茶,那会叫“湄绿”,多灵动的名字,随着茶场几经兴衰起落与更名,到现在重新挖掘定为“湄潭翠芽”,与“遵义红”一起,这朵双生花终究没有淹没在历史洪流里,慢慢的展露出了她们的婀娜绚烂,于2015年在米兰世博会上宣传展示并分别获得“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奖”。其中湄潭翠芽的审评标准是这样的:外形扁平光滑,形似葵花籽,隐毫稀见,色泽翠绿,香气清芬悦鼻,粟香浓并伴有清新花香,滋味醇厚爽口,回味甘甜,汤色黄绿明亮,叶底嫩绿匀整。香气口感,其实因人而异,我不太喜欢教科书似的记忆,喜欢结合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来记住一款茶,对我来说,湄潭翠芽每次闻都能立马引起食欲和唾液分泌,那就是葵花籽的味道嘛,放几颗干茶入口一嚼,就跟吃带着点青草气儿的葵花籽一样,又香又鲜,比起泡,我更喜欢干嚼,完了满嘴淡淡茶香,然后慢慢转花香,就像香水,分个前味中味后味。
  湄潭翠芽是典型的芽茶,只取中间的嫩芽加工而成,每年的春天,特别是清明节前,是做翠芽的当季,茶山茶园便一片火热,茶园里通常是一家老小齐上阵,背着茶篓,顶着竹编的遮阳帽,戴上透气的遮阳袖,开始了采茶忙,只见一双双手上下翻飞,轻快的采下芽头,因为翠芽对形状的要求很高,不能掐,会发红,不能扯,会断开,只能挨着芽尾杆轻轻一折,细微的脆裂声在空气里荡开,完整的嫩芽就下来了,然后是杀青、摊凉、做形、摊凉、干燥,一般最后还有个提香的工序,我记得初接触茶叶人家说到提香,我以为是加香料进去,其实就是烘焙出茶叶本来带有的一些香气,直到闻到满意的味道,师傅才将已做好的茶叶取出。炒青和做形是翠芽的关键,炒青是决定口感,做形是决定卖相,两者缺一不可,否则这杯茶就算不得上品了。
 
  如果说遵义红以汤色明艳动人常驻人心,那么湄潭翠芽的“绿茶舞”便是茶乡家喻户晓的,一般我们都用直升杯来展示,将扁平、直而油亮的茶叶投入透明的杯底,沸水稍凉约85°的样子注入水杯1/4体积的水润茶,待茶叶颗颗饱满渐立时,再一气儿加注2/4,最后剩1/4空着,便于品茶者拿起,这时候,一粒粒茶仙子仿佛复活一般,轻盈的飞上水面,像出场示意般冒个头,踮起脚尖旋转、停留,随着水面维荡而起伏,这时候第一批舞者纷纷退下场来,后续的舞者又迎上去,交错呼应的渐渐拉下帷幕,留下灵动的茶香袅袅婷婷升入空中,这时候红尘俗事已忘却七分,只静静沉浸在这片刻了。
 
  绿茶不同于其他茶类,一般是当年做当年喝,选择的时候抓起来闻闻有没有异味,或者现场泡一杯试试有没有陈气,我上班的地方离制茶场很近,有时候休息我会馋得往人家场子里溜达,每每去都是一片忙活,旁边有做好的新茶,我总去在每个竹筛里抓起来闻,曾经有位做茶大婶告诉我,冷了的干茶味道不明显,就放手心里凑近哈一口气,遇上温度,茶香立刻钻进鼻子,屡试不爽。
 
  绿茶是清火之王,感觉是集了天地灵气的东西,但由于是不发酵茶类,性凉,胃不好的人和女生还是要适量饮用,每说到此处我就很庆幸自己的胃还算争气,让我可以少点顾虑去品尝这些来自大山的精华。
 
  (来源:《品茗遵义》)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