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的茶上市传闻背后:群雄逐鹿的4000亿中国茶饮市场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叶资讯
时间:02-26 15:54认证作者:佚名
  “奈雪的茶”又一次被传即将赴美上市。
 
  据彭博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奈雪的茶”正考虑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募资额最高可能达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05亿元)。
 
  报道又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奈雪的茶最快计划在今年上市,其正与顾问就潜在的首次股票发售交易进行合作。不过,因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带来的影响,包括时间安排、规模和上市地点在内的细节可能有变。
奈雪的茶上市传闻背后:群雄逐鹿的4000亿中国茶饮市场
  早在2019年8月就有消息称奈雪的茶近期已与投行接触,有意于2020年赴美上市。当时,奈雪的茶方面回应称,短期内无上市打算,公司在做团队、供应链建设和科技化打造。
 
  但不可否认的是,“奈雪的茶”的确有理由抢跑二级市场。
 
  2017年2月至今,奈雪的茶已完成天使轮、A轮以及A+轮3轮融资,投资方主要为偏重消费领域的投资机构天图资本。奈雪的茶最新一轮融资的发生时间是在2018年3月,当时品牌估值已达60亿元。
 
  据最新统计,奈雪的茶在全国50多个城市拥有349家门店。
 
  作为新式茶饮的独角兽,奈雪的茶背靠总规模突破4000亿元的中国茶饮市场。与此同时,喜茶、小鹿茶、乐乐茶、茶颜悦色、煮业、因味茶、1点点、1314茶、都可等同行也都有不小的声量。
 
  踩在新消费与大市场的交叉点,奈雪们能获得资本市场的持续认可吗?
 
  一定要做头部的奈雪の茶
 
  奈雪的茶创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广东省深圳市,卖点是创新打造“茶+软欧包”的形式,以20-35岁年轻女性为主要客群。
 
  而奈雪的茶背后还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创始人彭心的网名叫“奈雪”,她声称从自身体验出发,以自己手的握度尺寸打样,设计出符合女性纤细易握手感的“奈雪杯”。当她有了做茶的念头后,多方寻求合作者,终于找到了在深圳餐饮界浸淫多年的赵林。
 
  3月相识,5月订婚,在彭心和赵林的共同努力下,奈雪の茶诞生了。
 
  创始人夫妇
 
  2017年12月,奈雪的茶开始走出广东省,向全国范围内扩张。不过目前从分布上看,其在华南的“势力”还是相对更大的。
 
  2018年,奈雪的茶新开了179家门店,员工人数达到8000多人,年营业额接近30亿。
 
  2019年奈雪的茶新开门店174家,2020年原定计划开店比2019年多,待疫情结束后会再评估。创始人彭心称,在疫情期间,品牌在全国开出的420家线下门店十天共计亏损过亿元。
 
  疫期新茶饮门店损失主要体现在:库存损失,房租、人员、设备损耗等成本,以及没有营业收入。
 
  不过,门店有损失,但相对可控,市场态度并不悲观。而头部品牌格局稳定,长期投入决策不会受疫情影响,这也是奈雪的茶幸运所在。
 
  “轻餐饮只能记住头部品牌,你做到老大、老二才能生存下来。”创始人赵林曾表示:“喜茶做得好,对我们奈雪的茶来说是好事……他北京排队长,我北京排队更长,这样彼此竞争,结果很明显是星巴克的业绩下来了。”
 
  看上去不着急的喜茶
 
  正如赵林所言,他的竞争对手喜茶的确做得很好。喜茶在2019年就交出了“43城,390家门店,单店一天最高卖出4879杯茶”的优秀成绩单。
 
  销量数据方面,喜茶销量最高的门店出现在北京,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全年一共卖出超过113万杯;日出杯量最高的是位于广州的惠福东热麦店,2019年10月3日单天卖出饮品4879杯;深圳是销量最高的城市,2019年的销量超过2000万杯。
 
  门店数据方面,喜茶在2019年的门店数量增长非常迅猛。截至2019年12月31日,喜茶在43个城市开出390家门店,新增门店门店数量为220家,其中主力店157家、Go店63家。门店数量是2018年的一倍多。
 
  此前有传言称,在完成由腾讯及红杉资本发起的融资后,喜茶将很快启动上市计划,最新估值超过80亿元。
 
  但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却并不着急:“我不抵触,但是完全不着急。我们现在没有这个计划。这家公司还很初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延续瑞幸疯狂的小鹿茶
 
  相比之下,小鹿茶走得非常急,并且放话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现制茶连锁企业”。
 
  2019年7月,瑞幸咖啡宣布在全国40个城市近3000家门店推出了全新的战略茶饮产品——小鹿茶,定位为“年轻人的活力下午茶”。两个月后,瑞幸咖啡宣布将小鹿茶作为独立品牌独立运营,并聘请了肖战担任“小鹿茶”品牌形象代言人,在二三四线城市展开扩张。
 
  这番动作之后,小鹿茶销量好于预期。瑞幸咖啡创始人及CEO钱治亚曾透露,刚上线一个季度的小鹿茶系列饮品在增速上就已经超过咖啡,其销售量占据所有产品销量的20%。
 
  靠着下沉市场和“0元加盟”,小鹿茶快速打开局面。而且小鹿茶延续了瑞幸疯狂补贴的操作,一杯原价27块的奶茶,优惠后一般只需几块钱,这无疑也是小鹿茶上线以来“销量超出预期”的重要原因。
 
  而这样的打法势必也引来问题和争议,新零售合伙人的加入,虽一定程度减轻扩张成本,但也可能会遇上所有加盟模式的弊端,例如管理混乱、产品标准化难以保证等。
 
  新茶饮的隐忧
 
  不光是小鹿茶,新式茶饮们都面临或多或少的隐忧:产品高度同质化却标准化不足。
 
  由于在茶叶方面,对供应商而言,向高端商务人士散卖高客单价的茶叶足以养活自己,原材料加工、生产并不必大面积、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中国茶饮行业的上游的体系一直没有架构起来,因此也解决不了下游的问题。
 
  而茶叶之外的制作环节也难以稳定。
 
  新茶饮产品标准化程度较低,制作过程中几乎所有操作都要靠人来完成。新茶饮市场即便有了果糖机、水果切片设备、奶盖机等设备,产品的制作过程还是人说了算。
 
  “一杯茶有多甜,完全取决于店员放糖的手抖不抖。”
 
  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在采访也曾感叹无奈:“比如我们做一杯‘多肉葡萄’,因为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为了既满足消费者不想吃到葡萄皮和籽的期望,又要保证最终的产品不是有明显糖精味的罐头果肉口感,杯里所有的葡萄都只能人工一颗颗剥皮去籽。”
 
  更为严重的是,茶饮店内的卫生问题屡被曝光:喜茶多地有门店被曝出存在门店不卫生和饮品出现异物等问题;奈雪的茶也有门店被投诉存在环境不卫生、店员制茶操作不合规等;Coco都可江苏淮安新亚店近日更是被当地监管部门检查出原料内存在霉变水果的问题。
 
  另外,除了运营难题外,新茶饮们也缺乏有效壁垒、门槛低、且配方易被模仿,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