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与印度西孟加拉邦加快实质性合作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叶资讯
时间:11-27 11:31认证作者:

  作为中国与印度之间建立的唯一一个省邦合作机制及合作平台,“中国云南省与印度西孟加拉邦经济合作论坛("K2K合作论坛")”自2002年发起至今,已经走过了10年历程。在双方高层支持下,10年来,“K2K”合作论坛取得了一系列积极成果,先后召开的8次会议,促成双方省邦高层领导多次交流、民间交往不断拓展。

  西孟加拉邦历史文化悠久,自然和人力资源丰富,是印度东部的经济、文化、教育中心,在钢铁、纺织、造船、农业等领域均有较强实力,经济发展态势良好,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在印度“向东看”战略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西孟加拉邦与云南距离较近,无高山大海阻隔,在中印交往中不仅有天然的地理优势,在长达两千年的时间里,还积淀了深厚的历史友谊。昆明与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早已实现直接通航,高层交往日益频繁,旅游、教育、文化等领域合作不断深化,合作前景十分广阔。在日前结束的“K2K”合作论坛第八次会议上,增进产业交流,促进务实合作,成为与会嘉宾的共识。

  “微区域”定位通道先行

  云南作为中国离印度最近的省份之一,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通往南亚的重要陆路通道。多次到过昆明的亚洲中心KPV集团负责人奈尔认为,今后可以采取“次区域”和“微区域”结合的方法来充实“K2K”合作。

  “我们讲过很多区域合作、次区域合作的问题,比如东盟是区域合作的概念,中国和印度的合作比较符合次区域的概念,还有中国和GMS(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也比较成功,但是必须注意到,中国与印度都有一些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比如中国西部发展不如中东部及沿海地区,印度东部发展也不及国内其他地区,而为了解决这些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缓慢的问题,这些地区有必要和周边国家及地区联合起来,省邦之间的合作就是一个“微区域”合作的概念,各个“微区域”获得发展,才会有利于整个区域的整体发展,"K2K"论坛就是致力于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奈尔表示。

  一直以来,由于通道的限制,云南与印度的贸易成本很高。奈尔表示,目前昆明至加尔各答等航线已经开通,而印度这些年也在致力于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希望双方能采取各种有效办法相互联通,切实解决陆路通道问题,就可以顺利开展各项产业合作。

  投资需注意“土地限制”

  随着云南与印度经贸交往的不断深入,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把目光投向印度,西孟加拉邦政府规划委主任阿伯拉普·沙卡表示,在印度与云南产业合作开启越来越多可能性的同时,合作双方尤其是云南企业必须注意合作中的一些限制问题。

  上世纪70年代晚期开始,印度政府提出土地改革政策,一方面,把小部分土地提供给没有土地的农民,另一方面,强调农民拥有土地的权利。“从产业结构上来讲,由于对农业的相对重视,工业在整个产业中被冲淡,导致许多投资资金离开了西孟加拉邦,整个西孟加拉邦的增长水平比印度其他地区要低百分之八,当地政府也意识到,如果没有工业化的实施,相应的收益和民众的收入也不可能提高。但是现实的状况是,西孟加拉邦政府无论是政治上还是法律上,都无法直接从农民手中采购土地,这无疑对工业发展是个巨大的限制。”

  阿伯拉普·沙卡认为,目前西孟加拉邦工业的主要驱动力量实际上来自于中小企业。“他们并不需要使用大宗的土地,可以雇佣当地的大量人口,比大企业更加劳动密集型,启动资金也比较少。目前工业化的争端问题已经得到改善,不过云南与西孟加拉邦合作,必须考虑到土地问题。”

  滇中产业新区期待印企来

  “云南与印度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云南的发展关键是产业,产业规划和产业发展既是云南发展任务,也是"K2K"一个重要内容。目前规划建设的滇中产业新区,就是在昆明50公里范围内10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找出1000平方公里合适的土地来建设,规划在未来20年左右,打造300到500平方公里的国家级产业园区,同时产业和城市相结合,150万人口的产城融合的城镇,成为云南甚至西部的产业龙头。我们非常欢迎印度的企业家能够到产业新区进行考察,入驻产业新区。”云南省经济研究院院长段钢向印度企业家们发出邀请。

  段钢介绍,滇中产业新区的辐射范围包括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经济区、东盟南亚等多个地区,区域内有亚洲最大的直流变压器,交通便捷,管理先进,目前已经吸引国内外许多大型企业到新区来设置各自的产业,韩国三星集团、泰国正大集团等已经来到滇中产业园区进行考察。未来一段时间,云南发展就是通过滇中产业新区,使之发展成为云南桥头堡建设的重要区域。“在滇中产业新区可以探讨建立印度产业园区的可行性,印度的汽车、装备制造业、生物产业等各种优势产业和企业都可以以园区为平台,促进滇印的经贸发展。”段钢建议。

  互联互通开拓多产业合作

  “"K2K"的合作主要是印度与云南的合作,对于我来说,中国和印度都是茶叶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而云南茶叶无疑在中国茶叶产业中占有重要位置。”在谈到云南与印度的产业合作时,印度罗昌茶业业主拉吉夫·罗昌直言,他关注的茶叶生产业、茶叶旅游产业,未来与云南有着许多的合作空间。

  拉吉夫·罗昌表示,云南有着中国知名的茶叶,而西孟加拉邦的大吉岭茶也世界闻名,不过目前的情况是,中国和印度的大多数人相互都不知道对方的好茶。“目前还没有一种机制把双方茶叶产业的优势结合起来,包括茶叶旅游业,这方面印度和西方以及东南亚合作要多一些,希望以后"K2K"能够提供这方面合作的平台与机会。”

  段钢认为,云南与印度在珠宝产业合作方面潜力巨大。“我们曾经做过考察,孟买以及整个印度珠宝的设计、生产和加工是世界一流,云南也是中国大陆最好的一块珠宝集散地,但大多处于原材料加工上,价值不高,如果能把印度珠宝设计的理念融入进来,就可以联合打造出世界一流的珠宝产品。

  印度伊斯帕特工业公司总经理阿西史·保罗表示,云南和印度在装备制造业、矿产资源深加工、可再生能源、生物产业、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都互有优势,期望未来有更加务实的项目、机制和平台,使双方成为实质性的合作伙伴。

  声音》》

  印度和云南

  产业合作潜力巨大

  云南省贸促会副会长黄珊认为,云南和印度进行多项产业合作的潜力巨大。她表示,中印双方都应积极在工商业方面互相派出学者、政府公职人员进行访问,了解印度稀缺什么资源,云南比较容易进行针对性的生产。

  印度商务部驻加尔各答化工联盟出口促进会执行主任塔班·库玛·恰特帕迪先生表示,中印两国均为人口大国,应当开辟一些新行业,现在印度有意向与云南的企业和机构携手进行非资源性产品的合作,这类合作对环境影响不大,而且附加值较高,十分具有潜力。而且随着印度工业发展越来越快,进出口钢铁以后会很有市场。工艺品、陶瓷在印度也十分受追捧,上至政府官员下至民间群众都喜爱。

  葡尔集团拉孟都·恰特帕迪先生表示,2012年与云南进行食品加工合作,收效非常巨大。他认为,一个产业难以发展主要是行业内的人才稀缺,他主张“一切让教育先行”,先把人才储备的问题解决,那么许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云南省旅游局副局长文淑琼表示,中印地处亚洲,双方很早以前就有了文化方面的往来,建议加强航线、交通建设,与印度进行旅游合作。

  省交通厅对外处副处长庄黎英也谈到,发展交通可以尝试“先双边后多边”的合作策略,充分利用已经形成的国家公路网络,对地区间的公路进行建设。她表示,中印两地旅游资源各有特点,美景无数。如果能够在旅游方面达成一系列的合作,对促进双方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大有好处。(昆明日报实习记者施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