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帝,把喝茶到了极致,但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二)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典茶俗
时间:12-08 10:05认证作者:明洲
  在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帝,把喝茶到了极致,但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一)
 
  趁着有时间继续。
 
  有人问这本书,我注释的版本还没有出,要到明年春天。如果着急可以买其他版本。这次注释的版本里面共有八本宋代的茶书,注释更全面,也更加注重技术细节,应该还是值得等待的。
 
  在探讨《大观茶论》的时候,我们需要解决一个问题:这本书究竟是不是宋徽宗写的。有些人会认为,一个皇帝事情那么多,怎么会有闲心写这个东西?即使有闲心,又怎么可能钻研的这么细致深入?会不会是代笔?
 
  这个我们没法穿越,不能下100%的结论,从我的角度看,应该是宋徽宗写的。对于别的皇帝,或许存在前面说的两个问题。对于他来说,非但不存在,他的人生追求恰恰就在这里。我们不仅限于此,还要进一步探讨他的心态。
 
  对于贵族,我们很难理解;对于贵族中的贵族——皇帝,我们更是太难理解;而宋徽宗是皇帝中的神仙,我们怎么理解?有句话:“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这句话太客气了,真相是,各个方面都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先说一些可能的误解。
 
  金碧辉煌,珠光宝气是不是呢。我们知道日本有一位先生,建了一座历史上唯一的纯金茶室,这位老兄已经掌握天下大权了,天皇只不过是个象征,他把天皇供在茶室里喝茶,觉得太了不起。这叫什么呢?这叫土豪。这位先生就是丰臣秀吉,日本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没办法,他出身社会底层,虽然拼杀多年达到权力巅峰,但他的想象力也就到这了。
 
  土豪不行,那富二代行不行呢?也不行,富二代虽然不会像土豪用那么low的方式炫富,但是心气还不平,今天看这个不顺眼,明天看那个不乐意,没事儿就在微博上开撕。这是什么意思呢?物质生活没的说了,但精神生活修养还差一些。这离真正的贵族还有距离。
 
  所以说,培养一个贵族要三代。是至少三代。
 
  那宋徽宗呢?宋徽宗是北宋第八代的皇帝了。不仅是第八代,而且是在中国文化最巅峰的时代里面过了八代,这个就太不一般了。
 
  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国”,这个观点我肯定不能同意。不能什么事儿都从所谓“汉族”角度看,那就太狭隘了,而且“汉族”、“中国”这些概念也是不断变化融合的。但是,从某些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说,那宋之后,真的就往下走了,甚至,还真的就断了。
 
  所以陈寅恪先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不光是中国人这么认为,西方治中国史的大家费正清、李约瑟,都有类似的观点。
 
  换句话说,我们面对的是,几千年来文化最巅峰的时代培养出来的贵族中的贵族,咱们的想象力当然得充充值。
 
  你排了N个小时队,随着滚滚人流,摩肩接踵的就为瞧一眼**江山图,灯光昏暗,你推我挤,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儿呢?保安就嚷嚷了:“往前挪挪,让后面的人看看。”
  你能理解家里面用的饭碗茶杯都是一级文物,国宝级书画拿起来就看的感觉吗?
 
  据说王静安先生请溥仪到家里,顺便让小皇帝给自己的收藏掌掌眼,小皇帝委婉的告诉他,东西不真啊。你说王国维这么大个学者,怎么还不如整天泡妞、骑车、打电话的小皇帝?没别的,环境不同啊。引经据典他肯定比不了静安先生,但比过手的东西,那真没法比。
 
  这故事没法考证真假,但是有一件事儿是真的,什么是贵族,贵族就是看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在意。溥雪斋掷骰子把雕梁画栋的九爷府输了,没二话,百十口子搬家,没感觉。到了晚年家徒四壁,学生来家里吃饭没有菜,肉都得出去赊了,还是谈笑自若,没感觉。这,才是贵族。
 
  宋徽宗汴梁城破,无数奇珍异宝被金人拿走,仍然是——没感觉。只有听到宫廷藏书被劫掠破坏,才仰天长叹三声。时势如是,固然咎由自取,但读史到此处,也不由得不为之动容!
 
  大宋文化发达,信佛崇道的皇帝不少,但是都没有徽宗这么痴迷,为什么呢?皇帝玩家人间玩到了几千年的极致,越来越难与人共鸣,不和神仙玩儿,你让他怎么办?
 
  神仙皇帝玩茶,没有任何功利目的,那对他没有意义;甚至也不是为了休闲,他根本就不需要休闲。他是觉得有意思,可琢磨,他才提起兴趣;茶打开了一个通道,透过这个通道,他得以窥见天人之际,他是在探索宇宙人生的奥秘。只有理解到了这一点,你才能明白他的境界,才能明白他的信仰。
 
  我的题目叫“喝茶喝到极致”,这句话也不是噱头,不仅仅是说那个时代是中华文化的巅峰。《大观茶论》里说的明白:
 
  “故近岁以来,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咸造其极。”
 
  就茶上来说,徽宗的时代确实从采摘、加工、品鉴、烹点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极致。我们甚至也可以说,宋徽宗的这本《大观茶论》也达到了极致。是极致的时代,极致的玩家,极致的作品。
 
  之前我说过,中国茶的历史有三大源流,一个是陆羽《茶经》为代表的草茶的源流,这个源流基本上没有中断过,明代太祖皇帝兴散茶废团茶,虽然得不到陆羽的真精神,但大体上这一脉是传下来了。
 
  另一个是扎根民间的调饮传统,无论陆羽排斥也好,宋人鄙视也好,在民间都有很大的生命力,直到现在南方的乡村,乃至超市的瓶装饮料,街边的快销茶饮,都还在延续。
 
  再一个就是宋代的銙茶传统,这个从各个方面来说,《大观茶论》都是巅峰。但是,这个无论形式还是内涵,都无疑的中断了。明代也有人对注解宋代茶书感兴趣,但是那是研究前代文献的兴趣,和茶饮没关系,和生活也没关系。日本也有点茶延续下来,但那时元末残存的点茶法,形式已然不同,内涵更差异巨大。
 
  回望这段历史,我们当然应有反思,而面对这个文化巅峰,我们也应该献上我们的敬意。
  为什么说是巅峰,我们先不从技术上说,也不从点茶的艺术上说,单单就是遣词造句,这一点,后代就难以企及。我们随便拿出一句话。
 
  “而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竞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箧笥之精,争鉴裁之别,虽下士于此时,不以蓄茶为羞,可谓盛世之清尚也。”
 
  这一句话就贡献了很多微妙的词语。“啜英咀华”、“碎玉锵金”、“盛世清尚”。今天一些顶级的拍卖会,说搞个茶道具专场,想起个有文化的名字,基本上逃不出这类词语。今年你用完这个了,明年我再用。为啥,这些词语从美感上,从意象上,确实已经到了汉语言的极致了,你再想个词儿,要么不够美、要么不达意啊。
 
  而这部书的价值,还不仅在于这些词语之美,更在于作者背后的艺术和哲学的高度,这个容我慢慢道来。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