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经》虽好,但要注意“正确的打开方式”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诗茶画
时间:09-12 09:48认证作者:陈升号
  上期陈升学堂,我们简单地讲述了“茶圣”陆羽其人,分别从“陆羽何人、陆羽身世之谜以及陆羽的性格和为人处事”三个方面进行阐述。
 
  本期陈升学堂,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陆羽《茶经》对后世的影响,以及作为后人,我们应该持怎样的态度去研读这部茶学名著。
 
  《茶经》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
 
  成书于1200多年前唐朝时期的陆羽《茶经》,如今是国内外公认的世界第一部茶学专著,流传环宇,影响深远。古今中外,后人们对陆羽及其所著《茶经》都很推崇,并给予高度评价,以下是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评价。

  宋代陈师道《茶经序》中热情地讴歌:“夫茶之著书,自陆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诚有功于茶也。又有功于人者也。”
 
  苏轼有诗云:“唐人未知好,论著始于陆”。梅尧臣也有诗赞道:“自从陆羽降人间,人间相学事新茶。”
 
  新中国茶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吴觉农教授,在他主编的《茶经评述》对此进行了全面评述:“唐代陆羽所作的《茶经》,是世界上第一部茶书,距今已一千二百多年。这部书不仅受到我国历代文人雅士的推崇,作者陆羽后来还被劳动群众誉为‘茶神’。陆羽能对茶的栽培、采摘、制造、煎煮、饮用的基本知识,对迄今唐代的茶叶历史、产地,更为重要的对茶叶的功效,都作了扼要的阐述,这些阐述,有的迄今还没有失去其参考价值。
 
  《茶经》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美国著名学者威廉·乌克斯在1935年出版的《茶叶全书》(AllAboutTea)中指出‘中国茶叶学者陆羽著述的第一部关于茶叶的书籍(茶经),对中国茶业从事者及世界有关从业者来说,俱受其惠’,他还断言‘无人能否认陆羽之崇高地位’。
 
  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1969年出版的G·R哈勒博士在他的著书《茶叶制造》(TeaManufacture)前言中写道‘将茶叶冲泡作为饮料是有其悠久历史的,第一部权威性的茶叶书——《茶经》是中国人陆羽的著作’。”
 
  陆羽《茶经》已被译成日文、朝鲜文、英文、法文等语言流传海内外。尤其在日本更被历代奉为经典,几经翻刻译本较多,自12世纪中期至今,版本不下十二种之多,可见日本学者对陆羽《茶经》研究之深,其影响之大。
  研读《茶经》,今人应该重在“古为今用”、“讲求实效”
 
  陆羽《茶经》是世界茶坛不可多得的瑰宝,也是象征中国茶文化“根深蒂固”的重要物证。
 
  但是,现代也有人对陆羽及其所著《茶经》持有两种偏颇的态度:一种是通通肯定,无限拔高;另一种是只以现代科技水平来衡量,不顾当时的时代局限性,基本否定其价值。这两种态度都不够尊重陆羽,也不符合唯物史观。
 
  吴觉农先生在《茶经评述》中写道:“我认为《茶经》一书,其内容从现代科学发展的水平来衡量,可资参考的并不多,但所涉及的比较全面,所以提出了评述《茶经》,兼及其他古书,以回顾历史。便于古为今用。”
 
  吴觉农先生主编的《茶经评述》不仅全面客观、准确地评述《茶经》,而且有新意、有创见。作为后人,我们对于《茶经》的研读,应该如此,而且要重在古为今用,讲求实效。
 
  陆羽《茶经》“一之源”写道: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若热渴、凝闷、脑疼、目涩、四肢乏、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
 
  翻译为:茶叶的效用,因其性至寒,用作饮品最为适宜。注重品行和恪守传统道德的人,如果感到体热口渴、气短、头痛、眼睛干涩、四肢乏力、或者关节不舒服的时候,喝上四、五口茶,相当于与饮用醍醐、甘露不相上下了。
 
  陆羽对茶叶效用的评价与注意精行俭德的人相联系,提示了茶不仅可以健身体,还可以健心灵。陆羽在这里已将茶叶对人的“心物交融”融会贯通为:茶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两个文明”饮料。而在这一点上,从茶叶已经成为了古今中外专家学者的研究、描写对象方面,得到了印证。
 
  在当时科技水平落后的社会,陆羽《茶经》对茶叶功效的评价,虽不够全面,但实属难得可贵,而且他还指出须在采摘、制作均达到良好的条件下,才能获得效用。原话为“采不时,造不精,杂以卉莽,饮之成疾”,由此也反映出了陆羽对于茶叶品质的注重。
 
  陆羽《茶经》无论是关于茶叶效用方面的阐述,还是关于茶叶品质方面的阐述,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都具有比较积极的启示作用。事茶人唯有以专业的认知、负责任的态度,匠心制茶,才能为消费者生产出物美价廉的好产品!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