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在古代诗词中是什么地位?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诗茶画
时间:11-13 11:59认证作者:佚名
  有观点指出,茶在我国古典诗词中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其依据是纵观古诗词中的意象,若从使用频率来看,“月”如果屈居第二的话,“酒”必是第一,至于“茶”嘛,简直没听说过。然而这样的论据根本是站不住脚的。
 
  不可否认,在张口就来的诗词中,“酒”的确常见。比如: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短歌行》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孟浩然《过故人庄》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杜牧《江南春绝句》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李白《行路难》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游山西村》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王翰《凉州曲》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李清照《醉花阴》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雨霖铃》
 
  其实,在我国古典诗词中,茶诗、茶词也不在少数,且各种诗词体裁一应俱全,有五古、七古;有五律、七律、排律;有五绝、六绝、七绝。茶诗中甚至可找到平常所见甚少的体裁。
  ⒈寓言诗
 
  采用寓言形式写诗,读来引人联想,发人深思。一本清代的笔记小说上记载着这样一首茶寓言诗,诗所描述的是茶、酒、水的“对阵”。
 
  诗一开头,由茶对酒发话:“战退睡魔功不少,助战吟兴更堪夸。亡国败家皆因酒,待客如何只饮茶?”
 
  酒针锋相对,答曰:“摇台紫府荐琼浆,息讼和亲意味长。祭礼筵席先用我,可曾说着谈黄汤。”这里说的黄汤,实则是贬指茶水。
 
  水听了茶与酒的对话,就插嘴道:“汲井烹茶归石鼎,引泉酿酒注银瓶。两家且莫争闲气,无我调和总不成!”
 
  ⒉宝塔诗
 
  唐代诗人元稹,官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白居易交好,常常以诗唱和,所以人称“元白”。元稹有一首宝塔诗,题名《一字至七字诗·茶》,此种体裁,不但在茶诗中颇为少见,就是在其它诗中也是不可多得的。诗曰: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⒊回文诗
 
  回文诗中的字句回环往复,读之都成篇章,而且意义相同。北宋文学家、书画家苏轼,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一生写过茶诗几十首,而用回文写茶诗,也算是苏氏的一绝。
 
  在题名为《记梦回文二首并叙》诗的叙中,苏轼写道:“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团茶,使美人歌以饮余,梦中为作回文诗,觉而记其一句云:乱点余花睡碧衫,意用飞燕唾花故事也。乃续之,为二绝句云。”
 
  从“叙”中可知苏东坡真是一位茶迷,意连做梦也在饮茶,怪不得他自称“爱茶人”,此事一直成为后人的趣谈。诗曰:
 
  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花睡碧衫。
 
  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
 
  诗中字句,顺读倒读,都成篇章,而且意义相同。苏轼用回文诗咏茶,这在数以千计的茶诗中,实属罕见。
 
  ⒋联句诗
 
  联句是旧时作诗的一种方式,几个人共作一首诗,但需意思联贯,相连成章。
 
  在唐代茶诗中,有一首题为《五言月夜啜茶联句》,是由六位作者共同作成的。他们是:颜真卿,著名书画家,京兆万年(陕西西安)人,官居吏部尚书,封为鲁国公,人称“颜鲁公”;陆士修,嘉兴(今属浙江省)县尉;张荐,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人,工文辞,任吏官修撰;李萼,赵人,官居庐州刺史;崔万,生平不详;昼,即僧皎然。诗曰:
 
  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情言(士修)。
 
  醒酒宜华席,留僧想独园(荐),
 
  不须攀月桂,何假树庭萱(萼)。
 
  御史秋风劲,尚书北斗尊(崔万)。
 
  流华净肌骨,疏瀹涤心原(真卿)。
 
  不似春醪醉,何辞绿菽繁(昼)。
 
  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士修)。
 
  这首啜茶联句,由六人共作,其中陆士修作首尾两句,这样总共七句。作者为了别出心裁,用了许多与啜茶有关的代名词。如陆士修用“代饮”比喻以饮茶代饮酒;张荐用的“华宴”借指茶宴;颜真卿用“流华”借指饮茶。因为诗中说的是月夜啜茶,所以还用了“月桂”这个词。用联句来咏茶,这在茶诗中也是少见的。
  ⒌唱和诗
 
  在数以千计的茶诗中,皮日休和陆龟蒙的唱和诗,可谓别具一格,在咏茶诗中也属少见。
 
  皮日休,唐代文学家,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人,曾任翰林学士。
 
  陆龟蒙,唐代文学家,长洲(今江苏吴县)人,曾任苏湖两都从事。
 
  两人是知己,都有爱茶雅好,经常作文和诗,因此,人称“皮陆”。他们写有《茶中杂咏》唱和诗各十首,内容包括《茶坞》、《茶人》、《茶笋》、《茶籯》、《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瓯》和《煮茶》等,对茶的史料,茶乡风情,茶农疾苦,直至茶具和煮茶都有具体的描述,可谓一份珍贵的茶叶文献。
 
  对于茶与酒,古代文人并非是厚此薄彼。在浩瀚的古典诗词海洋里,常见的诗词大多与饮酒有关,这与文人们写诗作词的“有感而发”的初衷有很大的关系。
 
  喝酒,益于情绪的迸发;
 
  品茶,益于思绪的沉淀,此乃“静”之意。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