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茶歌 入心怀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诗茶画
时间:12-30 14:02认证作者:王学铭
引茶歌 入心怀
  我嗜茶和对茶的深爱,是很受“茶歌”影响的,因为“茶歌”是对茶的歌唱。与茶息息相关,内容只要涉及到茶的,我就爱、就喜欢。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总政歌舞团演员方应暄演唱的《挑担茶叶上北京》就是一首茶歌。“桑木扁担轻又轻呃,我挑担茶叶出山村”,随着高亢、清脆、嘹亮的歌声,就如空谷足音般地“船家他问我是哪来的客哟,我湘江边上种茶人呀。”最后唱到“头上喜鹊唱不停,若问喜鹊你唱什么哟,它说我是啰幸福人……”听歌的人也感觉到了幸福。把桑木扁担挑在肩上的反复:“桑木扁担轻又轻呃,一路春风出洞庭罗呃,船家他问我哪里去哟嗬,北京城里哟探亲人咧……桑木扁担轻又轻,千里送茶情意深,你要问我是哪一个呃,芙蓉国里唱歌人呀嗬芙蓉国里唱歌呀人哟…哟…”我被它迷住了,整日里哼唱不已!从此,我留意起对“茶歌”的搜集和积累。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茶歌,我现在仍在品茶时听。像福建龙岩一带民歌《采茶扑蝶》;姜嘉锵在1957年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获金质奖的、由他领唱的《茶山谣》;江西的兴国山歌“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哟”的《请茶歌》;浙江的茶歌《采茶舞曲》,这些茶歌,都是我非常喜爱的。有时在品茶时,兴之所至,拍案歌之!
 
  2009年,在天津大剧院举办的“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的“中国歌坛至尊金曲名家大型交响音乐演唱会”上,七十多岁的歌唱家姜嘉锵仍在唱《挑担茶叶上北京》。一首好茶歌,唱了近半个世纪,仍葆青春,可见其生命力。
 
  我的嗜茶的朋友们,也在用好听的茶歌伴茶,有一首宋祖英演唱的《古丈茶歌》,是“茶歌”中的“新调调”。我把它刻录成光碟送给茶友们,其中还有李谷一演唱的《前门情思大碗茶》、关牧村演唱的《三月茶歌》、杨钰莹演唱的《茶山情歌》等,都是改革开放后的“茶歌”。
引茶歌 入心怀
  我知道,宋祖英上世纪九十年代演唱《古丈茶歌》的初衷,是为家乡脱贫尽力,要把不为人知的古丈产的毛尖茶唱出名。但是,宋祖英哪里想到《古丈茶歌》一经演唱,却成为新时代有代表性的新“茶歌”。
 
  宋祖英用她独有的美声加民族的唱法,用苗族儿女的清脆甜美的歌喉,深情地唱出:“绿水青山映彩霞,彩云深处是我家。家家户户小背篓,背上蓝天来采茶。采不完的悄悄话,采不尽的笑哈哈。采串茶歌天上撒,好像天女在散花。青青茶园一幅画,迷人画卷天边挂。花里弯出石板路,弯向海角和天涯。春茶尖尖叶儿翠,绿得人心也发芽。远销五洲四海客,逢人都夸古丈茶。”
 
  我感受着洋溢着新时代精神的“茶歌”,品着古丈产的毛尖茶,“便觉眼前生意满,东风吹水绿参差”,听着一曲曲茶歌,我迷醉!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