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茶成为时代的解药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文荟萃
时间:01-03 09:58认证作者:弘益茶道美学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代,这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双城记》——狄更斯
让茶成为时代的解药
  “开始作为药方,后来慢慢成了饮品”,这是一百多年以前冈仓天心在《茶之书》一书中写下的第一句话,在对茶的流变做了简明概括的同时,也点名了茶的双重属性:药和饮,以茶入药在茶里也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茶的品饮史来讲也一样源远流长。
 
  在艾伦·麦克法兰和艾丽斯·麦克法兰著的茶文化专著《绿色黄金:茶叶帝国》一书中写到:“在很大程度上,人类的健康、灵感和快乐源自于这种质朴的绿色植物(茶)。一个庞大的集生产、运输、拍卖、广告、销售为一体的茶叶产业已经形成,并左右了许多国家的内政外交。茶为全球四分之三的人口提供了相当一部分所需的饮用水。”
 
  “这种植物(茶)让以百万计的人得以挺过艰辛的生活,甚至从中找到了乐趣。有钱人可以享受各种清香可口的茶和高雅的社交聚会;穷人可以靠茶撑过在工厂、矿井、种植园和田地里的一天又一天。没有它,他们的孩子很可能大批大批死亡;没有它,他们那些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灵魂都无法纾解。”
让茶成为时代的解药
  似乎不同的文化视角下面,对茶的关注都集中于两个点:药与饮。随着对茶认知的深入,大家都能接受茶是一种健康的饮品,经常饮用茶能对身体有好处。而作为药品属性的茶,已经在现代比较完善的药品体系中渐渐淡出,可是茶作为一种能愉悦心灵的饮料,却有了一层更具有时代意义的诠释层面。
 
  随着信息化进程的进一步深入,我们离尼尔·波兹曼提出的“娱乐至死”情境越来越吻合。我们把自身都娱乐化,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可以娱乐。在这种意义上来讲,回到狄更斯《双城记》开头的那一段话,尤其适用于这个时代。旧思想在坍塌,新思想却无法建立,一个娱乐至死时代,而茶能作为一种解药来医治这个时代的病吗?
 
  答案毋庸置疑,茶不仅是一种饮料,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思想追求,是“人类健康、灵感和快乐的源泉”。
让茶成为时代的解药
  信息流过量,是身处互联网或者是移动互联时代下,一个无法回避的病症,我们通过屏幕阅读,接受的信息是别人咀嚼之后的一种反馈,表达的时候基于别人对阅读者心理的理解,会在字里行间宣泄一种情感,所以到处都是打了鸡血的热情和无病呻吟的共鸣,接受我们以为打动我们的东西,可是却忽略了其背后的逻辑。跟着别人的情绪快乐或悲伤,在别人的声音里在寻求自我,可都忘记了,我们只能是我们自己。而在茶中,有一条可以通向自我的窄门,在一杯茶中停下来,观照自己内心,倾听自己声音,让茶成为医治自我的良药。
 
  在一杯茶中,重拾生活之美。生活是美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我们却只在生活中,“看到”生活中的艰辛,只看到“生存不易”。焦虑和压力使得自己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觉得生活为什么这么难?“人到中年,不如狗”,这么悲伤的言论却得到满堂彩,忍不住想问这个世界怎么了?没有必要美化生活,给生活自带滤镜,但也更不应该黑化生活,觉得生活一无是处。每个人都不容易,但这不是自我放弃的理由,不要让别人的情绪阻碍你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如果感觉世界太过黑暗,多喝茶,茶会擦亮你的双眼,看到一个更美好的生活。烧水、泡茶、聊天,去倾诉、去化解生活中的小情绪,生活想必会出现另一种真相,另一种温馨。
 
  让茶舒缓你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灵魂,让茶成为医治这个时代的解药,在一杯茶中探索更好的自己。愿你的生活中有茶,有光芒万丈的热情与决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