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审美相结合,竟会让人的精神慰藉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文荟萃
时间:03-13 15:56认证作者:国茶品

  茶作为一种丰富的物质载体,不仅仅满足人们的“口舌之欲”,更重要的是进入了社会各阶层的精神层面,成为文人雅客们以茶会友、以茶赋诗、以茶咏志、追求艺术化生活的重要方法,文人志士从中领略了茶文化的魅力。唐朝刘贞亮称茶有十德。唐代人们对茶美之欣赏主要集中在精神上慰藉,文人墨客多以茶雅志、以茶表敬意、以茶利礼仁。唐以后,人们更多的是研究茶艺的精湛、茶道的深邃和茶诗赋的唯美,出现了大量的诗词歌赋及茶学专著,领会茶色、香、味的审美意蕴,追求精神境界的升华,显示茶文化独特的韵味与风采。

  中国第一部茶学专著《茶经》是茶文化兴盛期的文化结晶,改变了唐以前散漫的发展形势,开创了茶文化审美意蕴新的发展空间,标志着中国茶文化的正式形成。《茶经》首次将采茶到饮茶作为一种艺术欣赏过程,创造了备器、择水、取水、候汤、炙茶、碾罗、煎茶、酌茶、品茶等一套完整的中国茶艺;首次把“精神”与茶事活动相结合,突出品茶人的品格、思想品行,认为品茶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重要方法;首次将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与品茶相结合,创造出中国特有的茶道精神。

  在茶文化兴盛和饮茶习俗普及、流行的唐代,除了茶文学专著外,还有茶诗和散文,特别是茶诗将茶的美描绘得淋漓尽致,读此诗犹如身临其境。最脍炙人口的茶诗当属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写道“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四碗发轻汗,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饮茶后,顿觉两腋清风习习,飘飘欲仙,恍如进入人间仙境。

  与浪漫主义的卢仝正好相反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对茶也赞不绝口,他是“别茶人”,对茶的品茗、择水、看火等无一不通,是一位地道的精于茶艺的“爱茶人”,他以茶交友、以茶养性、以茶激文思,曾写道“起尝一碗茗,行读一行书;夜茶一两酌,秋吟三数声;或饮茶一盏,或吟一章”,不仅将茶和文学联系起来,更是以茶造境,参透儒、释、道的哲理玄思。中国茶道创始人诗僧皎然品茶后亦抒发出“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的真实感触。另外还有李白、杜甫、袁高等若干著名的诗人均将茶与诗完美结合,对茶的感悟上升到无上的精神境界。

  在品饮茶的过程中,领悟人生哲理,将茶与人融合,以茶的清香雅韵、宁静淡泊熏陶深湛、幽静、灵性、悠远的人生境界。明末诗人杜浚在《茶喜》中指出到“夫予论茶四妙:曰湛、曰幽、曰灵、曰远。用以澡吾根器、美吾智慧、改吾闻见、导吾杳冥。”杜浚夸茶非常美妙,饮茶可以使人达到深湛、幽静、灵性、悠远的人生境界。

  注:文来源国茶品,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