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首页> 茶叶文化 > 茶文荟萃
时间:04-05 13:47认证作者:佚名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1》
 
  前几天去看荒野茶园了。
 
  茫茫太姥山上,我熟悉的荒野茶园,有四五片。
 
  歪一个楼,四五年前,有一个言论甚嚣尘上,说,太姥山不是景区么,怎么会有茶园?
 
  当时村姑陈的回复是,武夷山也是景区,但景区里照样种满了茶树。著名的牛栏坑天心岩九龙窠,都在景区里。景区怎么就不能种茶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普及,现在对太姥山有没有茶园这种认知,已经不会再有奇怪的幼稚的言论了。
 
  但是,又出现了新的“黑料”。
 
  这个“黑料”是:太姥山上没有荒野茶园。
 
  我问这个人,你凭什么说太姥山没有荒野茶园,有航拍的地图为证么?
 
  他粗着脖子大声说,我亲自去登过太姥山,我就没看到荒野茶园。
 
  呃,按惯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去了没见到,当然可以认为是没有。
 
  但是,如果这么简单粗暴地就下了“太姥山没有荒野茶园”这个结论,是不是太草率了?
 
  毕竟,一个人没有见到太姥山的荒野茶园,有可能有很多的意外情况,比如他不知道在哪个地区,没有当地人指路;比如他其实见到了,但却不认识,误以为不是。毕竟荒野茶东一丛西一片,没有成规模种植的,还跟各种杂草杂树混种在一起,第一次见到的人不认识,以为是一丛乱草,也属正常。
 
  因为自己去了没见到,就盲目下结论说没有,这其实并不妥当。
 
  人民日报报道过,太姥山有红军茶,是当年红军在太姥山留下来的,这便是太姥山有荒野茶的铁证,其它的,无须多言。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2》
 
  说回荒野茶园。
 
  我熟悉的有四五处,有些年年都去,有些太远了,不常去。
 
  有一处,茶树太高,需要带着梯子去采,爬在梯子上才能采得到,那就只去过一次,再也去不了了。
 
  我们太娇气,吃不了深山密林里采荒野茶的苦。
 
  前几天去的那一片,是离村子最近的一片,来回就两个小时的路程。
 
  因为近,是最经常去的。常规是春季去一次,秋季去一次。看看每个季节它的生长情况和变化。
 
  偶尔心血来潮,想去看看那片茶园,也会临时去一趟。
 
  故而对这片茶园,是最熟悉的。
 
  对它的面积,分布,茶树的大小,心里都有一本账。
 
  今年这还是第一次去。去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很让人心惊。
 
  茶园的面积居然变小了。
 
  听村里人说,因为没有人管理,夏天刮台风的时候,刮倒了一片。另外,因为没有施肥,茶树的生发,也一年不如一年了。
 
  其实,比较老的荒野茶树,就会碰到这样的情况。
 
  没人管,碰到天灾,碰到生存竞争,就会自然缩减,就像那些野生的动物会面临灭绝的命运一样。
 
  真是令人心疼。
 
  也矛盾。
 
  如果有人管理起来,那产量自然会大一些,保护得会更好一些,面积也不会变小,但这样一来,会不会影响这些荒野茶的野劲?
 
  当流浪孩子变成家生的孩子,有了人照管,它,还会拥有荒野茶那种无敌的野劲和野性吗?
 
  耐泡度会不会降低?毫香会不会减弱?野劲会不会减少?
 
  这些损失,可都不是真正喜爱荒野白茶的人可以承担的失去。
 
  所以,暂时,只能让它继续自生自灭下去。
 
  未来,有可能,真正的荒野白茶会越来越少,而抛荒的白茶会越来越多。
 
  抛荒白茶部分代替荒野白茶,这自然发展的趋势。
 
  而早几年收下了真正荒野白茶的人,就会成为,真正的茶界赢家。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3》
 
  由此,想到了前不久曾经跟某茶的一场论战。
 
  该茶的粉丝称,我们有古树茶,我们的茶是全世界最好的。言下之意,除古树之外,其它的茶都不值一提,不堪一喝。
 
  这种夜郎自大的观点当然是极可笑的。
 
  这般唯我独尊,是东方教主亲临么?
 
  且说古树,这个概念本身,就极不值得去追逐。
 
  在文玩界,古画,古字,古董,当然是值钱的,是稀罕宝贝,是不可再生资源。
 
  在各学术界也是,老专家,老教授,老学者,因为老,因为经验丰富,因为老成持重,而成为了“国宝”。
 
  在茶界,古树也是极为珍贵的资源。
 
  但是,古玩字画,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物件,古画可以吃么?古董能煲汤么?不能。我们只需它们具有观赏价值就行了。
 
  所以,古茶树们,也只需要存在,只需要证明一段历史,就可以了。
 
  它的主要任务就完成了。
 
  要是还能配合一些科学研究,那它就体现了超常的价值。
 
  又何必去要求古茶树,还要能采制茶叶供给人类享受呢?
 
  尽量不要。殊不知,有些利欲熏心的人,为了让古茶树能与正在盛年期的茶树同样茂盛地发育,嗯,就像让80岁的老人像40岁的中年人一样,横渡长江,这是完全办不到的事。
 
  老蚌生珠,也只是拍案惊奇罢了。
 
  可炒作古树概念的人,要利用古树来实现自己发家致富的梦想,便会强迫这位古稀老人,去做年轻人才能做的事。
 
  为了实现这个反人性的目标,他们会给古茶树打各种“补药”、“兴奋剂”。
 
  这样的古树茶,加了料,喝起来,还是古树茶么?还能喝出古树的口感么?还能喝到古树的风韵么?当然不能。
 
  尤其,“古树”只是代表了这棵茶树的树龄,却不能代表这棵茶树的品质——好工艺才能彰显古树的品质,不好的工艺只会让古树茶,养分损耗,内质缺损,浪得虚名罢了。
 
  可怕的是,古树因为顶着“古树”的名号,而被人青睐,却不知其确切树龄——消费者哪里会去锯掉一棵茶树看年轮呢?更妄论去做碳十四测定了。
 
  故,古树的年龄,也就是任掌柜随意评说罢了。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4》
 
  某茶中的古树茶,便如同白茶中的荒野茶,是老祖宗,是国宝。
 
  荒野白茶,在减少,在缩小,在降产。
 
  一年比一年少。
 
  古树也一样,怎么可能要求一位几百岁上千岁的老茶树,跟普通茶树、跟正当盛年的茶树一样,发育出那么多的芽头和叶片来呢?
 
  人家古树倒是想,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60岁还能横渡长江,那是毛爷爷,是天纵奇才英明神武的太祖,是几百年才出一个的伟人,可不是普通人。
 
  如果我们一味地去追荒野茶,去追古树茶,只会让荒野白茶与古树茶这两位老人家,越来越累,不堪重负。
 
  最后,逼得它们,过早地离开我们。
 
  逼得茶农们用假冒的古树茶,来忽悠我们。
 
  幸而,福鼎茶农们发现了抛荒这个方法,用抛荒的方式,来替代荒野。用放逐不管的方式,来散养那些原来精心呵护的台地茶。
 
  抛荒之后,台地茶就会慢慢培养出天生天养的素质来。
 
  抛荒之后,台地茶就会渐渐适应无人管理只能看天吃饭的因局。
 
  生物的多样性与适应性,会让抛荒了的白茶树,焕发出新的生机。为了活下去,为了适应环境,它们会改良基因,改变习性,努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光和水,合成更多的养分。
 
  随着抛荒的年份的增加,抛荒白茶树的适应能力也在加强。
 
  到它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凭借自己的力量,生活在天地之间的时候,它们,就成为了荒野白茶了。
 
  抛荒,是迄今为止,对荒野白茶最好的补充。
 
  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值得赞赏。
 
  并且,荒野茶,只有高山茶园才有,只有偏僻地区交通不发达地区的平地茶园才有,只有人烟稀少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有,这便形成了它的少量与小众属性。
 
  不能为大众所品尝,只能曲高和寡。成为少数塔尖人士的娈宠。
 
  而抛荒白茶则没有这个困扰。
 
  抛荒,任何一片茶园都可以,不管是高山还是平地,不管是深山还是城郊,只要你想抛荒它,都可以实现。
 
  这就让抛荒茶,具备了量产性,具备了可推广性。
 
  有量,才能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样,席卷市场。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5》
 
  与抛荒相对的,是台地茶。
 
  所有的抛荒白茶,从前都是台地白茶。
 
  它们在没有被抛荒之前,是被主人精心管理呵护了很多年的。
 
  台地茶当然好,精心管理,严格管控的台地茶,各项指标都经得起有关部门的检测,是好茶,也是国内茶业的主流。
 
  六大茶类里,大多数茶,都是台地茶。
 
  古树,只占了一成不到。余下九成多,皆是台地茶。
 
  故,有人说台地茶不好,村姑陈很惊讶,全国百分之九十的茶类都是台地茶采制的,你说台地茶不好,这是要反出茶圈了吧。
 
  估计以后就没茶可以入这位高人的尊口了。
 
  若只喝古树,请问,全国这么多茶客,某地的那几株古树,能供得起这几亿人喝吗?到时候肯定各种拼配、掺料,喝的是龙井,其实却是乌牛早,在李逵和李鬼之间,有几人能弄得分明?
 
  所以,大力发展规模化种植的台地茶,这是好事。
 
  就像袁老大力改良水稻,并研究出海水种植水稻,解决了全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的吃饭问题。
 
  水稻是人工种植的,这人工种植的历史有几千年了,有人会因为它是人工米,就拒绝吃它么?
 
  没有。
 
  那为什么台地茶是人工种植的,就这么招人恨呢?
 
  很奇怪的逻辑。
从古茶树,到荒野茶树,浮躁的茶圈呼唤普世的价值观
  《6》
 
  荒野茶,正在减少。
 
  这是历史的必然。
 
  正如二十年前还能听到神农架野人的新闻,现在已经没有了一样。
 
  古树茶,其实产量也在减少,只是,没人敢说罢了。会触动太多人的蛋糕,惹发众怒。
 
  还是建议,大家理性地对待茶叶。
 
  台地茶,是主流。人工种植农作物,是人类有史以来生产生活的主弦律。
 
  上古时代,神农发现了五谷,带回部落种植,再经过不断品种优化改良,才有了我们现在吃到的小麦和大米。
 
  若一味追求野生,古树,那可能就只能回到猴子的时代,去吃那些野生的青稞,野生的高梁了。
 
  到时候吃得满嘴流血,堵在嗓子眼难以下咽,可别哭。
 
  历史总是要前进的。
 
  人,还是向前看的好。那些妄想回到过去的,比如张勋,比如老袁,都已经被历史的洪流所抛弃了。
 
  身为一个普通人,还是拥有普世的价值观,比较好。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