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几番爱恨淡如茶

首页> 名人堂 > 名人
时间:06-25 15:00认证作者:左如
  和许多人一样,最初“认识”郁达夫,是从中学课文《故都的秋》开始的。
 
  在他的笔下,不论北方还是南方,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那么地真切!既有文人的优雅情调,亦有市井的烟火气。
 
  茶,便是他牵引我们的一根若隐若现的“绳索”。
  他生在富春江畔的茶乡,氤氲的水雾与清新的茶香,滋养了他的多情。他是一个“博爱”之人:有时是风雅性灵的嗜茶之爱,有时是你侬我侬的儿女情长,有时又是忧愤满腔的爱国豪情。
 
  在闽生活及离闽后赴南洋的这段岁月,当他把洇着茶香的丰富情感倾注于笔端时,无不流淌着爱恨情仇……
 
  “虾油味”里的茶香
 
  82年前,郁达夫在杭州的寓所中接到时任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的来信,邀他赴闽出任公报室主任一职。过完春节,他收拾好行囊,从黄浦江登船,一路辗转南下,走进福州晴和的早春,开启在闽的宦游生涯。
  1917年福州马尾,1926年郁达夫乘船来福州就是从马尾进城
 
  福州城的繁华秀丽,令他赏心悦目。后来,他在谈及住所的散文中写道:“濒海的福州等处,也是住家的好地方”。他在给妻子的信中也难掩喜爱之情:“福州风景好极,远胜富春江上。”
  福州于山戚公祠醉亭下的岩壁上,刻着1936年郁达夫游览此地时所填的《满江红》
 
  在榕生活的两年多时间里,他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以笔代戈,执笔抗战,留下了许多振奋人心的作品。然而,作为文人的他,铁笔之下亦有闲情逸致。他除了遍访榕城山水古迹外,还常常携友啜茗饮酒,尝美食,泡温泉,观闽剧,赏美女。他把这段难忘的点点滴滴写成《闽游滴沥》(六篇),并有专文记述品评福州的西湖、文化名人及饮食男女。
  1936年春,郁达夫摄于福州
  1937年10月,“福州文艺界救亡协会”成立
 
  这些文字,写的都是最“原汁原味”的榕城山水风物,在今天读来,依然令人会心而笑。“虾油味”最浓郁的当属《饮食男女在福州》,字里行间,皆活色生香。有酒肉饭菜香,有福州女子的鬓影衣香,亦有清新隽永的茶香:
 
  “闽茶半出武夷,就是不是武夷之产,也往往借这名山为号召。铁罗汉,铁观音的两种,为茶中柳下惠,非红非绿,略带赭色;酒醉之后,喝它三杯两盏,头脑倒真能清醒一下。其他若龙团玉乳,大约名目总也不少,我不恋茶娇,终是俗客,深恐品评失当,贻笑大方,在这里只好轻轻放过。”
  于山郁达夫史迹展馆,由蓬莱阁改造而来
 
  茶中情致
 
  关于闽茶的这段评述,足见郁达夫的品茶功夫!
 
  武夷的铁罗汉和安溪的铁观音,是福建乌龙茶的代表,各以“岩韵”和“音韵”著称。自近代以来,不仅风靡于全国的茶行、茶馆和茶楼,而且备受东南亚华侨的欢迎。
  远销东南亚的铁罗汉老茶(瑞泉茶业藏)
 
  直至今天,武夷岩茶和安溪铁观音,依然是许多茶庄茶店的主打产品。此外,他提到的“龙团玉乳”,即宋代大名鼎鼎的北苑贡茶,被他用作指代其它的名茶。一句“大约名目总也不少”,则道出了闽茶品种花色之丰富。
  郁达夫出生的地方——富阳望江楼
 
  他来福建虽不多,却对闽茶有着如此独到的见解,这与他饮茶嗜好和见多识广不无关系。他的家乡富阳及住过、到过的城市如北京、济南、广州、上海、苏州、杭州等,饮茶氛围都非常浓厚。
 
  就拿富阳来说吧,富春山之茶与富春江之鱼作为当地的名产,明时曾被宦官强征进贡,成为“民害”!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富阳茶、鱼的品质之高。
 
  而在富阳这座小县城,“茶店酒馆,竟也有五六十家之多”,这些都是卑微得像“蟑螂”一样的百姓们最爱去的地方,吃喝拉撒、排难解纷都在这里进行。
  杭州虎跑一带的茶亭与茶园
 
  被郁达夫视作“小英雄”的邻居阿千,是一个经常跟着家里大人出入茶店酒馆的孩子。阿千陪他一起度过了快乐的年少时光,而阿千的死则带去了他的梦和青春。“故乡的茶店酒馆,到现在还在风行热闹”,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郁达夫的记忆中,无不充盈着茶香。如果仔细翻阅他的日记和散文,就会发现,茶在他的生活片段中俯拾皆是:
 
  (1926年十一月)四日,早餐后做《迷羊》,写到午后,写了三千字的光景。头写晕了,就出去上茶楼饮茶。
 
  (1926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水亭上坐着吃茶,静得可人。
 
  (1927年一月)三日,起火烧茶,对窗外的朝日,着实存了些感叹的心思。
  “我们一面喝着清茶,一面只在贪味着这阴森得同太古似的山中的寂静……”(《半日的游程》)
 
  “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故都的秋》)
 
  ……
  郁氏三兄弟
  左起:郁达夫(文),郁华(曼陀),郁养吾
 
  风流多情茶作媒
 
  郁达夫把铁罗汉、铁观音比作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该比喻倒是颇为贴切。“酒醉之后,喝它三杯两盏,头脑倒真能清醒一下”,说的是茶之提神醒脑之功用。然而,生来多情的他,在情感生活上就没这么淡定清醒了,他风流倜傥,对美丽女性的渴慕与追求总是很炽烈。
 
  在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中,不同于令人冲动亢奋的酒,茶是清心寡欲之饮。但是,在郁达夫笔下人物的眼中却是“色媒人”。
  满觉陇的迟桂花是郁达夫创作《迟桂花》的灵感之源(摄于杭州西湖)
 
  小说《迟桂花》中,他借主人公老郁之口,给我们介绍了一款“撩人”的桂花茶。老郁受邀到翁家山参加老友翁则生的婚礼。他迷恋那里的美景,更迷恋则生的妹妹莲姑——一个纯洁、善良、可爱得像迟桂花一样的女孩。
 
  老郁接过翁莲泡的桂花茶,喝了一口。这种茶是用满觉陇的桂花制成的,有着“一种实在是令人欲醉的桂花香气”。老郁想表达自己对莲姑的爱慕之情,却欲言又止:“……可是到了这里,却同做梦似地,所闻吸的尽是这种浓艳的气味。老翁,你大约是已经闻惯了,不觉得什么罢?我……我……”语罢,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在则生的追问下,他才说:“我,我闻了,似乎要起性欲冲动的样子。”
 
  喝茶都喝到这份上,老郁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倒有几分“风流茶说合”的轻佻意味了。
  有着“杭州第一美人”之称的王映霞
 
  虽是小说人物,其实老郁就是他自己。1932年秋,郁达夫在杭养病时,上翁家山盘桓了半个月。那段时日,他赏景啜茗,满心都在思念王映霞。他在日记中写道:“上翁家山,在老龙井旁喝茶三碗,买龙井茶叶、桑芽等两元,只一小包而已……今晨发霞的信,此后若不做文章,大约一天要写一封信去给她。”

  福州光禄坊刘家大院花厅是郁达夫王映霞曾住过的地方(图为王映霞正在梳妆的再现)
 
  也正是那里的醉人桂香,成为《迟桂花》的灵感之源:“在南高峰的深山里一个人徘徊于樵径石垒间时,忽而一阵香气吹来,有点使人兴奋,似乎要触发性欲的样子,桂花香气,亦何尝不暗而艳……”。游赏归来后,他还赋诗一首:
 
  病肺年来惯出家,老龙井上煮桑芽。五更衾薄寒难耐,九月秋迟始桂花。
 
  香暗时挑闺里梦,眼明不吃雨前茶。题诗报与朝云道,至局参禅兴正赊。
  郁达夫与王映霞
 
  正如老郁爱上莲姑,他对王映霞亦是一见钟情:“在那里遇见了杭州的王映霞女士,我的心又被她搅乱了,此事当竭力的进行,求得和她做一个永久的朋友……南风大,天气却温和,月明风暖,我真想煞了霞君。”然而,这位他爱得最深的女子,后来也是伤他最深的人。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