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来学普洱茶?我们采访了四位学员......

首页> 普洱茶新闻 > 普洱茶连连看
时间:11-19 16:35认证作者:说出你的故事
  回望过去,自2017年底开始,茶叶进化论已走过近两个年头。
 
  在一期又一期的品鉴课中,我们结识了许多优秀的茶行业精英,也认识了各地拥有丰富寻茶经验的老茶客,还带领很多新茶友从完全不懂茶,到跨越了普洱茶品鉴的门槛。
 
  这次我们采访了几位十四期的学员,来看看他们与茶的故事。
 
赖文增凤庆滇红「名师出高徒」
 
“越做越觉得自己懂得太少”
 
  赖文增,福建人,是滇红制茶名师杨中原的徒弟和女婿,跟随杨老师傅学习滇红传统制作工艺。
赖文增
 
  在云南多年的制茶生活,淡化了赖文增的福建口音,多了几分云南茶山人的气势。说起滇红制作,滔滔不绝,在座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对凤庆滇红的痴迷和热爱。
 
  杨中原师傅是业界公认的滇红制茶工艺传承人,是滇红之父冯绍裘的徒孙,十五岁就进入凤庆茶厂,从技术员做起,一生制茶近六十年。
杨中原老师傅
 
  赖文增:
 
  我是赖文增,因茶缘和一生以茶为业、滇红业界制茶名师的杨中原师傅结为师徒和父子关系。
 
  我的小茶厂,坐落于海拔2400米的观音山下,那里山清水秀,茶好水甜。到了冬季,云雾缭绕,犹如仙境!
  自2013年参与杨老传统滇红茶生产加工以后,便对一生爱茶、做茶和钻研技术的杨老父亲虚心求教,刻苦钻研滇红制作工艺。
 
  我的师傅,一辈只做了一件事:制茶。不求豪华的包装,做一杯良心茶,做一杯可以喝的茶。
 
  「衣服脏了可以洗,茶汤是喝到肚子里的东西,一定要干净!」这是父亲的口头禅。

  随着时间推进,越做越觉得茶叶博大精深,越做越觉得自己懂得的太少。不敢说有什么技术,发现还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和探索。
 
  一直思考怎样把茶做得更好,想知道什么样的茶才是好茶。
 
  为什么会来学习这个课程?
 
  凤庆有好原料,为什么普洱茶沉睡?
 
  我们也做过普洱茶散料,发现有一些操作后的成品,出现不完美,让我更想深入了解是哪一环节出现了偏差。
 
  对普洱茶有完整的了解才能有更大、更好的发展,这是促我来学习的根基。
  经过几天的学习,让我对市面上出现大树、小树、台地、古树、野生茶等概念,有了全新的认识,而且简单直接。
 
  大树、小树是树型之分,栽培型、野生型是物种之分。
 
  还学到了干净、有活性的制茶理念,让我对红茶,普洱茶有更新的视野去看待。
 
  结合杨老教下的传统工艺,加上李扬老师的正确工艺,我很期待明年普洱茶的成品。
海枫一位爱茶的「斜杠青年」
 
“想让自己在普洱茶的领域更加专业”
 
  海枫,吉林松原人,是茶叶进化论的老同学了。这次回来,身份升级成了「助教」。
 
  海枫说自己是一位「斜杠青年」。一边上班,一边做茶,工作生活,两不误。
海枫
 
  从2013年的茶修工作室,到今年的枫卿里茶事生活馆,一杯杯茶汤纪录了海枫的生活,而海枫也想将更多的好茶分享给客户。

  位于松原的枫卿里茶事生活馆
 
  海枫:
 
  我是海枫。过去,我虽然一直在做茶培训,但是自己几乎不喝普洱茶,因为觉得生茶苦涩、刺激性强;熟茶又感觉不干净、杂味太重。
 
  现况是很多客户都已经是普洱茶的「藏家」,但是对普洱茶的品质、风格等方面却没有明确的判断,结果往往是客户大手笔买了很多性价比很差的茶。
 
  我觉得,我有必要在这方面丰富一下自己,让自己在普洱茶的领域里更加专业,也为了能够将科学、系统的普洱茶品鉴知识分享给学员和客户。
 
  学习课程的收获
 
  收获是颠覆性的。
 
  最直接的收获就是原来只要原料好,符合一定的工艺要求,普洱熟茶就可以很干净、没有杂味。一杯普洱生茶也可以不苦不涩,沁人心脾。
 
  短短几天,就帮我就从普洱茶史纲、熟茶工艺发展史、茶叶进化论的哲学证明等维度,了解到普洱茶的审美核心;又从农业规律、品种风格、感官密码等方面迅速厘清了普洱茶的品种风格、山头、工艺等等的差异性,打开了我走进普洱茶世界的大门。
 
  我认为自己跟着这套体系,已经建立了普洱茶专业性的框架,至少对普洱茶的工艺、品质、存放价值等都会做出科学性的判断。
张旭想和世界分享中国好茶
 
“那些普洱茶的疑问都解释得通了!”
 
  张旭,来自湖南郴州,茶叶贸易公司经营者,对茶叶有强烈的好奇心,热爱学习和阅读。
  张旭
 
  张旭的茶空间给人感觉清新且文艺,一整面的书柜墙,上面放满了与茶叶、人文、历史有关的书籍。
 
  对于茶叶,她谦虚,但有标准。作为茶馆馆主,她曾说过:「会冲泡、品鉴、评判、鉴别,是每位茶从业者最重要的技能。」

  位于湖南郴州的贞吉茶事
 
  张旭:
 
  我是张旭,在家乡郴州经营「贞吉茶事」清茶馆已有四年,主要经营普洱生茶,福建红茶和白茶的批发及零售。
 
  我对普洱茶的体系理解不如福建茶,福建茶最多是地域和品种,普洱茶对我来说确实是个未知。
  今年在阿里巴巴国际贸易站开了店。国内外对茶的评判标准很不一样,这让我有了更深入了解这个行业的意愿。有了四年的茶空间经营基础,那些比我老资格的茶客也常来和我一起交流。
 
  一开始,我总觉得自己是晚生,没有那些喝茶久的人懂茶,所以虚心请教。可是后来,我却被那些普洱茶前辈们的「道听途说」快要搞胡涂了。
 
  这个茶很少;这是以前的贡茶;这个茶8万多一饼;这是老班章村长亲自给我的;你这个茶茶气不足,肯定不是古树茶;你这个茶有苦化不开,肯定是台地茶......
 
  什么???
 
  一方茶席间,我泡着茶,内心却无法平静。见着茶的江湖,却只好止语,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看看对方又出什么招——没有最贵,只有更贵!没有最好,只有「唯我独尊」。
 
  什么才是标准?我自己去买了很多茶叶书,比如《茶叶江山》、《号级普洱》、《茶江湖》等。
 
  我感觉进入了一个大坑:学好普洱茶,可能还要学植物学、历史学、美学、农学、工艺......还得研究茶业历史,对号入座号级茶和山头茶。哲学也得涉猎,要不然无法「俯瞰思考」。
 
  要不是关注李扬快两年了,我可能还准备考个茶学研究生,进入学术界一探究竟。
  整整四天课程,李扬老师一个人讲,我听得很认真,很服气,这就是我想要的内容!
 
  如果不是他一手接触的学术信息和文化背书,经过思考、实践以及反复提炼,一个人很难支撑起茶叶进化论的课程输出。
 
  我心里的意识告诉我,跟着这个方向,好像那些普洱茶的疑问都解释得通了!
  过往,我们总是说「口感见分晓」。这次学习,茶样的丰富是以往任何培训没有过的。
 
  通过老茶和新茶、勐海大叶种和勐库大叶种、不同工艺等的对比,非常直观地解决了很多以前我不懂的问题。
 
  感谢茶叶进化论,带着我们这些从业者一起,立足当代,诚实做学问、出好茶,让更多人受益。
詹生资深老茶客,认知茶小白
 
“知道怎么样去发掘一款茶的好与坏”
 
  詹生,来自广东中山,喜欢探险和旅游,性格爽朗,说走就走。
 
  虽然从小到大都喝茶,但是对茶叶的品鉴并没有概念。这次学习,改变了他对茶叶的认知。
  詹生
 
  詹生:
 
  我喝茶很多年了,跟广东人一起喝,主要是喝十多年的熟普,很少喝生普。
 
  我从小喝潮汕工夫茶长大,但是不上瘾。一般是在公司或去朋友那里才会喝,很少在家里喝。
 
  来上课之前,哪个是好茶,哪个是不好的茶,怎么品鉴都不知道。
  来云南上课,才明白了普洱茶的历史演变,了解不同品种的特性,知道了怎么样去发掘一款茶的好与坏、越陈越香的潜质等。
 
  现在喝什么茶,按照这个模式去套,就能明白了,还能跟朋友讲,别人也能慢慢喝懂,也会叫家人、孩子都去品尝这种茶。
 
  学完课,还去了冰岛的同学秀伟家喝了13种冰岛不同山头的茶。发现每个山头,都存在细微的区别。从此爱上了喝冰岛,喜欢冰岛那种「润」。

  学完课,詹生去冰岛全程参与了制茶
 
  往期回顾
 
  茶叶进化论是什么?有人说是进入普洱茶世界的一把钥匙
 
  三世制茶的勐库青年,她说:理论知识是做成一件事的基础。
 
  什么样的茶是好茶?这次上课,帮她按下了确认键。
 
  为什么这些厉害的人还要来学茶?
 
  来茶叶进化论上课的人,每个人都有故事
 
  学完茶叶进化论品鉴课,她说:「我现在的梦想是存无数好茶!」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