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是一段历史的河流

首页> 普洱茶新闻 > 普洱茶连连看
时间:12-27 10:02认证作者:赵栩
  身在茶都,天长日久,家里总能存上些茶。那些来自山野的干净树叶,经过茶农的辛勤采摘,加工成茶,才能让我们在远离山区的城市生活里,触摸和品尝大自然的真味。
 
  收纳是个技术活,存茶更不一般,关乎时间、温度、湿度、存茶工具。茶的生命比人自由,他只需要安静地待在不起眼的角落,缓慢地呼吸着空气,便进行着和人类一般的生命历程。
  当我有幸走进景谷茶厂的存茶仓,目睹了传说中听过却从没见过的老茶,那些爷爷辈的茶,上了年纪的老茶们,一群群被安置在不开灯的黑仓里。
 
  茶仓很大,我来晚了几分钟,漆黑的仓里听不见一点声响,左右都是很长很深的路,终于有人在远处向我投来一束探照灯光,我寻着光亮,快步小跑过去,却突然感到脚下扬起了一圈圈的尘埃,包裹着我,似乎是那些微生物在交头接耳地谈论着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打扰了他们沉睡的宁静。
 
  我随即放慢脚步,小心地感受着时间在这团漆黑里的作用,混合着微生物发酵群的独特气味,我们走过一件又一件年份久远的茶叶,时间仿佛就停在了这里,我们站在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真空里,看着周围时间的流逝,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历史像一条看不见摸不到的长河,茶叶的生命,静默如谜,我陷入了无边的想象……
  想象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故事,这些老茶承载着多少时光的记忆,他曾经被安置在什么地方,目睹过、身边又走过、看过多少奇人异事,哪怕岁月平平淡淡,哪怕经历长途跋涉、风沙尘埃,所有的故事和时光都被静置在一片圆饼中、一个茶沱里,还有一块小小的茶砖,他们被紧压、封存、封印……
 
  爱壶之人惜壶养壶,时间久了,壶的肉身水灵,好像被赋予了生命般灵动,用这样的茶壶泡茶,滋味自不必言说。那些茶,被完好地保存在安放着电子检测仪的茶仓里,人们时刻精准控制着茶仓里的温度湿度,在这样舒适的环境里,茶叶只需日复一日,静静发酵,慢慢变老。
 
  当有一天,你有幸揭开它被尘封已久的包装棉纸,或许他的皮肤不再光亮,香味也不再明显,只有在沸水唤醒的时刻,他的生命才开始复活。红浓的茶汤,直坠丹田的舒适,温润顺滑在全身蔓延开来,这就是时间的滋味,茶叶生命的绽放。
  走出茶仓,下过雨的空气清新舒爽,仓内仓外明显不在一个时空,我们仿佛有种穿越的感觉,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不说话,内心却极度满足。走到门口,王总转头面带微笑自豪说道:“三分之一的普洱茶仓已阅览尽,其他的在东莞。”我们一行人大呼过瘾,一路赞叹。
 
  回到家里,我看到茶架上安静放置的茶叶,有饼,有沱,有许多已经算是中期茶,这么多年,我竟怠慢了这些山野来客,他们在一旁看着我由小变大,渐渐成长,我却不曾与他们产生过任何交集和故事,哪怕是简单的触摸,闻一闻茶饼的味道。茶叶存放家里多年,有的被虫吃坏了,有的发霉了,我没有尽心保存好这些茶叶,他们并不属于我。
 
  我像查字典般认真翻看他们的背景来历,有许多茶并没有生产日期,我像整理书架似的把他们重新排列摆放,腾出一间书房把四散在家里各个角落的茶叶汇聚起来,从那刻起,我的存茶之路才刚刚开始。
  普洱茶,是一段历史的河流。多年之后,一饼茶里记录的时光,当年的阳光和雨水,人与人之间的相识相遇相交,都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记忆和体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