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中饮料小青柑,柑茶两味小心肝 2019年老爷说不将就小青柑试用

首页> 普洱茶新闻 > 产品评测
时间:04-07 09:22认证作者:王父斤
  最近身有小恙,不能过量饮茶,因此对收到的这份样品,一直没能及时交出“作业”,难免愧疚啊!
 
  首先,对这款老爷说不将就的小青柑,我打开包装后的第一感觉是,这个牌子比较年轻化,或有年轻心态,这是绝对的好事。我总认为,我们的中国茶实在太缺“年轻气质”了,尽管不将就这款小青柑已显出了喜人的年轻化“气质”!
 
  从包装设计风格来说,它走的是“年轻路线”,但少了点“人文气息”——企业文化的,还有产品的“人文气息”。当然,在设计包装上体现出来可能比较麻烦,存在各种限制和阻力。但愿将来可以突破。
  不管怎么说,既然拿到了这个品牌的试用品,所谓“拿人手短”,还真得说点实际的东西,但也不能因此而咧嘴胡吣。我每次说些“太过”的实话,很可能惹得大家伙儿不大开心,因为这里面牵扯到颜面和利益问题。人嘴两张皮,讨吃要靠这张嘴,惹是非也是这张嘴,说好说坏,全凭良心,正如茶人制茶凭借良心一样,我绝非有意针对某某某,而是出于真心热爱每一款茶罢了。
 
  假如大家伙儿都没良心,你给我点“好处”,让我睁眼说瞎话,我很可能还拉不下脸来,但我也会见风使舵。我在文字里显得傲娇,其实生活中还是很厚道。我说的每一句话,并没有真心捣乱的意思,也没有仗着躲在键盘后的便利而大放厥词。我每次都很认真地写报告,不是说我多么懂茶,而是觉着一要对得起自己喝到的茶,二是要对得起新茶网这个平台,其实大家都不容易,这么做的理由,无非憧憬着我们的中国茶能够发展更好,做得更好,而不是因为某些“茶人”的不良,使得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这片叶子越来越“烂”。
  其次,必须说明的一点是,我真心觉着小青柑这个“茶类”,更应接近茶中饮料,有别于本味茶。不过,所谓“茶无定味”、“茶无定位”,但能被制茶人拼出来,而且在市场上能激起“饮君子”的消费兴趣,它自然就有存在的道理;说俗点,对制作小青柑的作坊或茶企来说,大家都有利可图,而消费者又认为这是一类“养生的茶饮”,何乐而不为?
 
  从包装中拿出那个可爱的“茶果”的时候,我有点不忍心撕开它。再说,一罐也才六颗,就算特别耐泡,也只能泡六回啊!但是,凑到鼻前一闻,“干果”的味道还算清爽,有想泡一泡的冲动。
 
  带着“不忍心”的矫情撕开包着“茶果”的那层细纸,再嗅一下,有种“心有猛虎”的气味袭来,还不能笼统地称之为“茶香”,我倒是嗅出了一股“鱼腥草味道”。此时,我开始在心里嘀咕,此前在别处蹭到的小青柑之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刺鼻还是刺激?好像兼而有之。
  再次,在滤网中放入一颗“茶果”(如前所说,不能多喝,我打算分几次喝完,所以没有破开整个“茶果”),沸水一开,立马浇到“茶果”上面,当然是小心翼翼的动作。
 
  我慢条斯理地洗了两次“茶果”。热气泛起之后,那股“鱼腥草味道”更加浓烈,对我这种在很多人眼中不懂茶的北方人来说,我试图“洗尽”那股味道,还得装作醒茶的样子,但我的努力是徒劳的。那股“腥味儿”一直都有,或许也正是小青柑的迷人之处了。得亏我早在云南朋友家里吃过鱼腥草,否则,这个小青柑的味道,还真有点让人招架不住呢!
  整颗“茶果”比较干净!我连续冲泡了四次,但我发现果中的茶味似乎早已按捺不住了,因为倒入杯中的茶汤又好像回归了熟普的味道,只是不像纯粹的熟普那么有韵味。再闻一闻,茶汤味道还算可爱,但我突然想到,假如干脆把青柑换成柠檬,或许更让人着迷。
 
  假如把红茶和柠檬能以制作小青柑的法子拼制出来,我想一年四季都可以当作饮料来喝,热喝有热喝的妙处,冷饮有冷饮的爽快,岂不妙哉?岂不快哉?所谓“杀鸡杀屁股,各有各的刀法”,喝茶亦然,自己喜欢就是王道,何必过分强调正统的饮茶之道?过分强调文化的东西,未必就真的那么有文化,就像有最高文凭的未必最有学识。“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不是颜回没文化或者傻,而是他懂得生活;喝茶不正是为了享受生活吗?那么跟过分卖弄文化又有什么关系!
  浅呷一口,略带苦涩,“鱼腥草味”也较浓,转而回甘,不过不够明显。由此可知,果和茶的“良心”各占一半,不能称之为好,也不能称之为不好;爱之者痴迷,不爱者抵触。特别在意茶的“正统”地位的茶鬼,或许不太喜欢小青柑的味道,但我觉得正如饮惯了各种茶,不妨试一试新茶饮一样,这个味道其实很有“中式可乐”的意思,换个口味,能让人生出某种喜悦感来。
 
  到了第四泡,汤色仍然厚重,虽然我不能一次喝太多,但我认为这颗“茶果”还算耐泡。假如采用“先泡后煮”的法子,一整颗“茶果”喝一天绝对没有问题(茶瘾重的老茶鬼估计会对此嗤之以鼻,但我坚持凡物“适可而止”;一颗“茶果”喝一天,你可以说我不懂茶,但你不能怨我小气,可以说我贪婪,因为我打算把茶和柑的味道“榨干”为止)。如果按往常的喝法,这颗“茶果”顶多也就是十泡,撕碎煮一下兴许还能多出来两泡。
 
  之后,我其实已经喝“饱了”,但我对这款“茶果”的试品还在心里“回味”。这样的“茶味”,其实对追求重口味的民族非常具有吸引力,所以如果这款茶能够漂洋过海,我相信会在海外大放光彩(但也可能小青柑换成柠檬更具魅力)。但前提是,无论青柑也好,还是里面填充的熟普也罢,一定都要良心制作!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越来越“趋同”的今天,海内外的消费者都越来越理性,味觉也越来越挑剔,中国茶人万不可再玩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小把戏。当然,这只是我的“偏见”,制茶人自有其思考和权衡。
  最后,我想说,无论“正统”饮茶(即过分强调茶道和茶文化的饮法),还是尝试类似小青柑这样的“茶饮”,既然出现了,而且消费者也认同,它一定就有出现的道理,而且绝非如网上所谓“小青柑专门卖给不懂茶的北方人”的谬论。中国茶若没有北方市场,它的存在感就会很弱。北方是个大概念,北方人喝茶的历史也很悠久,所以并非所有北方人都不懂茶。
 
  不是我唐突各位茶界前辈,也不是我跟哪位茶界大咖叫板,要说真正懂茶的人,在我心里,其实只有传说中的神农一人(陆羽还排在其次);我们这些后来人不过在继续着他老人家的神话而已。所以,喝茶就好好喝茶,既不要一根筋似的只认原本存在的“只有茶本味”的茶,也不要排斥像新近出现的小青柑一类的“果茶”,更不要因为茶生长的地域之故,将喝茶人分成南派懂茶和北派不懂茶“派系”,细想起来不但酸牙,而且还让人倒胃口。我们需要认清一个事实:世界总在不断变化之中,任何行业需有“以不变应万变”的心理准备,任何人也要做好随时被改变的准备,一成不变的东西未必真好。
  总之,我个人比较喜欢这款小青柑“果茶”。小青柑这个名词在茶界流行起来的时候,我总觉着不如叫作“小心肝”有意思。因为它从样貌和味道上都很符合“小心肝”的“特质”,既让人“想说爱你不容易”(因为价高不敢“造次”),又让人“想说恨你更是心情复杂”(因为味“怪”但很迷人)。对爱茶人来说,这种“爱恨交织”的情感真是非常折磨人。但对“果茶”来说,它的魅力才刚刚开始四射......
 
  只是,或像传统茶市场一样,就怕小青柑市场也会“日久生变”,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致使高价伤茶,低价伤农而已。如果不久的将来,小青柑市场能够回归理性,我相信,它会像茉莉香片一样,香遍大江南北,甚至香飘海外。再说,茉莉香片的出现,据说最初是为了掩盖茶的霉味而已,最后不照样在北方大卖!
 
  差旅远行,“心肝”随行,其实也不失爱茶之心,待以时日,小青柑们也会有自身的文化,何必称之为“另类”?
 
  来源:新茶网
 
  作者:王父斤
 
  原文链接:https://www.xincha.com/paicha/reports/3263/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