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市复业首日 最高售价千元一斤

首页> 茶叶新闻 > 行业新闻
时间:02-27 16:08认证作者:佚名


  在浙江各地努力“防疫生产两手抓、两仗赢”的背景下,新昌县春茶生产中通过前期周密部署,顺势推动农民组织化、加工标准化、交易规范化和销售电商化进程,让大佛龙井在逆境中考验初心、困难中激发潜能,取得了“逆增上缘”的良好开局。该县中国茶市于2月26日零时复业,大佛龙井茶交易顺畅,销售价格普遍比去年同期上涨10%左右。

  茶市复业交易顺畅

  2月26日5时,记者达到中国茶市1号门时,看到有10来位茶农正在排队,该县农业农村局局长石炜瑶正率队做好“一码一测”工作。检查茶农的“绍兴健康码”,是“绿码”,而且体温测量正常的就放行。石炜瑶说:“茶市复业事关全县茶农的茶叶变现,也是检验我们前阶段工作的关键节点。我放心不下,一定得来现场看看。”

  一位来自镜岭镇里镜屏村梁家自然村的梁承富因为手机里没有安装“绍兴健康码”,被工作人员请到了等候区。记者帮他下载安装健康码后一起进入了市场。他背着茶叶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神农茶庄”,将带来的25斤茶叶卖给了“庄主”方六勇。方六勇告诉记者,这都是老熟人了,2月25日他就到茶市外面接了老梁的茶叶。大约半个小时,方六勇就收购了80多斤茶叶。他说:“我们都是根据客户的订单收茶的。今天客户订200多斤茶叶,这个数量收到就好了。”

  中国茶市是全国最大的龙井茶集散地,共有499家茶叶经营户。凌晨5时许约莫只开了一半的门店。“子赢茶行”负责人周小英到5:40只收了13斤茶叶。她的茶叶以弟弟在东茗乡下岩贝村收青加工为主,全村大部分茶农都把鲜叶销售给她弟弟周伟锋加工,当天可以加工100多斤茶叶。周小英说:“原本以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茶叶形势会不太好。没想到这几天鲜叶价格从每斤70元,涨到75元,又涨到80元。”

  兴达茶业的杨新达是新昌县的茶叶经销大户,每年销售大佛龙井茶上千万元。他对茶叶价格的变化十分敏感。他说,由于全国各地或多或少受疫情影响、南方茶叶受冻明显等因素,春茶总体产量有所下降,再加上新昌对加工企业的电费补助政策,市场上的茶叶供不应求,每斤茶叶的价格比去年上涨了三四十元。

  中国茶市里有专班巡逻人员,劝导交易双方戴好口罩、保持距离,不要群聚。茶农也自觉排队投售、售完就离开,茶叶交易秩序井然。每斤茶叶交易价格在350元至400元之间。有经营户认为与去年相差无几,也有人认为比去年每斤上涨了五六十元。

  综合十多位经营户的看法,今年中国茶市复业首日春茶总体价格上涨10%左右。

  “收青加工”成主流

  记者在茶市交易中看了30多位前来交易的茶农,最少的是13斤,最多的有100多斤,以20斤到40斤的居多。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收购鲜叶加工的专业炒茶师。大佛龙井挨家挨户各自加工的模式已经快速向集中“收青加工”的模式转变。

  般若谷茶业负责人石星在6时许才开门,一直到8时许记者离开中国茶市,她还没有收过茶叶。不过,她还是从容自在,一点也不着急。她说:“我都是定点加工的,城南乡有一个、回山镇也有一个,今天会送下来的。”14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中国茶市时,石星已经收到了两位定点茶农送来的100多斤茶叶,正在分拣。石星说:“炒茶技术好的只管炒,其他的茶农只管采摘,大家分工合作,既能提高茶叶炒制质量,又能节省大部分茶农的时间,缓解采摘工短缺的问题。”

  近年来,新昌县持之以恒地推进采摘与炒制的分工分业。今年面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压力下,采摘工短缺的问题将会更加突出。2月14日,新昌县农业农村局发布了《关于公布全县茶鲜叶收购点和收青加工单位的通知》,确定镜岭镇肇圃村等47个相对固定的鲜叶购销场所,落实专人巡查管理,规范疫情期间的收青行为;公布了先岳茶叶小作坊、群星茶业有限公司等56家茶叶小作坊、加工企业、家庭农场等鲜叶收购大户,方便茶农投售鲜叶;针对收青加工企业(作坊)出台了电费补贴政策,鼓励提高加工企业(作坊)的产能。鼓励茶商下乡收购干茶,鼓励各茶叶加工单位加大收青力度,使茶农能够就地销售茶鲜叶和干茶。

  9:40左右,记者来到镜岭镇冷水村寺下坑自然村群星茶叶专业合作社时,盛伟永、盛毅永两位“茶王”正在整理茶机,准备开炒。盛伟永介绍,他们在2月25日傍晚收购了80斤鲜叶,已经自然摊青16个小时了。接着,他就调试12台炒茶机,开始炒制茶叶。不一会儿,室内开始散发出茶叶的清香。

  “周边的茶农都知道的,我这里的鲜叶价格比别人高,采摘要求也特别高的。”盛伟永说,采得好、炒得好,才是好茶叶,“真正炒好一锅茶,是需要花工夫的。杀青两次,回潮两三小时;压扁,摊晾五六小时,再进行辉锅。算上前面摊青的时间,差不多需要24个小时。”两位茶王专门生产高端大佛龙井茶,以“百鸟峥茗”企业品牌进行市场终端销售,当天所产的茶叶售价在每斤800至1000元之间。

  今年,群星茶业的“绿色安全龙井茶自动生产线”即将投产,日加工能力达500斤。同时,该企业还推出来“半亩茶园一万八”的“企业专属茶园综合服务模式”,受到了中小企业的青睐,纷纷认购半亩茶园,进行个性化订制茶叶。群星茶业负责人周玉翔说:“现在客户催着早点发货,我们还是坚持质量第一,严格按照龙井茶加工工艺走。努力以质量赢得口碑,产量争取比去年增长30%,达到2万斤。”

  线上销售摩拳擦掌

  中国茶市里,有一位闹中取静的店主。净看别人忙前忙后,他只坐在电脑桌前,飞舞指尖,趁空还呷一口茶。他叫何利江,是淘宝店、微店“笑书神”的茶业掌柜。凭借互联网,“笑书神”飞向天南地北。

  出身茶叶世家,获经济、管理双学士学位的何利江,原本只是在中国茶市开实体店。2008年因为茶叶积压而尝试触网,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如今他的“笑书神”淘宝店已挣得4颗皇冠。去年茶叶总销售额达到400万元左右,其中淘宝销售200多万元。

  近几天,何利江每日的网络销量都维持在五六十斤,售价每斤500元到800元之间。他说:“新茶刚刚上市的时候,因为价格太高,线上销售一般都跑不出量的。我们的优势在大批量上市的时候。”

  虽然目前的销量不大,可是何利江对网络销售的策划、素材采集等工作却一步都没落下,他准备今年在网络销售方面大干一场。何利江说:“近几年来,线上销售一直在成长中,从趋势来看,还会一直往上走。今年受新冠肺炎影响,很多朋友都更加习惯‘宅生活’,这种消费习惯的养成,对我们线上销售的人来说,是件好事。”

  “我们明天开始就直播卖茶了。”2月26日下午,自从去年小试牛刀后,清承堂茶叶有限公司负责人池大伟一直对直播卖茶情有独钟。他说:“清承堂的天猫粉丝有20来万人,还有50个群链接。多年运营下来,已经建立起相互之间的信任,所以网上直播销售的速度很快的。”

  池大伟自2014年开始在安徽黄山网络销售大佛龙井。2016年因业务增长将公司总部搬迁入驻到了产地新昌。2018年总计销售额7700万元。该公司自2019年2月28日在东茗乡下岩贝村直播春茶采摘,当天就卖出了2万多元。他说:“网络直播销售是电子商务的新趋势,是一种在虚拟世界中链接客、商互信的新手法。我也还在尝试摸索阶段。”

  不但电商大咖们积极备战,不少看上去与茶叶关联不大的人,也在尝试着线上销售,为新昌大佛龙井的销售出一份力。东茗乡后岱山村党支部书记王国洋在茶叶还未开采的时候就在抖音上发了一条“防控疫情的情况下,我们农民的茶叶怎么卖啊?”的短视频,发挥自己“网红书记”的优势,为当地茶叶代言。在镜岭镇外婆坑村、安山村经营民宿的上海人杨文斌,也不忘在朋友圈中为村民卖个茶:“往年民宿营业的时候,能带动不少茶叶销售。虽然今年民宿还没有复业,但有很多顾客习惯了喝新昌的大佛龙井茶,向我打听了。既然有人问,我就顺带帮老乡卖一卖。”

  “危机蕴含着转机。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我们顺势推进产业的分工分业,指导茶农、茶企把各个环节做精做细,为茶产业‘壮筋骨’,增强抗压力。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靠前指挥、下沉服务,强化在用工信息对接、茶叶气象服务、茶叶价格信息公布、茶叶生产技术服务等方方面面的服务,争取新昌茶产业能够迎来逆势上扬。”石炜瑶这样说。

  注:文来源浙江新闻,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