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茶马重镇——碧溪小镇

首页> 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研究
时间:11-17 11:11认证作者:黄雁
 
  碧溪古镇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从遥远的年代起直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它一直是北走楚雄、大理、丽江直至喜马拉雅;东往玉溪、昆明;南到宁洱、思茅、西双版纳以及东南亚国家的重要交通枢纽。明永乐四年(1406年)设恭顺府,至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后移恭顺州于他郎寨,碧溪作为墨江县政治、经济、文化及商贸中心已有127年之久。
 
  自明朝设置城垣至今,历经600多年的雨打风吹,古镇早已容颜苍老,但那一条条由大大小小的四合院切割而成的悠悠巷陌、巷陌中镌刻着深深蹄痕的青石板道,气势不凡的院落里近乎歪倾颓圮的木格窗、布满雨苔风锈的台阶、以及雕花镂凤的大门斗拱,依旧清晰的存留着历史的余温。
  古巷深深深几许
 
  碧溪古镇的悠悠小巷,在透明而质感的阳光下,显得宁静、古老而又神秘。漫步在光烁、清洌的青石板路上,思古之情油然而生,让你仿佛置身于那段茶事鼎盛的历史里。
 
  古镇四周,曾筑有城墙,分东、西、南、北、四门。两条青石板铺就的主街道成十字穿越古镇中心。巷道两旁,几乎每一间房子都有着百年以上的历史,其一庭一院,建造井然,又极其讲究整体的布局。十字街道两旁的民居一律大门朝街,以土木结构的四合院为主,屋脊对着屋脊,横成排、竖成列。尽管岁月磨蚀了这些庭院曾经的风采与色泽,但是当你登上古老的八角楼俯瞰古镇时,那些层层叠叠的飞檐瓦顶,依旧透出一股引人遐思的历史陈韵。
 
  穿行于深宅古巷之中,你会发现,每一户庭院,都住有人家,一家或几家人住一块,有汉族,更多的是哈尼族。他们单纯、自然、和谐地生活在这古老的风景里。在庭院的老石阶上,常会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聚在一起晒太阳。
 
  在进入巷口的不远处,我曾坐在一户人家的门槛上和一位大爷攀谈,问及当年的茶马盛事,老人随指一掰便道出几代赶马的祖先。赶马、贩茶、拉盐、驮布,他们的祖先就是在眼前的这条古道上来来去去的。老人甚至清晰地记得,街中心石板道上那道又深又长的蹄痕是怎样划出来的,为了证实他的记忆,他饶有兴致的带我去到那里,我怀着十分的敬意和好奇对那道划痕端详良久。
 
  知道,其实同他的先辈们一起来往于古道的,还有那些剽悍的藏帮、刚毅的回帮、豪爽的纳西帮……操着南腔北调的人们在碧溪聚散,或南下走“夷方”,或北上当“藏客”,在这个镌刻下蹄痕的古道驿站里演绎着风云一时的传奇。只是现在,那段历史停顿并封存在了这里。
  声名显赫的碧溪庾氏三兄弟
 
  曾几何时,碧溪这个茶马古道上的繁华重镇,随着南来北往的马帮商贾们匆匆的行色,不倦的马蹄,而声名远播。如今时过境迁,在这个一切都靠按键操纵的时代,碧溪古镇在人们的意识里已经变得陌生,只有那些曾生于斯长于斯的历史人物,直到今天还在传递着让人瞩目的故事。
 
  在碧溪这个滇南多民族互通共荣的人文环境里,曾出现了许多有影响的历史人物,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庾氏三兄弟庾恩荣、庾恩旸、庾恩锡。
 
  庾恩荣是长兄,20岁时父母双亡,他子承父业,以经商抚养诸弟。清末在昆明登仕街开设荣庆和商号,并赴日本考察商务。庾恩荣重义轻财,在省城曾任墨江旅省同乡会会长,常资助在省城的墨江学生。他除了经商外,还积极投身政界和社会活动。1929年任富滇银行总办、其后历任中国红十字会昆明分会会长、云南省参议员。
 
  三兄弟中,最为著名的当数庾恩旸。他在碧溪和墨江城完成学业后,23岁前往日本留学,在此期间加入了孙中山的同盟会,立志追随孙中山“推翻满清,建立民国”。1911年10月30日,农历9月9日,继武昌起义、长沙起义之后,云南也举行了推翻满清政府的起义,庾恩旸追随蔡锷、唐继尧等人积极投身起义,并带领炮兵三炮轰定总督府。起义成功后,在五华山设立都督府,举蔡锷为都督,庾恩旸为参谋部长,一跃成为都督府四巨头之一,时仅28岁。
  1915年的春天,已升为中将的庾恩旸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他回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当时叫他郎县的墨江城更名,几经斟酌之后,他提议将他郎县名改为墨江,取“墨水成江”之义。庾恩旸寄希望于墨江从此人才辈出。仅此一端,庾恩旸已与墨江同在,彪炳千秋了。
 
  作为三弟的庾恩锡在云南独资创办了第一家机制卷烟工厂“亚细亚烟草公司”,所生产的名牌“重九”香烟,就是为纪念其兄庾恩旸曾领导云南辛亥重九起义而命名。此外,他在1929年任昆明市市长期间热心城市建设,拓宽街道、整修道路、整顿市容,并修建了金碧古幢、圆通公园、翠湖公园、大观公园、龙泉公园、和太华公园等。而庾恩旸在大观公园附近的原宅“庾园”也成为了今日昆明的旅游景点称为“庾家花园”。
 
  作为碧溪古镇的人杰,庾氏兄弟可谓名垂青史。而今,在台湾,那个叫庾澄庆的著名歌星便是庾氏家族的后人,寻究起来,那一脉根系,自然源自碧溪。
  最能体现古镇风格的几种食物
 
  作为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碧溪同时也是清代宫廷贡茶的主产地,其中,与景谷央塔白茶、镇沅马邓茶一起列为清代宫廷贡品的须立茶便产于碧溪。须立贡茶外形挺直,细如银针,毫尖显色如银,油滑光泽秀丽,深得皇室的喜爱。直到今天,这片古老的茶园依旧焕发着新枝。
 
  碧溪古镇自古集市热闹非凡,解放前就有较为发达的商贸及作坊加工。传承到今天,最为有名的当数豆腐、米线、烧粑粑。
  今天的碧溪,以做豆腐为业的就有二十几家。每天,当晨曦初现之时,小巷深处便会传出此起彼伏的推磨声,待到天色放明,小巷里便氤氲着豆腐的芳香,穿行在流淌着豆香的古巷中,你真会觉得,生活是如此的感性和踏实。
 
  碧溪米线,一如绣花线般的细致。做这种米线,常用的米料是山地红米,这种米不施化肥,靠天生长,带着一种毫不做作的米香,吃起来有精骨,又顺口,如果再辅之以碧溪有名的“马掌黄鳝”,其味真叫一绝。
 
  如果你有兴趣推开碧溪人的家门,没准主人会招待你尝一尝碧溪的火烧粑粑。把圆如满月的粑粑摊在铁丝编就的网上,用炭火烤至两面焦黄后,涂上青辣椒、或是糊辣椒调就的佐料。一阵焦灼的辣过后,留在唇齿间的,便是挥之不去的眷恋与余香。
 
  青石板、雕花门、木格窗、古老的城门、幽深的巷道。穿行于碧溪古镇,我的心中涌动着一种悠远的宁静——当洁白的鹭鸶在古镇上空盘旋时,我感受到了这种宁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