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足邦丙:倾听小黑江畔的人文回音

首页> 普洱茶博物馆 > 普洱茶山
时间:07-22 15:01认证作者:
  作者/湖畔渔樵
 
  邦丙的历史,更多的是一部民俗史。这里是布朗族的千年故乡,布朗族是我国古代濮人的后裔,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他们不仅创造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文化艺术,同时还保存下了最为古朴的风俗习惯。
 
  在布朗族所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流传着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由于这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许多文化艺术和民间故事都只是靠口碑的形式流传下来。
 
  多神崇拜——布朗族人与自然和谐的音符
 
  布朗族是多神崇拜的民族,在布朗族人们的眼里,山有山神,寨有寨神,五谷杂粮、金木水火、灶盆锅碗皆有神,神无处不在,无物不有。由于多神崇拜,因此布朗人每年都有多次的祭祀活动。
 
  布朗人的多神崇拜,是布朗人心地善良、为人厚道的真实写照,他们祭祀多神,是对世间万物存在的尊重,是对一切生命存在的尊重,是对天地间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理想和追求。人必须依赖自然而求得生存和发展,自然需要人的尊重和保护,最终才能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
 
  蜂桶鼓舞——布朗古风在大地上的回音
 
  蜂桶鼓舞是布朗山独创的舞蹈,也是布朗人与大自然依存的创意,这个布朗人的舞蹈来源于那个人类起源的传说。这里四季如春,花草茂盛,是蜜蜂繁衍的佳境。为了给引路拯救人类的蜜蜂有一个安居的地方,布朗族先民们给蜜蜂做了蜂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布朗人就与蜜蜂结成了难以分割的联系,蜜蜂也成了布朗族崇拜和敬仰的对象。布朗人不仅给蜜蜂做了蜂桶,也给人类做了蜂桶鼓。
 
  布朗族的蜂桶鼓舞更是一部厚重的历史,不同的鼓点,不同的舞步都是这个民族历史中翻新的一页。布朗族从远古发展到今天,走过了与大自然搏斗的漫长历程,在这漫长的历程中,蜜蜂的品格和精神,是布朗人崇拜的善良品格和勤劳精神的象征。
 
  布朗族从原始的狩猎采集,进入农耕时代;从遥远的蛮荒太古,到今天的文明社会;悠悠岁月,漫漫长路,几多艰辛,几多悲愁,有一路辛酸,也有满园收获。
 
  手工纺织——再现布朗族男耕女织的生活
 
  男耕女织是农耕时代布朗族的生活写照。耕地的犁铧和织布的腰机是布朗人家必备的生产、生活工具。犁铧和腰机陪伴了布朗人家几个世纪,直到今天人们都还在用着。
 
  布朗人尊古怀旧,但布朗人却善于把时空凝聚,定格在岁月延伸的轨迹上。在布朗文化中,纺织文化是最为传统和核心的组成部分之一。布朗族是心灵手巧的民族,这反映在他们精湛的纺织技术中。在双江县邦丙乡的邦丙村现在仍能演绎据说自唐宋时期就有较高水平的纺织工艺。
 
  布朗人在一生生,一世世继承了前人赖以生存的看家技艺,一部部纺车,一台台织机,一门门手工绝活,在布朗人生命的轮回中一次又一次的重复那段属于自己的历史,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把历史延长,把时空延长,直至揉和成当今的文明之光。
 
  茶叶套餐——回味布朗族食茶种茶的历史
 
  茶是大自然馈赠勤劳善良的布朗族的珍品。在布朗人的生活中时时事事离不开茶。千百年的茶缘,布朗人说茶、吃茶、唱茶、用茶……可谓到了及至。布朗族是中国古代“濮人”的后裔。有专家指出,茶叶是云南古代“濮人”最早发现和种植的。
 
  布朗先民独具慧眼,把山寨安落在了一个山灵水秀的地界。也许从安家落户的那天起,这个村庄就注定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布朗人自古就受到茶树恩泽,因此这里积淀了丰富多彩的茶文化,当地布朗人把对茶的情感凝聚成了一首首茶歌,一曲曲茶舞。还结晶成带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厚重的茶艺茶道,其中有竹筒茶、煳米茶、明子茶、竹筒蜂蜜茶最让人叫绝。
 
  这里的布朗人因爱茶而敬茶,视茶为圣洁之物;因敬茶而祭茶,每年都要祭拜茶祖;因识茶而用茶,以茶入药,食茶驱邪。总之布朗人不论起房盖屋、婚丧嫁娶、走亲访友无处不用茶。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