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普洱茶的秘密——《造物记》

首页> 普洱茶文化 > 茶业书刊
时间:12-17 11:45认证作者:佚名
  中华书局新近出版的《造物记》尝试回答了关于普洱茶的最基本的几个问题:云南最重要茶区西双版纳有哪些茶园?古茶园有哪九种类型?我们如何观察一棵茶树?然后,这本书进一步解释,云南为何有全世界仅存的大面积古茶园?少数民族如何保存了珍贵的制茶技艺?在普洱茶兴旺之前,那些贫困的茶农如何生存,他们为何保留了古茶树?
 
  在我们的印象中,茶叶的制作史已经结束了(保留在一大排装帧考究的书籍里),亟待展开的是它的销售史。但事实上,云南的普洱茶有过辉煌的销售历史,它今天展开的是复兴过程。在这个复兴过程中,它的种植与制作过程之谜才徐徐揭开。
 
  拿《园艺典范:藤条茶茶园》这一篇来说,就是极具挑战性的篇章。“藤条茶”这种养护茶树的方式在云南茶园中以前在昔归常见,后来坝糯与易武张家湾也发现了,现在是曼糯。人们从一无所知到逐渐明白,有一个过程。可见传统农业并非是一个过去时代的事物。
揭开普洱茶的秘密——《造物记》
 
  但在曾经的学术领域内,“藤条茶”类似于农业科技术语中的“留顶养标”,《中国茶叶大辞典》介绍如下:
 
  留顶养标(Topunplucked),除枝条顶端新梢外,其他侧枝所有芽和新叶全部采净的手工采茶方法。能促进茶树长高,但分枝极少,每批大部分新枝接近成熟时开采,采摘批次少,采下的新梢肥壮、长大。制黄大茶、绿茶的部分老产区常用此法。
 
  这段文字的褒贬藏得很深,不易察觉。我们可以在1976年出版的《茶业科技简报》中发现它被粗暴指责:“一把捋和留顶养标采是一种旧的采摘法。”“一把捋,不分叶片老嫩通通捋下,从而损伤腋芽,影响下一轮茶芽的萌发。”“留顶养标因顶芽不采,枝条虽高,但影响腋芽的萌发,分枝稀硫,采摘面小,同样影响产量。”
 
  是的,曾经的农业养护方式都要在“产量”这个单一指标下受到评价。但今天多数人都知道,增产增收不过是一种幼稚的经济学幻想。农业与工业一样,质量第一。茶叶的口感应是最重要的特性,这种茶口感如何?《造物记》的作者品尝后认为藤条茶“满齿含香,缠绵悠长”。
 
  在今天汹涌的农产品质量抱怨声中(“辣椒没有辣椒味”、“黄瓜没有黄瓜味”),我们得知居住在高山上的云南少数民族因为信仰保留了传统手艺,用辛勤的劳作守护着古老低产的茶树,实在是值得欣慰的事。
 
  《造物记》不是一本普通的介绍茶园的书,它尝试去理解茶农为何保留苦茶树等自然与人类早期生活的秘密,大自然的宽广深厚、植物在变成商品时散发出的人性、商业活动中的罕见人情在书中都得到尽情书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