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研究所
时间:06-04 11:44认证作者:洪漠如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茶马古道上卸货
 
  在西宁一个老茶爱好者的工作室,一个家庭住宅空间里,除了茶就是书,融入那种氛围让人很惬意。茶是各个时代留下来的老茶,书也是各个时代留下来的旧书。书都与茶有关,或直接相关,或间接相关。
 
  我站在书架前,随手抽出了一本2011年的茶马古道论文集。文集中,云南、四川、甘肃、青海、西藏的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乃至文物考古学的相关专家和机构济济一堂。那时候,单霁翔老师还在文物局工作,茶马古道在众多专家站在不同视角上反复研究反复阐述。一时之间,几乎快要成为显学了。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民国时期西宁茶马古道
 
  当年的很多学科带头人,这几年已经销声匿迹了。如今茶的线性文化提得更多的是“中蒙俄万里茶道”,“中蒙俄万里茶道”是2018年被国家文物局纳入申请世界遗产的预备名录的。茶马古道在此之前也进入了这个名录。作为遗产保护,在国内已经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从茶山到传统销区,很多遗迹也被很好的保护了起来。只是,现在和10年前不同了,10年前,我们更多的是在讲探索发现。各省专家聚在一起,展示自己的发现。眼下,该发现的已经发现得差不多了,更多的时候需要讲应用。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走向西宁的商队
 
  毋庸置疑,把茶马古道应用得最好的还是云南。狭义的茶马古道定义有特指,马帮运茶的青石板路和古道遗存都还在。但假如茶马古道仅仅强调这种狭义的概念,可能也很难名扬天下。它的独特魅力在于,概念提出来以后,马上得到了四川、甘肃、青海、西藏等地的响应。由狭义推演到广义,从马帮运茶到历史上的茶马互市。茶马互市是一个历史性的热点话题,稍稍查阅历史就知道,那种具有家国天下情怀的古典士大夫都触碰过这个话题。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草原上的信仰
 
  王安石、范仲淹、顾炎武、左宗棠······这些家喻户晓的大人物研讨过这个话题。到民国时期,很多学者对于边政的探讨也反复在强化这个话题。至此,茶马古道的边界不断延伸。有更多的区域和人群发现,自己和这个概念有关。起初,“茶马古道六君子”像似一个火车头,启动了这个概念。紧接着各省学者群起响应,像似启动了一个动车组。那些年,在线性文化的框架下,除了丝绸之路,我就是茶马古道了。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西宁古茶道
 
  在西宁,回顾这些往事,有一种别样的情愫。翻开那册论文集,向里面的每一个名字致敬,他们今在何方呢?我在考察出发前,和曾经参与过茶马古道文化建设的老大哥交流过,询问他对此行有没有什么建议。谈起西宁,谈起湟源,他仿佛打开了记忆的阀门,滔滔不绝的讲了很多。做学问,还是要向前辈们学。那个年代,他们即便是有十分内容,通常也只发挥三分出来;现在,很多人其实只有三分内容,却要假扮成十分的样子推出来。当然,这与传媒表现手法有关,也与那些年那种谦虚的社会观念有关。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河湟谷地的交通
 
  重提那些年,并不是说当下有多差,那些年有多好。只是在冥冥之中感觉,那些年前辈们打下的一些事业基础,怎么突然之间就中断了呢?论坛上那些对于未来的设想,仅仅往前推进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2018年在云南,我曾与当年研究茶“茶马古道热”中比较活跃的年轻学术骨干交流过,他说他去参与研究茶马古道是因为他的一个师兄说了一句话,叫:“来吧!我们一起去开创一个学派。”这句话,到如今都具有很强的号召力。作为一个致力于做学问的年轻人,燃起心中那种不灭的信念,其实就这一句话就够了。也许,是这种号召太过于理想化,以至于陷入了后来的困境。
 
  我真正接触茶马古道是在2015年,去了安化以后。安化县境内也有以马运茶的路段,站在这样的历史现场,它完全符合茶马古道的一些定义,所以安化在那个位置开发了一个景区。虽然,很多卓有见识的安化人认为,不能拾人牙慧,安化的茶路要有自己的定义,但是最终在权衡现实的利弊之时,还是未能逃脱茶马古道概念的影响。也许这就是“显学”的能量。
洪漠如:后茶马古道研究时代都还有谁?
丹噶尔古城,茶马古道的重镇
 
  当年,那个两个学术青年的对话中说要开创一个学派,绝对不是一时兴起口出狂言。用相对较长的时间来看,茶马古道的研究从来就没有终止。“丝绸之路”从命名到成为世界遗产,也经历了百年历史。19世纪末,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中国》一书中正式提出“丝绸之路”的概念。从中国,跨过河西走廊,经过古西域,连接整个欧亚大陆。要说服沿线的国家和城市,沿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以中国为主体的社会组织还经历侵略和反侵略,从一个最低的历史谷地重新崛起。在这个过程中,是数代人的付出。
 
  有时候觉得人生好长,应该拿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在历史的轮回里,我们会给自己塑造很多理想和目标,然后用漫漫长夜去实现它。就像这位老茶爱好者的工作室,堆满了各个地方各个时期的砖茶。茶,是一天天老去的,只是在这个老去的过程中,越来越让人喜欢,亦如很多人的一生。(资料来源:光阴夜归人)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