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七彩云南庆沣祥茶业:企业能做好古树茶产品吗?

首页> 资讯
时间:06-05 17:41认证作者:普洱杂志

  今年春天,新冠疫情的阴霾还没有散去,干旱又肆虐云南茶区,可谓雪上加霜。而且,在今年春茶开采前期,《澎湃新闻》又报出了普洱茶市场的乱象,“乱象”的焦点之一,就是台地茶冒充名山古树茶。其实关于“古树茶乱象”的话题,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央视也曾多次报道过。乱象的确存在,我们并不回避,但是这并不是行业的普遍现象。

  作为普洱茶原产地的专业媒体,《普洱》杂志也多次在“圆桌会”栏目中,邀请行业内外的专家、学者、从业者等,就此话题做过研究和探讨,也提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比如,在上一期“圆桌会”中,针对《澎湃新闻》的报道内容,昆明七彩云南·庆沣祥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军,就提出了“行业乱象怎么破,践行标准是关键”的观点。田军所说的“标准”正是七彩云南·庆沣祥茶业在2019年正式发布的《古树茶企业标准》。

  大企业能做好古树茶吗?

  七彩云南·庆沣祥在云南算得上是龙头茶企了,对于大型茶企做古树茶产品一事,外界总是会有些刻板印象,比如很多人会觉得大企业做不了纯正的古树茶,总是要拼配的,因为古树茶产量有限,大企业做不起量,资源都集中在一些量少的小企业手中……基于外界的各种猜测,消费者的信心不足,企业则会用各种方式来努力证明自己产品的“真”,来提振市场和消费信心。七彩云南·庆沣祥选择了用“标准”来“保真”,不仅用标准规范普洱茶从茶园的选择、原料的采摘、工艺的各个环节、入库的管理、审评的标准、原料和产品的检测等等,并实现全程可溯源,采用“一品一码”的形式,让消费者只需要扫一扫茶饼上的二维码,就能得到产品的档案,包括原料产地来自哪里、生产环节如何、产品检测报告、专家盲审结果如何等等。所有细节都清晰明了,有据可查。

  其实,普洱茶发展至今,市场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由粗放型走向了精品化,过去生产普通大路货的产品思路,已经不能满足当下市场中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了。尤其是新中产阶级的崛起后,他们对产品的价格不再那么敏感,而是更加追求产品的品质和品牌的价值。在普洱茶的消费上,则更聚焦于生态健康、有较高品饮价值和收藏价值的经典产品上。所以,“量”不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关键是“精”和“真”。那么,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大企业在经济实力、团队力量和硬件设施方面都更加具备优势,更有条件去做好古树茶产品,并且做出精品、真品。

  亲历收茶全程,体会真心、真树、真好茶

  原料,是做好古树茶产品的核心,原料的品质和真实,决定了最后的“真好茶”。今年春茶季,本刊记者跟随七彩云南·庆沣祥的原料品控团队,走过几大普洱茶的重要原料产区:南糯山、冰岛、倚邦,与他们同吃同行,深度了解七彩云南·庆沣祥原料品控团队在原料采购环节是如何践行标准,如何做到原料的保真的。几大茶区跑下来,笔者大致了解了七彩云南·庆沣祥原料品控团队的操作方式和工作流程。

  首先,是选茶山、选茶园,再选择合作初制所。这看似简单的几个字,却是最耗费人力、物力、时间成本的基础工作。早从2005年开始,七彩云南·庆沣祥的原料品控团队,就踏遍云南的千山万水,在四大普洱茶核心原料产区,访遍113座古茶山,317个村村寨寨,筛选符合标准的古树茶园。因为每个山头的茶园都分布在不同的地块,茶园的土壤条件、生态小环境,茶山在当阳还是背阴都会影响茶叶的品质,这些都必须去实地走访、考察才能了解。七彩云南·庆沣祥选定的古树茶园得是长在大山深处,远离工业环境,成片分布,受阳光漫射,树龄在100年以上的古茶树。

  选好茶园,便要去结交茶园的主人,与他们做朋友,建立合作关系。七彩云南·庆沣祥选择合作伙伴也非常苛刻,首先要选择茶园拥有量多,产量大的茶园主人,然后还要拥有在当地规模和设施首屈一指的初制所,还要主人的制茶工艺好,几大条件都具备,才能成为七彩云南·庆沣祥的挂牌合作初制所。经过10多年的艰辛寻茶路,目前,七彩云南·庆沣祥已经在云南的古茶山上布局了75家合作初制所,品控团队的业务员也增加到了17位,每年他们都分片区奔走于各个茶山的初制所之间,按照标准监督茶农采茶、原料初制,然后再审评、采购等。

  第一站:南糯山

  我们第一站去的南糯山多依寨,就是七彩云南·庆沣祥在2005年挂牌的第一家合作初制所。初制所的主人是哈尼族小伙三四,而15年前与七彩云南·庆沣祥签订合作协议的则是他的父亲作三,现在父亲已经退休,把初制所的工作全权交给了儿子,自己去勐海带孙子去了。据三四说,他的父亲作三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做茶了,也是寨子里第一个建初制所的人,2005年与七彩云南合作后,初制所也在他们的指导和要求下,不断改造、提升,目前三四家的初制所是南糯山规模最大、设施最完善的,占地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春茶季初制所人最多的时候,有13~14个工人在工作。除了自家的200多亩古茶园的鲜叶,也加工合作社社员的送来的鲜叶,是目前七彩云南古树茶原料采购量最大的山头。所以,15年来大量、稳定的原料收购,让三四家也是寨子里最早脱贫、最早开上皮卡车的茶农。

  这几天正是春茶采摘的高峰期,七彩云南·庆沣祥品控团队的业务员张兴秀已经在三四家住了好几天了,她重点负责南糯山,因为量大。这些天,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早上和茶农一起去茶园里采茶,按照标准,手工留叶采摘,轻取、轻放、轻翻、禁压,确保芽叶完整鲜嫩;鲜叶采回来不能直接杀青,要摊放在萎凋槽里,等待茶叶自然失水。一般杀青要等到晚饭以后,张兴秀晚上也要监督茶农杀青,要求杀青透而均匀,手工揉捻到位,不能热揉,揉完马上薄摊在竹篾里,待第二天太阳出来后,拿到阳光下直晒、充分干燥,竹篾要放在离地70厘米左右的架子上。所有的茶叶,从采摘开始就要实现全程不落地的清洁化生产。

  每天的干茶晒制出来后,张兴秀都要进行专业审评,采过一季之后,再把干茶匀堆,还要再审评一次,这还只是初审,初审通过以后,就寄茶样到公司的质量管理部,再进行两轮审评,才能确定采购计划,最后用七彩云南的专用纸箱装箱采购,贴好封条,盖上初制所的印章,发到勐海的七彩云南茶厂仓库。入库前还需要开箱再审评。也就是说,一批茶至少要经过五六轮的专业审评后才能正式入库,而每一次审评的详细报告都会录入公司的溯源系统中。在溯源系统中,原料的来源、收购、加工的每一个环节以及经手人都清晰记录在案,全程可塑。

  第二站:倚邦

  倚邦应该是今年旱情相对比较严重的地区了,我们到倚邦的前一两天才下过一场大雨,但是对于久旱的倚邦,似乎只是杯水车薪。在某些茶地,我们还看到一些茶树几乎枯死了,所以,今年倚邦地区的茶减产非常严重。当我们赶到倚邦麻栗树村七彩云南·庆丰祥的倚邦合作初制所的时候,业务员康二刚刚离开,去易武茶区收茶去了,今年在倚邦只收到了往年三分之一的量。

  合作初制所的茶农滕建明家里正在建新房子,他的老房子其实也不老,是前几年盖的小木屋,二楼的茶室宽敞明亮、通风好,能看到对面郁郁葱葱的森林。滕建明说起自己与七彩云南结识的经历还颇有机缘,2012年,他专程跑去勐海七彩云南茶厂,想让他们买点原料,结果当时没有谈成合作。2014年,他在倚邦老街收鲜叶的时候,又邂逅了七彩云南·庆丰祥的原料总监李文顺,滕建明热情地邀请李文顺到家里喝茶,又带他去自家的茶地里看了一转,李文顺发现他家的茶地周围确实生态环境非常好,植被覆盖率高,树龄也高,茶的品质也不错,而且滕建明还是个制茶能手,因为他从2003年就开始做茶了。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合作协议。

  2014年,七彩云南·庆丰祥的倚邦初制所正式挂牌。滕建明家的初制所,也按照七彩云南的卫生标准改造提升。现在他自家的四五十亩古茶园和100多亩生态茶园的茶叶全部都供应给七彩云南,而且七彩云南在倚邦选定的茶地,所收鲜叶也都在此加工,为他带来了稳定的收入。才合作两三年,他家就盖起了新的木房子,今年又在木房子旁边盖起了一栋三层楼的大砖房,院子里崭新的越野车也是今年新买的。

  “因茶致富,因茶兴业,把茶叶这个产业做好。”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21在陕西平利县生态茶园考察时的讲话。而在茶叶脱贫上做了实质工作的,大多是企业,尤其是收购量大的大茶企。滕建明很感恩能与七彩云南这样的大企业合作,他接触过的每一个公司的人,不仅工作态度严谨、专业,而且都很有人情味,在今年这种特殊情况下,行情不好,很多企业都减少甚至停止了收茶计划,而七彩云南还是照收,只是苦于干旱,做不出足够的茶叶来。

  第三站:冰岛

  第三站,我们来到了冰岛。冰岛可谓是这些年来最炙手可热的山头了,冰岛老寨古树茶的价格,也常年稳居普洱茶价格榜首。走进冰岛老寨,是迎面扑来的“壕”气,这应该是云南茶区唯一能够和老班章村比肩的山头了。疫情和旱情对冰岛几乎没有影响,春茶季上山的人还是很多,停车场基本塞满了,村子里还堵起车来。

  冰岛老寨的古茶树与很多山头的不一样,它们就长在房前屋后及寨子周边,但大部分的古茶树都非常高大、粗壮、茂盛,显示着蓬勃的生机,非常令人震撼。从这样富有生命力的古茶树上长出的茶叶,一定是有它的过人之处的。

  我们来到了七彩云南·庆丰祥在冰岛的合作初制所,主人赵家刚正在灶台前面杀青,鲜叶在他的双手间娴熟地翻、抖、抛、洒,按下相机快门的时候,形成了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只见灶台周围都用瓷砖贴面,整个初制所的地面也都铺上了瓷砖,看上去非常清洁,初制所还有几百平米的玻璃晒蓬,但是在晴天的时候,茶叶都是拿到阳光下直晒,同样是离地。

  赵家刚刚炒完一锅鲜叶,在等待冷却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从小就开始做茶了,他们家的初制所是全寨最大的,家里的基地和古树也是寨子里最多的,有180多亩基地(小树),300多棵古茶树。他们是2012年开始与七彩云南合作的。

  匡洪春正在审评这几天的茶叶,茶桌上一字排开了五六个盖碗和公道杯,他每款尝一下,手里拿着一张审评,在详细记录茶叶各个因子的评分,因为冰岛茶的价格高,他的审评格外细致。我们也凑上去喝了两杯,虽然刚晒出来的茶,都有些生青味,但是两杯过后,苦涩迅速化作甘甜,那种丝丝的“冰糖甜”在口腔和喉咙里持续好一阵子,感觉整个口腔都被荡涤了。匡洪春说,今年冰岛茶的品质比去年更好一些。匡洪春主要负责临沧片区的茶叶收购,他从2012年开始,就每年到赵家刚家收茶了,现在和他们全家都很熟悉了。

  虽然冰岛茶基本是不愁卖的,但是赵家刚说,他们还是更乐于与像七彩云南这样的大企业合作,因为大企业收购相对量大且稳定,品质要求高,而且制作工艺都有标准流程,多年合作下来很有默契。

  一圈茶山走下来,历时了四五天,我们早已疲惫不堪,但是这几日,对于七彩云南寻茶人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常态。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在最崎岖泥泞的危险路段艰苦前行,手脚磨出不可计数的老茧,12辆越野车的轮迹,见证了240万公路的坚守。他们深入茶区,与茶农建立诚信友好关系,10000余名茶农,75家初制所,都是七彩云南·庆丰祥的忠实伙伴。

  据介绍,七彩云南·庆丰祥每年收购古树茶原料100多吨,以古法手工制作,18道工艺环节,31项理化指标,137个品控细节,层层严苛控制,并用现代食品的安全卫生严格自律,国家普洱茶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全年150支大项产品定期送检,入库产品定项抽检,每款产品经50项检测的严苛审核。据悉,七彩云南·庆丰祥每年在茶叶产品上的检测费用支出是同行中最高的。所有的真心,都是为了让消费者的每一口茶都喝得安全放心;每一棵真树,都是为了让消费者体验到云南古树茶的无限魅力。

  大企业能做好古树茶吗?只要他们愿意去做,有决心去做,并始终保持一颗真心,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