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举行,再添12名成员!

首页> 资讯
时间:07-02 10:20认证作者:文益君

  6月30日,大益文学院的“大日子”——第四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暨“时代·先锋·未来”主题文学研讨会如约而来,继三年来签下41人之后,大益文学院再签下12名老中青三代作家,至此,“大益文学”这个大家庭的成员已达到53人。

  6月的昆明,是汪曾祺笔下浓绿明亮的“雨季”。星垂云野阔,月涌大江流,大益文学院苦苦期待和新老朋友欢聚在风景如画的翠湖之畔,欢聚在波光潋滟的滇池之滨,但蔓延全球的疫情以及再次收紧的北京都迫使我们不得不做出调整,将第四届作家签约仪式和主题活动搬到线上。此举虽然无奈,却也可能照顾到更多的新老朋友,让他们掏出手机或打开电脑就能积极参与进来,就能和作家们实现互动……“时代·先锋·未来”,特殊时期的共同见证必然是一次难以磨灭的文学记忆,更是大益文学再次真诚敞开心扉、携手优秀作家的“壮举”。

  从名单上看,今年的作家绝对“够分量”:

  范稳、宁肯、吕德安、

  曹明霞、樊健军、吴文君、

  马拉、余静如、周恺、

  陆源、奈洛、陈小手

  12人中有范、宁、吕这样早已成名成腕的60后老将,也有70后80后的绝对中坚,更有才华逼人的多名90后新秀,他们均已在或即将登陆目前国内最高稿酬的《大益文学》书系,是目前活跃于中国文坛的一批重要作家。顺利“拿下”他们,意味着大益文学院又向前迈出了坚定的一步。

  值此重要时刻,哪里少得了首届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文联名誉副主席、中国笔会中心会长丹增先生的祝福?他一大早就手写了祝辞,又交专人打印后交到我们手中:

  尊敬的吴远之先生,陈鹏院长,各位作家:

  6月30号是个好日子,第四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在线举行。欣闻著名作家范稳,宁肯以及一批实力派作家、年轻的80后90后新秀也加入了大益文学院,作为第一批签约作家的你们的“大师兄”,我真是高兴!

  正如语言是人类的表现,文学也是社会的一种表现,大益热爱文学,就像爱亲生的母亲,这个母亲是一个美貌的、可爱的、勇敢的母亲。一百个新兵站成一排,长官一个也不认识。但如果有一个新兵勇敢地站出列,那么长官和大家都会记住他。大益文学院就像那位站出列的新兵,读者和作者中都认识,都有影响,它把爱播散到社会。爱是属于继续期待的人,仍在坚信美好的人,爱不光是用嘴巴说出来的,更多的时候它体现在无言的奉献中。优秀的作品无论你怎样去探测它,都是探不到底的,作品同样是一代风尚的写照,将为后世所珍视。大益文学院出了很多好作品,结交了很多好作家,一切不朽的作家,都会吐露他们的心声,一个好的作品犹如罗马的经文,永不为时光磨灭。有自尊的文化人,如果连着三天不读书的话,自己都会觉得说出话来没有味道,对着镜子照一下自己,也会觉得自己的面孔令人讨厌。读书写作,写作读书是人生的一大幸福。祝大益文学院越办越好,祝仪式圆满成功!扎西德勒!

  丹增

  丹增先生手书留影

  著名作家、云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也是本届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范稳代表云南省作家协会发来贺信:

  作为国内首个高端民营文学机构,大益文学院自成立以来,以开阔高远的视野,创新进取的思维,勇于担当的精神,为中国文学百花园锦上添花、增光溢彩,也为繁荣云南文学事业、培养本土作家队伍奉献了力量。云南有大益,茶香飘万里;大益有文学,文风传四海。很荣幸成为大益文学院第四批签约作家。在此也请允许我代表云南省作家协会,祝福大益文学院,祝福第四批签约大益文学院的作家朋友们,祝大家文思泉涌、佳作迭出,书写时代,大益苍生。

  首届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代表、著名作家王祥夫也发来祝福:

  各位好,今天是你们——我的文学兄弟与文学姊妹与大益文学院签约的好日子。

  想起大益文学院及《大益文学》我的心里就很宁静,在浮躁不宁的今天,能够让人“宁静”——而这“宁静”哪怕只是一时半刻也真是一种幸福,我记得,我是大益文学院的第一届签约作家,我把这视之为一种荣幸,真正的文学是于人生有大益的;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作家首先要让自己的作品有益于自己和他人的人生,唯此,文学才有意义!今天是2020年6日30日,离我与大益文学院签约的日子虽然已经远去,但我觉得我时时刻刻都与大益在一起。我们一一你、我、他,与大益文学院签约的意义乃在于:坚守文学的神圣使命,争取做一个有益于自己、有益于广大民众的作家,努力写出更精彩更有益于人类的好作品。祝贺你们,也祝福大益文学院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大益文学院院长陈鹏在致辞中总结了过去三届的签约仪式,以及围绕签约作家所做的诸多工作和存在的不足,并呼吁签约作家的帮助、提醒和监督,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大益文学院会越办越好!

  各位亲爱的作家朋友,晚上好!

  又到了大益文学院一年一度的大日子——作家签约仪式暨文学研讨会。今年第四届了,也就是说,这个仪式我们整整坚持了四年,和大益文学院的年龄相当。之前,我们共签下41名作家,加上诸位,我们的大家庭已经有53人了。吾道不孤,这是一支多么壮观的队伍!

  请允许我大声念出你们的名字:范稳、宁肯、吕德安、曹明霞、樊健军、吴文君、马拉、余静如、周恺、陆源、奈洛、陈小手!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名单,范稳、宁肯、吕德安早就用辉煌战绩光耀中国文坛,曹明霞、樊健军、吴文君、马拉则是绝对的中坚,年轻的余静如、周恺、奈洛、陈小手业已崭露了灼人的才华,能与你们携手,大益文学院倍感荣幸!

  今年太特殊,不能在美丽的昆明与各位畅饮,多么遗憾!但文学,从没像现在这样将我们紧紧连在一起,从没像现在这样敦促我们、约束我们仔细辨别文学的现状和意义,特别是,文学对于自己的意义。当全球都为这场灾难张皇失措,幸好有文学,有早就让我们习惯于远离人群听从内心的文学,让我们写下早就想写的文字,让我们面对它,修改它,让它更准确,也更真实。于是,灾难对于作家来说反而是一次检验和矫正,让我们安静下来,听从自己的声音,掘一口深井,或去往远方。

  但“埋头”已不太可能,世界的巨变正在考验作家直面灾难甚至直面人类去向的信念,它终将追问我们:你拿出了什么样的作品?你在哪些层面上做到了诚实,尽可能的诚实?

  今年我们的签约主题是“时代·先锋·未来”亦算是疫情之下对文学的思考和回答——先锋仍然是在路上的,仍然是一个永不过时的动词,它绝不会傻乎乎地沉湎八十年代,而是让我们深思文学的秘密之一:先锋性,哪怕是,一点点的“背叛”,写出不太一样的作品。是的,时代和未来被这小小的“不太一样”连接起来,但它连接的,是伟大的19世纪,辉煌的20世纪,以及,壮丽的21世纪。

  我承认,四年来我们很多工作没有做好,比如对签约作家的出版、发行没做到位,研讨会、读者见面会也多有缺憾;很多朋友正飞出视野,离我们越来越远……他们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我们懈怠了,停下来了。今后,还请诸位监督我们,提醒我们,让《大益文学》越来越棒,让大益文学院越来越好!请相信,我们的千字千元稿费还将提高、帮助你们走向世界的海外写作营还要再办,《大益文学》选本之西语版也有望今年出版,法文版、英文版正在筹备之中;我们今年隆重颁出的双年奖也将继续做下去,下一届获奖作家也许就在你们中间……请相信,《大益文学》和大益文学院一定会成为你们温暖、可靠的“家”!

  陆源是大益文学院的老朋友,也是本届签约作家,目前辞职在家专职写作,在获知自己是本届签约作家,并受邀代表本届签约作家致辞时,欣然“登台”:

  陈鹏院长让我代表此次签约的作家们发言,本人乐于从命。首先允许我代表此次签约的12位作家,向大益文学院表达感谢之忱,谢谢大益文学院的认可、帮助。12位作家来自大江南北,包括老中青三代,状态、思想、方向不尽相同,而写作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自然谁也代表不了谁,所以,我只好说说自己的情况,简单谈谈自己的想法,聊胜于无。

  今年9月,我将满40岁。这个年纪,通常是作家的黄金创作时期。目前,我辞职在家,专事写作,并为此感到愉快。毋庸讳言,这么做给家庭造成一定经济压力。此时大益文学院与我签约,对我是一种支持,更是一种激励。我相信,大凡作家,若有想写的东西,肯定希望自己也有相应的时间、精力,去完成心中的写作计划。辞职前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写下了大约十篇小说的开头,但只完成了其中一篇。无奈、焦灼可见一斑。今年疫情最紧张那几个月,我在家翻译麦尔维尔的长篇小说,同时想着自己的长篇小说,彼时觉得,要想全身心投入,放手去写作,可能还得再等上些日子。谁料一转眼,我就辞职了,抛开了我从事将近十五年的图书编辑行当。近来我写得正顺手,时时感到久违的激情在笔尖和指尖流动。所以,只要经济条件仍允许,我会继续待在家里写作。

  我们的生活在现实中铺开。目前的现实是,新冠肺炎疫情让社会各方各面都遭遇了冲击。具体到文学领域,文学图书的出版受影响很大,市场萧条,销量下滑,于是新书的出版也越来越不容易。而大部分文学杂志,因着体制的防护罩,受冲击不大,稿费标准几年来一直在提高,今年也并没有下降。两相比较,此消彼长,我们不难发现,作家们往文学杂志投稿的力度增加了,证据是那些名刊大刊的排稿时间越来越长,有些刊物,不仅今年的版面排满了,估计明年的版面也快要或者已经排满了。回到个人,眼下,我除了稿费、版税,再无经济来源,所以也认真考虑给相识相知的杂志编辑投投稿,换些银钱,以免坐吃山空。

  说到这里,很难不生出小小忧伤,而大益文学院及时纾缓了我这小小忧伤,无足挂齿、无须展开的小小忧伤。总之,结论是,我得给大益文学院多投稿。对我来说,写作,不写成自己满意的样子,不修改到自己点头认可,同时让我的妻子丁玎——严苛的第一读者,永远会提出修改意见的神奇女子——点头认可,便要我硬着头皮将作品拿去发表、出版,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我还没有过硬着头皮交稿的时刻,也没有过写不出来硬着头皮去写的时刻,在这两点上,我大概是个有福之人,那么,在其他方面吃点苦头,想来也理所应当了。这是我的陆氏精神胜利法。

  再次感谢大益文学院!

  陆源

  30日当天,90后作家、生活在云南的广西人奈洛是唯一一位抵达大益文学院现场签约的作家,“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不知道和我一起被签的作家有哪些,也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有资格被签下来……不过,真的,能成为大益文学院的签约作家,我是又紧张又激动,这将鼓励我在写作之路上加倍努力,再努力,向这一届的所有作家们看齐!”

  奈洛

  聚首不仅仅只是名义上的,更要向着真正的文学“问题”前进,签约仪式之后,12作家将就“疾病与隐喻——小说的未来图景”、“小说写作的新转折”两大议题展开深度交流,我们也将一一记录,及时奉上。

  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始于2017年,是年4月27日,首届云南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文学有大益——大益文学与文学的未来”在昆明翠湖畔隆重举办;2018年5月9日,第二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我和我的写作”在勐海南糯山九路马书院隆重举办;2019年6月13日,第三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传承·先锋—汉语小说新方向”在昆明言几又公园1903店举办,三年来,大益文学院麾下聚集了丹增、于坚、马原、王祥夫、韩东、耿占春、卢一萍、杨袭、巫昂、何凯旋、寇挥、朵渔、张敦、李唐、崔君等一批横亘40后至90后的老中青三代作家,加上本届签约的12位作家,一贯秉持先锋性的“大益作家群”已赫然达到53位。

  往期签约仪式留影

  但正如大益文学院院长陈鹏所说,签约国内著名作家、最具实力的中青年作家以及异军突起正在成长的80、90后作家,只是《大益文学》漫漫征程的开端而非节点,更非“结束”,后续的青年作家扶持计划、出版计划、海外写作营计划还将贴身跟进,否则就是对作家资源的“浪费”;而不断充实的作家队伍也将提醒大益文学院:帮助更多中青年作家拓宽视野、多出佳作,尤其极具先锋品格的优秀作品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才是中国文坛目下需要和乐见的。

  世事变迁,文学永恒。大益文学院艰苦的努力和探索已经换来回报,如签约作家于坚首发《大益文学·慢》的《朝苏记》获第十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杰出贡献奖,本届签约作家宁肯首发《大益文学·城》的《城与年》斩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第二届签约作家残雪跻身英国布克奖短名单及2019年诺奖候选名单……我们自己的“首届大益文学双年奖”也已于一个多月前呱呱坠地,颁出五项大奖,志在鞭策作家们写出“对得起自己”的佳作。

  再次祝贺并感谢诸位签约作家!我们心怀赤诚,《大益文学》愿意做你们永远温暖的“家”。

  本届签约仪式暨主题活动“时代·先锋·未来”主题文学活动的诸多亮点会陆续呈现给读者。更多往届签约作家的祝福和本届签约作家的精彩视频,请关注大益文学公众号和大益文学抖音号的签约仪式专栏。

  我们明年见!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