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冯晓光:万里茶道不是一条道路,而是一种经济流向

编辑:一抹阳光

2021年7月8日,来自北京、河北、内蒙古、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和江西八省(直辖市、自治区)的40余位万里茶道领域专家、学者和媒体记者,参加了由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和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联合主办的首届“万里茶道申遗”学术研讨会。北师大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公众号近期陆续推送研讨会上专家发言整理。

冯晓光

湖北省赤壁青砖茶研究院执行院长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好!

我来自湖北赤壁,“赤壁之战”的赤壁。赤壁不是只有“赤壁之战”,也有万里茶道的一个重要的源头,也有万里茶道上一个重要的茶类——青砖茶。所以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专家要到我们赤壁去看一看,喝一喝我们的青砖茶。来之前做了一个简单的PPT,关于万里茶道谈一点个人的想法。

首先,谈一个观点。刚才说了这么多,包括我们的何明鉴主任也谈到了,这次中华文化促进会要在多伦发布新的万里茶道全图。其实,第一次发布是在赤壁,前几年好像又修改发布了一次,这次又改又发布,我估计后面还要改。这个全图总是不全,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我的观点是:万里茶道并不是一条路,而是一种经济流向。万里茶道不代表一条路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万里茶道源头非常多。现在我们认为,比如说福建武夷山、湖北羊楼洞、湖南安化,是代表性的源头,但是真正的源头根本不止这些,我认为遗漏了很多。在我的研究过程中发现,比如安徽是一片空白,安徽现在还没纳入申遗范围;比如我认为湖南还掉了很多地方,浙江也是。就我们羊楼洞(茶区)来说,只有羊楼洞这一个地方纳入万里茶道申遗保护名录,周边的崇阳、通城、通山、咸宁、嘉鱼、大冶、阳新,湖南的临湘、平江,以及江西的修水一部分都没有纳入进来。这样说来,万里茶道就很复杂了,源头特别多,根本就不可能是一条路了。同样,万里茶道的中途也很复杂,形成了一个网状。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道路千万条,运茶第一条。我因为之前是公务员,一直没办法出国,但是国内万里茶道沿线几乎跑遍了。万里茶道从羊楼洞出发的上段就是在湖北、河南(从武夷山出发上段在福建和江西)。我们这边的特点是,以汉口为中心,出现了很多“小汉口”,这是一个代表性的特点。除了羊楼洞,在湖北新冒出了几个起点,比如五峰。五峰是我提出来的,有一年五峰政协领导到赤壁考察,我说你们五峰也是万里茶道节点。他们回去马上就开了会,五峰现在就列进来了,鹤峰也列进来了。万里茶道以我们羊楼洞为起点的这一段是水路,从羊楼洞附近的一个小镇新店上船,上船以后,一直到河南我们赵静老师这边的社旗上岸,这是水路段。

中段我认为是跟山西商人密切相关。我们曾经有很多教授也在探讨,这中间有很多条路,包括从社旗上岸以后,到洛阳过黄河,渡口都不一样,晋商经过很多渡口。为什么不同的渡口中间有时相隔几公里、十几公里?我认为不同的渡口并不是因为货物不一样,而是因为不同渡口指明了不同的方向。我认为,中段对晋商来说,是一条回家的路。从武夷山也好,从羊楼洞也好,晋商们贩茶到北方去,途径山西他不可能不回家,需要休整十天半个月。所以这一段他是先要回家,回家以后又重新上路出关。“出关”才是我认为真正万里茶道最关键的一段。中段经过两个口,一个是东口,一个是西口。西口——杀虎口,我去过两次,那里有明长城,有一个马市楼,有马市的地方必定有茶市。在万里茶道的形成之前,很早就有茶马互市。东口——张家口这边就更奇特了。我曾经到过张北的草原天路,草原天路其实就是一条分隔内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自然分界。像我们的青砖茶,在张家口以内可能就是纯粹的喝茶,但是过了这条分界就喝奶茶,把砖茶加到奶里面喝,这体现一种文化的分割。

下段就是草原与大漠的分分合合。我认为这条路到了后段还有更多的分支,我现在写的是三个代表性的分支,其实还有很多条分支。特别是到了恰克图以后,不只是到俄罗斯的圣彼得堡,还通过中转到整个欧洲地区、中亚、西亚,你说它还是一条路吗?

我认为万里茶道后期路线变迁改变了经济流向。万里茶道前期有人工运输的,有坐船的,还有牛车、骆驼;后期到了晚清、民国时期,有一段是铁路,还有海运,这是有变化的。应该说也有海上万里茶道,有铁路的万里茶道。我认为这条万里茶道改变的是经济流向,跟北方进行交易直接带来的影响是,形成了最大的经济流向,最大的茶幅员源、最多的茶税收,也包括覆盖了最多的茶人口,这都是经济流向。通常来说由南往北的是商贸大道,而由北往南一般是战争,这是有一定的规律,但不是全部。

最后,我就提出两个文化误区。第一,不能将万里茶道当做一条纯粹的道路。像去年《荆楚网》发布的:“它南起中国福建武夷山,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内蒙古向北延伸……”,这是这种描述肯定是错误的。福建的茶为什么经过湖南?它可以经过江西,跟湖南有什么关系?所以这种描述是错误的。

还有,刚才有两位老师也说过了,起点与节点遗漏过多。像安徽根本没没入到万里茶道申遗范围中来。所以这里面有很多漏洞。

两个误区之后,我提出两个建议,建议刚才其实张维东会长也提到了。第一,是要加强资源整合,加强申遗工作与文化研究的融合。万里茶道申遗,2012年第一次会议在赤壁召开,发布了一个《赤壁宣言》。第二次会议2013年在社旗召开,形成了《赊店共识》。第三次会议在武夷山召开,这个时候明确了由湖北省文物部门和武汉市政府牵头。不论这种布局合不合理,我认为在最早的层面上,没有引起高度的重视。我来之前,刚好见到湖北省负责申遗方面的领导,他们现在正在做一个“三年行动计划”。我就问了一下,这个申遗究竟要多久,好像目前还说不清楚。这里面很多事情都是个模糊的概念。所以我的

第二点建议就是加强申遗进程的信息透明度。现在信息透明度不够,我们节点城市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文物部门也不一定很清楚。我认为这里面有一个衔接的问题,很多具体事情没有纳入到国家层面。所以我提出这样一个建议,当然建议我是针对这次会议,不针对任何人、任何事。

发言不当之处,请各位专家领导批评,谢谢。

来源: 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0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