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悼念:当代茶文化先行者寇丹逝世

编辑:无言

2021年9月12日18点12分,在海内外享有声誉的著名茶文化专家、茶禅学者、紫砂陶艺雕刻家、作家寇丹先生因病在浙江湖州逝世,享年88岁。

寇丹先生1934年生于北京,原名寇鉴熙,原姓库伯特,满族人。1945年随父母到浙江湖州求学,1951年入伍任文艺指导员,1958年转业回湖州;先后在文化系统、工业系统、市直机关等单位工作,直至1994年退休。出版有《壶里乾坤》《仙华风流》小说集,曾荣获首届浙江作家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等;著有《茶具入门》《鉴壶》等专著,设计的《国兰壶》载入《中国茶叶大辞典》,论文集《探索陆羽》有中、韩文字出版。生前曾任湖州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学术部主任、中日韩茶道联合会咨问、韩国中华茶文化研究会名誉副会长、澳门中华茶道会顾问等,曾被韩国方面评为首批12位“世界茶人”之一,荣膺韩国颁发的“世界禅茶文化贡献奖”,是目前国际上仅有的5位获奖者之一。

寇丹先生曾自喻为“一片茶叶”,做学问,办实事,作奉献。他还自勉“合则聚,抵则避;少是非,吃茶去;颂毋喜,谤无辩;平常心,茶中练。”自号“淡茶斋主”的他认为:淡,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淡而有味才是真性情。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一个偶然的机会,寇丹无意在《全唐诗》里发现不少有关湖州的茶诗,这些清隽的词句深深感染了他,从此,他移情于茶茗并开始搜集茶文化历史资料。同时,从事印花图案设计、精于工艺美术创作、擅长书画的他对紫砂陶雕刻也萌生了浓厚的兴趣。

作为茶道发祥地、陆羽隐居并著《茶经》的古邑湖州,尽管有着“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文化之邦”的美誉,但只有“茶”才是举世无双的,因为1200多年前的一部茶著、一个茶人同时被后世奉为“经”和“圣”者,唯清丽湖州所仅有。为此,寇丹曾连续多年建言当时的湖州市长,提议以茶文化为契机发展茶产业。

1990年秋,在包括寇丹在内的湖州茶界同仁集体倡议下,成立了“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并编印《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刊,使湖州在陆羽及《茶经》的研究上了一个新台阶。30多年来,湖州的“陆学”探求可圈可点,取得了长足进步和不菲的成绩。如果将这一切比作新时代孕育的世纪春茗,那么,寇丹先生恰似一滴水珠和一片茶叶,在茶的天地里,悄然传递着清浅淡泊之馨香。

改革开放后,寇丹在湖州市乡镇企业局任职,他利用经常出差的便利,遍走茶乡,遍访茶事,发掘吴越地区灿烂悠久的茶文化遗产。为探索历史上的紫笋、罗岕、霞雾等名茶以及千年重生的安吉白茶,寇丹少则几次、十几次,多则数十次地深入长兴顾渚山、罗岕、茗岭,吴兴妙西霞雾山和安吉的崇山峻岭。为探索紫砂壶的奥秘,他也曾无数次赶赴宜兴丁蜀,研习紫砂从采矿、炼石、养泥、制作、煅烧等一系列环节,并率先探访湮没已久的古金沙寺遗址。集写作、鉴壶、书画于一身,多才多艺的他和长兴紫砂名手蒋淦勤、吴稚明等人联袂设计创制了“骆驼”“茶筅”“陆羽”“文学泉”等经典茗壶。酷爱艺兰的他还独辟蹊径,创意制作了兰蕙造型的“国兰壶”,为何康、张学良、黄绣球等世界著名兰友所垂青,并在国际大赛中荣膺“兰花金奖”,此举为紫砂陶艺史上只有梅、竹、菊,“岁寒四君子”独缺兰花器型填补了空白。

自1990年始,寇丹兼及世界茶人的签名收集,寒来暑往,已累计珍藏达9册之多。这其中,不仅有我国王泽农、庄晚芳、陈椽等茶界先辈的手迹,还有日本千利休15世家元千宗室、布目潮沨、韩国崔圭用等海外茶耆的雪泥鸿爪。他曾将这些茶人的签名墨迹汇集于紫砂壶,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茶缘壶”。甚至连他喜爱的折扇上,也收录着不少茶人题签,堪称“缕缕清风皆茶缘”。

寇丹把自己的人生定位为“茶”,他认为:“茶不是一个人的茶,而是世界的茶。”伴随着茶缘日深,其问茶足迹也遍及大江南北,甚至还远涉重洋。他曾数度出访海外,应邀在新加坡、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茶画展及讲座;难能可贵的是,对于卖画所得,他始终分文不取,并悉数赠予主办方以支持中华茶文化在国际上的传播。多年来,不以“专家、学者”自居的他著有小说《壶里乾坤》《仙华风流》、紫砂陶及茶文化专著《茶具入门》《鉴壶》《茶具百问百答》《陆羽与〈茶经〉研究》、吴语方言研究《湖州土话》、自传《人非草木,一片茶叶和老人的故事》选编《茶间况味》和点校《石屋清珙、普愚太古禅师语录》,参编《霞幕北飞》《杼山志》,参与《中国茶叶大辞典》的词条编纂等,并写下了诸如“草帽茶”“茶外之茶、味外之味”等一系列充满哲理和禅趣的文字,他还成为上海历届茶艺师培训中最受学生欢迎的客座导师之一。鉴于寇丹自学成才的感人事迹和成就,山东潍坊破格为这位民间人士设立了“寇丹茶文化艺术馆”,这在当代中国茶文化史上也是并不多见的。

陆尧诗  寇丹书

当然,再好的“茶”也不可能“皆大欢喜”,在茶学探求的心路旅程中,他的一些观点也难免存在争议或“非议”,但他依然乐观豁达。年逾古稀,仍勤勉学习、孜孜求索,促成韩国《茶的世界》期刊与国内《吃茶去》《海峡茶道》杂志的联谊合作,增进了中外文化的民间交流;年届耄耋,还热心支持妙西“茶禅一味纪念馆”的建设、大型茶禅历史人文纪录片《霞幕北飞》的摄制等一系列旨在促进当地文化产业振兴、文旅融合拓展公益事业,并多次为“《茶经》故里”吴兴构筑“杼山文化园”出谋献策,甚至长期病卧在床的日子里,仍坚持每天阅读、笔耕不辍。他的精神,无不激励着后学。

风趣依旧、情怀依旧的他尝言:“一碗茶中的你只是一片小小的茶叶,正因为有了你、我、他,大我、小我、众我,我们才能在无色的水中浸泡出一碗韵味隽永的芳香。也因为如此,茶中贮满了平和、安祥、圆融,方能解脱人的心,和谐社会才得以实现。人这一辈子,得喝三杯茶,第一杯甜茶,人生下来,大凡都无忧无虑;第二杯苦茶,人有了一定成就,烦恼就多了,意识到生活不易,需经坎坷与磨难,正如武夷山大红袍,苦后晚来甘;第三杯淡茶,心中淡然、圆融,处世和谐,凡事皆然。”他就象一把红泥“大壶”,“寇脱心冰清玉洁,丹枫脂馥郁馨逸。”不断经受光阴的洗礼,发挥着脉脉余热直至生命的尽头。

寇丹绘画作品

真水无香,淡茶有味。“真心爱茶,一辈子为茶无私奉献的人,方可称之为茶人”。以此来诠释寇丹先生,可谓恰如其分。如今,这位江南茗耆带着他在世时的人生感悟“最是茶缘好,人走茶不凉”安详往生,“一片叶子铸茗魂”,继续在彼岸,播散着兰香、茶香、墨香与心香,缘缘相生,直到永恒……

出品: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买好茶 上茶窝 正品保障 品类齐全
查看

推荐阅读

评论

0条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