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千亿云茶”背后,大益集团携手微盟领跑茶行业数字化

编辑:yzwi

一杯芳香馥郁、口感醇厚的普洱茶如何产生?

云南特有的大叶种茶鲜叶经杀青、揉捻、干燥等初制程序之后成为晒青毛茶,晒青毛茶再经过的后续不同加工方式成为普洱茶生茶或熟茶。而后,从农作物到商品,历经包装和营销等过程,最终到达全球各地的消费者手中。在消费者手上,不同的冲泡方式再次赋予一杯普洱茶不同的味道与香气。

答案揭示了茶行业的特殊性。它几乎横跨一、二、三产,在消费升级、产品升级,及数字化浪潮之下既古老,又新潮。而提及普洱茶,勐海这个地处中国西南的县城又是“本源”般的存在。

云南省勐海县被称为“中国普洱茶第一县”,普洱茶行业的重磅企业几乎都集中在这里,其中也包括行业龙头企业大益集团。勐海是国际茶界公认的世界茶树原产地之一,是驰名中外的普洱茶核心产区,也是全国唯一的“普洱茶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数据显示,2022年,勐海茶产业年综合产值达到16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一个“边陲小镇”,以大益集团为代表,一场传统茶产业的数字化实践早已展开。

近日,SaaS服务商微盟联合众知名企业发起的“走进数字化标杆”调研活动持续深入,第三站携媒体代表团走入大益集团。“媒体代表团走进数字化标杆”系列活动是微盟全新打造的沉浸式交流活动,为媒体与企业搭建深度了解的交流平台,共同探寻中国优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密码。

历久弥新,老字号向数字化求新解

普洱茶是云南特有的地理标志产品,被视为“有生命的古董”,其发展历史更是可以追溯到汉末三国时期。而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口味求新、保健意识增强、文化品位提升等因素,香气纯正、特点鲜明的普洱茶饮成为一种新的时尚。

作为发迹于1940年的老牌茶企——大益集团,与普洱茶在现代的辉煌发展关联密切。

1938年筹建,1940年建成并投产的勐海茶厂(旧称:佛海茶厂)是大益集团83年辉煌的起点,也是如今大益集团旗下的核心企业。勐海茶厂是茶人心中的“传奇”,它的成长见证着现代普洱茶产业的发展。

在长达83年的历程中,大益集团的发展无疑拥有多个里程碑式的节点。如,1973年,勐海茶厂成功应用“普洱熟茶发酵工艺“,开启普洱茶熟茶时代。2008年,“大益茶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同年,随着“茶有益,茶有大益”央视广告的出现,大益引领中国茶叶企业进入了品牌竞争的时代。2011年,“大益”经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大益”商标也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2016年,大益成功推出了第三代发酵技术“微生物制茶法”,以生物科技创新,引领中国茶的发展。2018~2020年,大益茶单品连续3年蝉联云南“十大名茶”第一名殊荣。2022年,“大益茶制作技艺”作为普洱茶制作技艺入选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一路披荆斩棘的大益集团俨然屹立于中国茶行业的龙头。

直至今日,大益集团发展为以普洱茶为核心,涵盖茶、水、器、道四大事业板块,贯穿科研、种植、生产、营销与文化全产业链的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其生产规模、销售额、利税及品牌综合影响力稳居同行业第一,线下品牌专营店数量更是创造了同类门店之最,多达2000余家。

2016年,我国提出了“互联网+”行动计划,这标志着数字经济成为我国推进经济结构调整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随着电子商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发展,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逐渐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相继提出与数字经济创新、协同、融合等有关的政策,积极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2021年,《云南省“绿色食品牌”重点产业“十四五”发展规划(2021~2025年)》也明确提出,到2025年,茶产业综合产值达2000亿元的目标。

数字经济与重点产业发展的浪潮“拍打”到多行业多企业身上,大益集团也不例外。

大益集团副总裁、新零售事业群负责人肖海军表示:“大益茶属于茶行业的头部品牌,但过去的成功并不意味着长期的成功,如何抓住时代新的机遇、破解传统链条上存在的诸多问题,必须与时俱进,向数字化求解。”

由点及面,从产到销做全产业链数字化

在勐海茶厂生产车间,成型车间热气蒸腾,工人在“云雾”蒸腾中工作。经过熟茶自动潮水生产线完成潮水工序后,绵延不断的茶叶原料从2楼直下到达自动称量流水线,工人们有序地开展蒸茶、揉茶、压饼、摊凉、解袋、质检……

智能化生产已融入大益数字化整体蓝图中——始于单点创新,迈向全产业链数字化。

以生产端为例,大益普洱茶数字系列的生产工艺采用数字化技术,实现了茶叶生产全流程的自动化控制和信息化管理。

勐海茶业有限责任公司执委会委员邵爱菊称:“数字化生产工艺能够提高茶叶生产的自动化程度和信息化水平,从而提高茶叶生产的效率和品质。大益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了茶叶生产全流程的自动化控制和信息化管理,包括茶叶原料的采摘、制作、加工、储存等各个环节,从而保证了茶叶品质的稳定性和优良性。”

总体来看,贯穿战略、业务、组织与技术,大益集团将其数字化进程分为三大阶段。

第一阶段为基础夯实阶段。在这一阶段,大益集团于2021年7月启动了“生产系统ERP战役”,2022年8月完成交付,集团下属近百家公司完成了集团+子公司的财务一体化,主要业务公司上线了供应链等业务模块;实现了资金、项目、生产、销售、物流等企业关键经营管理环节的规范化管理、数据共享和业务高效流转。

第二阶段为模式升级阶段。在业务层面,大益发起了仓储数字化战役,并同步启动了全域会员通与数智化新品打造2.0战役。也是这一阶段,大益集团找到数字商业领域头部服务商微盟,开始了近3年的合作,成为微盟大客化战略下重要的KA客户。

微盟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通常来说,大型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拥有两个特点,一是业务涉及面广,落实转型时‘大象转身’难,二是人员体系复杂,达成‘上下同欲’难。当‘大型’加上‘传统’,上述难度又进一步加深。但大益集团具有创新的基因,在面对消费升级和互联网+等时代因素时,能够将自身特点与微盟赋能相结合,提出个性化需求,也正因此,双方得以迅速推进大益在终端与私域经营方面的数字化布局。”

下一阶段,大益集团将推动数智驱动的全产业链生态平台建设。其中包括专营店运营数字化战役、茶厂包装供应战役、算法驱动的智能供应链系统建设战役、数智化营销平台战役、线上与线下全链路运营战役、包括开店标准化、产品矩阵、门店服务、供应链统一管理在内的运营模型标准化战役2.0。

向精向深,更聚焦新阶段“人”的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数字经济时代,消费者逐渐成为企业经营的“重心”之一。就茶行业而言,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的健康意识和消费能力越来越强,品质意识也越来越高,同时注重品牌,追求个性化和附加值。

天风证券研究报告称,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及市场消费升级的逐渐完成,消费者的消费结构相对稳定,产品体系和价格体系必定确立,市场诚信度越来越高,低端产品和尖端产品只占少数,中高端普洱茶产品将成为市场的主流。如何抓住高端消费者与主流消费者,成为包括大益在内的诸多茶企共同思考的问题。

肖海军也认为,数字化正在为“消费者运营”带来新的契机。

为此,大益集团早于2015成立了益友会,并建立了包括线上销售体系和会员体系在内的互联网体系。此外,大益集团借力行业头部服务商进行全面升级,如,依托SaaS服务商微盟在私域经营方面的丰富经验与行业know how,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了茶叶产品的终端经营数字化,包括产品的线上销售、社交媒体营销和数据分析等方面,通过与消费者的深度互动,让茶叶更贴近消费者需求。

具体而言,大益积极拥抱智慧零售,与微盟合作上线超2000家云店商城,运用微盟企微助手赋能导购能力升级,并积极在线上直播带货、数字精准营销、企微私域运营等方面精耕细作,持续放大客户与中高端消费者的长效价值。

持续跟进大益茶数字云店经营的微盟运营经理表示,大益茶虽身处传统行业,但在数字商业领域,依然是极具代表性的客户之一,其在线上经营方面具有丰富经验。该运营经理回忆称,此前,微盟与大益集团围绕私域直播达成了相关合作,在微盟直播平台的第一场直播,就让大益实现了800万的营收额。这样的业绩增量不可不谓之惊喜。

时至今日,携手合作伙伴,大益集团已逐步形成全产业链数字化良性循环的经营生态圈,在数字时代的新竞争模式中找到了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新机遇。

微盟相关负责人称,“相关数据表明,截至2014年,云南已有茶叶初制厂8000多个,精制企业1000 家;产值千万以上茶企170多家,亿元以上企业达24家,产业集中度明显提升。大益作为行业龙头企业,是微盟在大客化战略下重要的合作伙伴,未来,微盟也将立足于企业数字化转型最佳伙伴的定位,为大益集团数字化转型提供更多的技术赋能与数字化运营支持,助力大益集团持续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微盟是国内知名的、聚焦泛零售领域的全链路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据了解,基于大客化战略与行业化布局,微盟业务已拓展到食品快消、鞋服时尚、家装建材、美妆个护等多个垂直细分行业,并服务了超10万家中小客户,与超1000家大型集团的数字化转型。

来源:京报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买好茶 上茶窝 正品保障 品类齐全
查看

推荐阅读

评论

0条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