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茶商常驻产区“抢好茶”

编辑:无言

一提起安溪茶,大家马上就想到铁观音。其实,安溪境内不仅拥有大片铁观音茶园,还有梅占、本山、黄旦、毛蟹、大叶乌龙等名茶树种。

这段时间,在安溪铁观音尚未采摘的时节,这些名茶唱起了主角,纷纷登场,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对于这些茶的“名号”,茶人们不再讳莫如深,而是大方地把它们叫出来。芦田等乡镇也因势利导,打响区域品牌。

工人们将茶青导入揉碾机

梅占火爆 订单纷至沓来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安溪县芦田镇的国营芦田老茶场,原来已经闲置数十年的几个老厂房正如火如荼地生产。在其中一个厂房,记者看到,19个茶叶尾凋槽内铺满了梅占茶青,工人们一边闻茶青,一边看茶青的尾凋进程。7台揉碾机火力全开,工人们将茶青倒入揉碾机内,机器旋即转动起来。随后,记者来到另一个厂房,同样的场景也在这里上演。

梅山岩茶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杨福丁告诉记者,梅占的发源地在芦田镇三洋村,原先梅占主要在该村生产加工。这几年来,梅占一年比一年火爆,种植面积日益扩大,去年芦田全镇的梅占茶园已扩大至5000亩,今年又新发展了800亩。安溪的西坪、龙涓、祥华、蓝田等乡镇的许多茶农也种植梅占,不少茶农将茶青送到芦田加工。梅山岩茶叶专业合作社和咏梅茶叶专业合作社原来设在三洋的加工基地已经满足不了需求,两合作社向镇里提出新建厂房的要求。芦田镇党委书记张菊芳引导他们到国营芦田老茶场,在这里,合作社不仅可以马上投入生产,也省下建设新厂房的资金,同时,也更便于收集芦田除三洋以外的其他村庄和其他乡镇送来的茶青。

“每天下午5点左右,送梅占茶青到国营芦田老茶场的茶农和收购大户络绎不绝。”咏梅茶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杨伟强说,两个合作社收购的梅占茶青中,既有普通茶青,每斤大约10元;也有梅占茶芽,每斤八九十元,最高120元。“我们每天要收购3万斤梅占茶青,可以做出6000斤梅占成品茶。”其中,红梅占一斤的售价高达800至1000元。

中茶厦门公司5吨,泰国客户红梅占3000斤、美龙一号3800斤,武夷山客商3万斤……订单像雪花一样纷至沓来。“年初还没开始生产,我们就接到了很多订单。”杨伟强说,两个合作社从3月10日起就开始做茶,每天加班加点,这种状态要一直持续50天,但依然供不应求。这段时间,更有16家外地客商派专人长期驻点芦田抢购梅占。最近,一个10斤的梅占茶球刚刚做好,就遭到5家茶商的围抢,最后每个茶商只能平均分2斤。

合作社负责人观察梅占茶青变化。

因势利导 做大做强富民产业

梅占的火爆在助力村民脱贫致富后,又助力乡村振兴。

杨福丁告诉记者,合作社拥有茶园350亩,社员100多户。成立以来,他们首先通过兜底销售、技术指导,提高社员的茶叶收入,还优先安排家庭经济较困难的社员打短工,多措并举,帮助社员增收。

村民杨明水有5亩梅占茶园,芦田镇梅山岩茶叶专业合作社成立时,他以5亩的梅占茶园入股,交由合作社统一管理、采收、制作和销售。杨明水就再也不用为茶叶销路发愁了。除了分红外,杨明水夫妇在合作社工作,按劳取酬,迅速脱贫致富。

“梅占只要冒芽就可以采,一年四季不休,三洋村有500多位留守老人,他们闲暇时就到山上采茶芽,旺季时,每人一天有500元收入,一年平均有3万元收入,可以满足在村里生活花销。”如今,三洋村主任杨西河还成立福建省安溪县弘信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运用“公司+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户”模式,村民在制茶之余,还可生产加工红米、笋干、菜干,由公司统一销售,不断拓宽村民的收入渠道。

芦田镇党委政府也不遗余力扶持引导,做大做强梅占茶这一特色富民产业。据张菊芳介绍,为了鼓励广大茶农传承、回归制作传统好茶,芦田镇党委、政府每年举办春、秋两届茶王赛,向全镇茶农发出邀请,并重金激励制茶高手,搭建起“匠心”交流平台。芦田镇还成立了芦田茶场老茶师专家服务团,指导茶业生产。老茶师们到茶叶合作社、茶农家中、田间地头,现场指导和帮扶,引导茶农制好茶。同时,积极做好芦田银瓶山间数千亩梅占茶的事情,在指导茶农做好乌龙茶的同时,也引导茶农利用梅占茶独特的品质制作红茶,实现“梅占茶一冒芽即可赚钱”。这几年,芦田镇举办“记忆芦田”系列茶事活动等,提高芦田茶叶品质,打响梅占发源地品牌。

此外,芦田镇还坚持党建引领,多方聚力,通过引进来、走出去,多渠道对接茶产业大型央企、龙头企业及产业协会,实施山海合作有效模式。受芦田镇邀请,厦门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中茶厦门公司)、厦门茶叶协会部分成员单位曾组成考察团队到芦田镇联合开展项目考察。“安溪县芦田镇做强梅占茶产业,为我公司提供了性价比很高的茶叶原料,今后我公司将发挥国企优势,与芦田在茶叶生产与收购上加深合作。一方面,开展‘传、帮、带’工作,与芦田本地茶企结对子,指导其运用本地茶叶进行多种口味制作生产,扩大梅占茶种植规模,培育数家龙头茶企;另一方面,深入挖掘梅占茶特性,开展‘多茶类适制性’研究,宣传推广芦田好茶,共同推动梅占茶产业发展。”厦门市茶叶协会秘书长、厦门茶叶进出口公司(中茶厦门公司)党总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陈志雄说道。

“接下去,我们将引进知名茶企到芦田建设基地、流转茶园,探索创新梅占茶制茶工艺,实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张菊芳表示。

差异经营 打响小品种茶名号

其他茶人和乡镇也都在挖掘本地名茶,走出差异化经营之路。

1985年,大叶乌龙茶被全国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认定为国家优良品种。与乌龙茶其他品种相比,大叶乌龙植株为灌木型,中叶类,中芽种。树姿半开展,分枝较密,节间尚长;叶椭圆形或近倒卵形,尖端钝而略突,叶面略呈弧状内卷,叶色暗绿,叶厚质脆,锯齿较细明。茶市风云变幻,大叶乌龙一度被湮没。大叶乌龙也成了安溪铁观音大师刘协宗“最熟悉的陌生人”。他清晰记得,小时候,家乡遍植大叶乌龙,乡里人家家户户的生计都仰仗大叶乌龙,他们家也不例外。“每逢父母亲上山事茶时,总是让我们在茶园边上玩耍。”

刘协宗在做大叶乌龙

“你10多年没喝到大叶乌龙了吧?喝喝看,准保你忘不了!”2015年,一次返乡和堂叔茶叙时,堂叔一边缓缓冲泡出自家采制的大叶乌龙,一边说。接过堂叔递过来的茶,轻呷一口,焦糖香、丝丝甜充盈着味蕾,“就是这个味!儿时喝的大叶乌龙又回来了。不愧为茶叶良种,如今很多茶区已开始保护起好茶山、好茶树,大叶乌龙也应好好呵护才是。”刘协宗暗忖,“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随即,他做了个决定——让大叶乌龙重放光芒,开始上山寻茶。刘协宗欣喜地发现,有些大叶乌龙还是矮化的,有些则已高达二三米,“好茶是管出来的,必须科学管理,同时分类采制。”2016年起,刘协宗重新钻研大叶乌龙,为了制作出儿时的味道,他废寝忘食,经反复研究后最终制作成3款各具特色的大叶乌龙茶品,并带着这三款茶品四处品评。2017年,刘协宗开始较大规模地分类加工大叶乌龙,将精心管理的茶叶制成清香型,放养的制成浓香型,并尝试投入市场,漳州、广东、北京等全国各地茶客十分青睐。“前景大好!”刘协宗信心满满。数据是最好的话语权:销量从2000斤,到7000斤、10000斤;单价翻了3倍……这几年,大叶乌龙销量节节攀升。

安溪县虎邱镇香都茶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安溪铁观音大师李金登告诉记者,这几天,合作社的金观音(以铁观音为母本,黄金桂为父本,采用杂交育种法育成的无性系新良种)和黄旦开始进入采摘期。“去年合作社生产的金观音和黄旦产量达5万多斤,今年更多。”合作社社员中,已有80%的人种植金观音、黄旦等小品种茶。和芦田的梅占一样,这些小品种茶也是供不应求,茶芽一斤的收购价最高120元。

茶人们生产的小品种茶

业内人士说,以往因为安溪铁观音的名气太大,有些茶人在经营小品种茶时,遮遮掩掩,不敢大方地把这些小品种茶的名号亮出来,往往以“乌龙茶”的名号笼统表述。如今,这种状况正在改观,市面上出现了很多小品种茶的包装,小品种茶正更加大方地出现在人们面前。

不少乡镇也着力打造本镇的特色茶叶名片。大坪乡通过举办茶叶采摘节和消费品直播带货活动,初步打响毛蟹、肉桂、乌旦等特色茶名片,接下去将完成这些茶的国家地理标志认证申报和茶叶原产地保护,让更多大坪“不贵好茶”进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泉州晚报

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1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