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农氏到茶马人的足迹13-14

首页> 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动态
时间:03-07 10:52认证作者:海男
从神农氏到茶马人的足迹13-14
图为:千家寨云海
  13.从普洱城到西藏需要多少时间
 
  西藏,自唐朝开始,就已经与普洱茶相互翘首眺望,直到它们通过茶马古道彼此相遇。唐朝年间,吐蕃便开始伸出双臂——朝着云南开始索取他们生活中的必需品普洱茶了。普洱茶为什么会在唐朝年间就进入吐蕃区域,因为那个时期,吐蕃就与前南诏国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秘密交往,吐蕃国曾经与南诏国发生过战争,同时也发生并演变过历史上美好的友谊。茶叶被吐蕃国的国王和公主吮吸到了芬芳,顿然会令他们的身心喜悦,自此以后,酥油便呼唤着茶叶的降临,然而依然是道路限制了一切。
 
  道路的堵塞和窄小限制了已经开始畅饮酥油茶的西藏——这是一条重要的商道。为此,茶马古道中最荒凉的一条道路开始出现。从普洱城出发到西藏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茶道要分为两条道路,第一条,从大理经丽江、中甸奔往德钦,再进入西藏地区;第二条,进入四川康定再进入四川天全,由此进入四川雅安,到达成都。这两条道,唐代已经开通。
 
  道路的神秘文字,仿佛路途中神秘的蜜香,狮子和蛇的盘桓,围绕着茶马古道上的赶马人,从普洱城开始的每一个时辰,演变着。他们已经到了大理,洱海地区曾经是南诏大理国的开始之地。在这里,呈现出了古代的大量古城,它们已经变为了废墟,如同帝王们死了,死亡——加剧了如花似锦的时间的演变术的魔力。后人根本不会在前人的死亡中带着枷锁生活,后人依旧要开启那些神秘的钥匙,在这里,洱海边来临了一支又一支马帮商队,这是洱海地区最大的商贸市场——它仿佛鲜活的身体用来铸造个人的历史。马帮们从洱海边呼吸到了古战场的妖风,同时继续在梦醒以后的出发;他们之后下榻在玉龙雪山脚下晶莹剔透的客栈中,丽江古城终年迎候着朝西开去的茶马古道的队伍——这些队伍可以在下榻的客栈中坐在木桶中洗浴,可以彻底不眠地随着古东巴的舞曲施展梦幻;而他们不久之后将沿着金沙江到达阿墩子城。阿墩子城现在简称为德钦,这是一座从大峡谷中幻变出来的城,一座背负着美丽神奇的卡尔博峰雪山的城镇。在雪风呼啸的时刻,马帮进入了镌刻着黝亮的城门的门槛,它是一张脸谱——包括阿墩子城外的雪豺和藏獒都会朝着门槛扑面而来,可想而知,这是人与兽共眠的雪山下的城池。
 
  在这座充斥着药香和茶香,以及兽皮味的城池中央,茶马古道最幽暗的中转路已经离西藏越来越近。尽管如此,它们却不可以飘浮在冰冷的大峡谷中,从阿墩子出发意味着茶马古道上最为艰难的探险之道将开始。马锅头身体中弥漫着奇异的伤痕,随同茶马人隐忍着他们身体中饱受的一切苦难,正是这些谜,使其普洱茶的魔法可以居住在西藏人的栖息之地,可以一代又一代地依赖于茶马古道的神迹,影响西藏人饮茶的历史。茶马人和他们的古道控制住了人世间有可能的骚乱,当马锅头到达西藏时,转经筒吟唱着吉祥如意的声音。
 
  14.从普洱城到江城、越南莱州要多少时间
 
  让普洱茶进入欧洲市场,从遥远的古代已经开始。何谓古代,在已经蜕变过的古币之间,隐藏着古代和商业的秘密。古代意味着已死和飞逝而过的形体编织出了花纹;古代意味着绘出蓝色花朵的中国丝绸已经化成了幽魂和飞行之物;在这里,在充满普洱茶的古代传说中,从普洱城出去的每个人,每匹马,每条狗,每只飞鸟后来都在来世变成了茶树,人类,因为充满了幻想,从而遭遇到了远行的折磨。无论是马锅头也好,茶王们也好,皇帝也好,因为难以逃离漫游的图像,因其不断地要改变处境。从普洱城出发,到江城,后来到达越南莱州到底需要多长时间?
 
  普洱城此行的旅途是为了抵达欧洲。
 
  欧洲,也许是高更、塞上、伦勃朗的故乡,也是但丁、歌德用诗歌环绕的世界。欧洲人到底在什么时辰尝到了普洱茶?1869年英国人已经潜入到了滇、康、藏之间的巴塘地区,就是在这个特别的时刻,英国人邂逅到了茶马古道的普洱茶,那些随同恶劣的天气废止了,正在时间中发醇的普洱茶,那些在西藏销行无阻的茶叶——激起了英国人的胃口,他们曾经想引进茶树,由此彻底了断茶马古道,但由于天气恶劣,种植出去的茶树变成了僵尸。从那一刻开始,茶文化已经入侵欧洲市场,不管英国殖民者如何在拉萨挑衅起混乱的火焰,普洱茶道依然像茶色般荡漾着。
 
  从普洱茶城出发的马帮商队,已经到达了江城,经历了几个栈口的商队,在路上必须经历蝗虫和暴雨的洗劫后进入口岸,自从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在此地设置思茅海关勐烈分关以后,古代,已经是我们追寻不到的一种幻梦寐以求,就像我怎样冒着热带雨林的瘴气,也无法寻找到古代的伙伴一样——因为在几百年前或者几千年之前,古代意味着在哀愁和飞逝的燕群中,已经埋葬了隐藏巨大力量的秘诀。
 
  此刻,从普洱至江城至越南莱州的茶道——已经不再弥漫着贫穷、瘟疫。然而奇迹般地,古代的茶队却因为秋瑟的寒冷已经像落叶,像茶树般远离我们而去。当欧洲人在喝着普洱茶时,茶树似乎在使用自己的语言:“我出生前已经是一棵茶树,我出生以后依然是一棵茶树,既然如此就让我永生永世地成为一棵茶树吧!”
 
  普洱茶一路上已经到了越南莱州,它将抵达欧洲人的味蕾,我已经无法去描绘英国人在西藏挑衅起的那场战乱——人类在任何时间史上,都会在天意的安排下举行盛大的筵席,也会在天意的安排下实现幻想的目标,普洱茶——早已宣布它们已经拥有了无以计数的历史,面对它,我们只能朝着永恒的路线而去,因为在路上会遇到商队,即使是从幼发拉底河岸边发明的历史,也在被商队们传播着,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路程,商队们仿佛在追寻一种宗教的目标,在一个忠诚于自我道路的核心中央,也必然创造人类迷人的历史。
随机推荐

茶友网APP

在茶友网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