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山寨行的山寨圈现象

茶友网 » 普洱茶新闻
时间: 认证作者:isundust

文/瘴雨蛮云
  在天涯看见一篇文章,虽然言语尖刻刺耳,但有些地方却又不无道理,稍加改动应用于当下茶圈,就算伤害了某些人幼小的心灵,也希望不要对号入座,更不希望跟帖的时候那个啥啥啥了,除非你觉得自己够XXX。

  在我们乡下有猪圈,牛圈,羊圈,进了城以后我发现取而代之的是娱乐圈,户外圈,山寨圈,我要讲的是挤满把自己打扮成祈求安乐死的家猪的伪山寨圈。

  “山寨行”最初简单的形式是走出家门走进茶山,它的精神内核是推崇一种更为简朴的山寨生活方式,并以这种方式去体会未知世界,体验自然的状态,认知世界的同时更是对人类本体的一种精神回归。我们所认同和提倡的山寨行理念是:真实、客观,并且寻找一定的意境,以一种朴素主意的方式行走于山山寨寨和感悟大自然语言。

  “山寨行”是良师益友,教给你的是自然而不是矫揉造作,勇敢而不是无知者无畏,个性而不是简单的与众不同哗众取宠,独立而不是唯我独尊置他人与不顾,自信而不是张扬,坚持而不是固执,博爱而不是狐朋狗友,责任而不是琐事缠身疲于应酬碌碌无为,坦荡而不是来者不拒,洒脱而不是好吃懒作玩事不恭。

  而“伪山寨圈”俨然成为一种时尚,是刚面市的卡拉OK,或者是新款手机,是伪小资的标志,你山寨了,你就高素质了,你就与众不同了,你就文化了,你就上九流了。背个大包在别人眼前晃悠,你就自我膨胀了,你就飘起来了。渐渐汇成了一种飞扬跋扈的恶流。一辆辆的各式吉普车穿梭于山寨之间,茶商一旦念上这本经,山寨行就开始偏离了轨道。伪山寨的最大特征就是不学无术,跑了几座茶山村寨,拍了一堆无意义的照片,跟茶树合个影,跟茶农合个影,拍一些茶农生活及一些加工,拍几片茶叶,这些都是重复了又重复,无意义再无意义,配文粗浅如流水账,深讨论坛一部分人叫好。

  山寨圈里面成为了虚伪者、蜕变者、自以为是者的大本营。大家面带微笑,就像电影里时髦雅致的上流社会,互相打着招呼“嗨~~~!”“又去哪座山了?”“又收到什么好茶了?”在看起来随便不拘小节的举止下,他们似乎被一种情绪所感动,即,他们是特殊的。

  洋人善于把从可乐到摩托的一切都折腾成文化,咱们能把从二胡到旗袍的一切折腾成商业,自然也能把山寨行变成一种强硬的广告。在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和更加轰轰烈烈的商业大潮里,我们的文化先是在一刀斩头焚书坑儒的批孔运动里抛弃了过去,接着在慌乱的开放门户中,篡改西方的同时篡改自己。在这样的背景下,伪户外文化可以与亚文化,快餐文化或文化粪坑的美女小说,时尚杂志划等号。它的特点是便与操作、流通、消化,也便于排泄,它的经典程度与文化深度皆在其以娱乐消遣性为主要功能的带领下不堪一击,而这正是它的优势或者幌子。

  山寨行的普及是件好事,它让你感悟自然体验真实。朋友和我讲读过《怎样成为亿万富翁》后的心得:想发财就要找人脉——就是发展下线。做活动、聚人气、促销售,这是一般的模式。通过各种活动来聚人气,绞尽脑汁想出一些很COOL,很IN,很HIGH不扎吗啡同样让人亢奋的事来,而从来不去引导他们尚未确定的山寨行精神指向,以至与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泥沙俱下良莠不齐。没有噱头真的会饿死人吗?

  环境是一种很容易令人在不自觉中妥协的压制的牢笼,国外有个理论叫“环境决定论”中国有句话叫“近猪者赤”,你选择这个圈子是因为你觉得它纯净——但它只是相对纯净,每个人都会不自觉的受社会恶习的影响,当有了一个俱乐部形成的交流平台,恶习又惯性的传播(惯性是自由的死敌,它与质量成正比,普遍存在于人类一切景态中,包括我们的灵魂和思维,即使你想遏制它),就像一个小偷经过一段铁窗学习,反成了老偷。山寨圈变成了滋生靡烂的温床,我们就是一锅井底之蛙周身布满被加热的温水,让你脑里渐渐长出了苍蝇,之所以你看不到是因为你脑里有个苍蝇。

  一些山驴的“山寨行”意识仅是源于山寨行为的表层化渴望,山驴们、打扮得越来越像思想家,脑子却越来越像家猪,由此又形成了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艳尸旅行”,带上几个PLMM就能以人衬景,山驴们对于物质日益变态的强烈欲望使我们的灵魂越来越苍白扭曲。每个人都似乎对自己的精神世界的腐烂无动于衷,当一切都不自然,不自然就成了自然。

  山寨圈更象THEHOUSEOFDOLLS用灯红酒绿尿出昙花一现的自慰文化,将自身放到远离户外本质的半空中的海市蜃楼的小资幻影里。圈里的人就象是《夜访吸血鬼》里的一帮永远不死们,《大开眼界》里的体面的绅士淑女们,山寨行是他们百无聊赖吗啡扎腻了之后又一选择。

  朋友经常旅游回来对我讲:我发现了几个好茶园,我找到了一些好茶,认识了一些很好的茶农,也认识一帮茶界大佬。我不知道朋友这个词是怎么定义的,再加上“好”字是形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是炫耀自己的资本,大家在一起消费,当然很开心了,我跟大灰狼一起吃涮羊肉一样开心。培根曰:群众不等于同伴,脸孔只是浮光掠夺影。进入社会的人都知道“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周星星同学讲的更好:如果有好处,我能把爹妈晃晕了。一两句免费的鼓励和精神支持就叫理解了么?就叫好朋友了么?山寨行就一定不是垃圾了么?大浪淘沙,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极端恶劣或极具诱惑)才能去真正认识你周围的人。

  每日都是忙碌的,前天大家AA聚餐,昨天在一起茶聚,今天上网聊天,明天一起进厂,后天爬山爬树,大后天拍托。大家聚在一起山呼海啸的神侃,用合肥话讲叫“聒蛋”东北话叫“裤裆里拉胡曲儿——扯**蛋”扯蛋、扯蛋就是打这来的。民族的东西就是出彩,一针见血。我想明白山驴究竟在欢呼什么?他们所做的一切的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要说“凡存在必有理”存在等于正常吗?有理等于合理吗?如果眼前是正常的山寨行、正常的小资、正常的糜烂、正常的狂欢、正常的麻木、正常的无聊、正常的膨胀、正常的玩物丧志,那不正常哪去了?

  小小的山寨圈还横生出许多帮派“你是玩哪个山头的?”“玩XX山头的人够Y挺的”“你喜欢喝哪个山头?”告诉你:“我是东北仁,我撒尿和泥自己玩”。早年的山寨人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使他们更为豁达,可我却看到了一帮自私的斤斤计较的人,即使看起来平和、淡定、从容,不如说是无原则的一团和气,甚至是更深的城府、小市民般的谨小慎微,厚黑的最高境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只是写在脸上,后面暗藏着刀光剑影,互相指责“XX收到假货”“XX太业余”“XX不是技术派”相互拼比叫劲。毕竟山寨行也是特种旅游,既要跟大家分享也要求得一份真知灼见,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感。对产品的吹嘘推销属于损人利己的现代生存方式尚可接受,对山寨行的靡烂纵容却是损人不利己的道德缺憾无法容忍。

  我最烦那些山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而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现在人人都可以享受GRANDTOUR,旅行象一道工业流水线一样操作简单,你见到的只是证实了自己事先形成的思想先入为见,根本达不到触摸真正的灵魂和脉搏的目的。仅仅追求更高更远更多,固执与“我来了”的变态的地理上的经过和“我看到了”的感官上的满足。上下车、住宿、爬山、找小吃,每早醒来不知身在何处,回到家里想不起去过哪里。我分不清走在麻黑,老班章、景迈的风光有什么区别;南糯山、冰岛、困鹿山的茶树有何种不同。

  山驴们像蝗虫一样疯狂地扫荡着每块仅存的乐土,茶树看多了是否会审美疲劳?各山的叶子有何不同?各地的民风如何如何?“美”不仅仅源自风景,更多的是因为历尽艰辛的找寻过程。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觉自己又次被升华,其实咱们都是物质一代,狼以上品种,千万别以为自己的消费都化为精神食粮“吃进的是良心,拉出的是思想”拍拍屁股抹身回来,继续该披狼皮披狼皮,该披虎皮披虎皮,磨刀霍霍。

  山驴和那些普通的游客没什么区别,别自我感觉良好自鸣得意,吹嘘自己去过的地方和经历,其他城里人确实很少有,但当地的山民已经祖祖辈辈不知走了多少遍。山驴把买来的毛料、茶品、土特产和旅途的照片像战利品一样与人展示时,和欧洲的殖民强盗心态没什么区别,甚至更糟,还在无形中怂恿了自己和观者的虚荣和欲望。

  大自然是有生命的,无论是一片茶山,一只动物,一条小溪,我们对于他们都是外来者、打扰者。更何况身上还带着社会上的习气。你给山区带来的破坏就像是白人带给土著的“喷嚏”,更可怕的是你把他们变成了“你”。过去茶山秀丽现在垃圾满地;“不见苍山老妇,只闻莺歌燕舞,酒色入云霄”。有个广告词是“CHANGEYOURLIFE”,但我看到的是山寨在被改变。山驴已经成为一种炫耀的资本,一种噱头,虽也纵情山水,更多的是走别人走过的路,过于表达“城里人”的姿态,着实有悖于山寨运动的真谛和内涵,动机不纯行为不端,只是方式现代了,手段更苍白罢了。更有一些山驴子把茶山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每每肆意妄想路上的摘叶换金,茶山猎艳。点击着论坛及QQ,不需要多少资本你可以达到你想表述的一切。

  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理念,有自己的快乐方式,有自己寻求快乐的手段。但山驴的活动如果没有一种精神贯穿其中,那和娱乐、采风、旅行团有什么区别?新人在活动中受到了怎样的引导?有什么东西能不断传承?又把自然置于何地?只能用文字图片宣扬了一种到此一游的苍白认识。

  大家都是碗口粗的蛇,没有必要让我再添足。当圣洁的茶山被戴上弄臣的尖顶帽,理想和热血成了饭后的甜点,口号在论坛一遍一遍高呼,山寨精神被蒙蔽,被栽赃,被隐瞒,被利用,被强*,被阉割,山寨行就变成皇帝新装里的群体盲动,一切被纵容,被默许。我们必须认识这个圈子的肮脏,必须承认这个圈子已经迅速地远离自然并异化着。

  伪山寨已经无法用《七宗罪》所涵盖。我是个自私的人,眼不见为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当我发现周围的朋友被渐渐的改变时,就有说的必要了。人总是在等一个字——“逼”,在这个字之前,人们是绝不主动,绝不行动。而在这个字之后,没有意外的话——鱼一定会死,网却不一定会破。就像尼采说的“与无聊相斗,天神亦输”。本想冲上来刺刀见红,回手只给了一枪托子;本想指哪打哪瞄准了点射,最后却成了火力覆盖。“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如果你还是要说什么都无所谓,那就让我们一起玩火自焚吧。 

相关推荐

茶友网APP

在茶友网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