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纸上谈茶》之十一:谈谈做茶路上的坑

后月 后月

经常听做茶同行说到各种坑,我也遇到不少,之前我总是觉得自己是经验少资历不够,最近这两年确实没遇到这些事情,我以为我已经够格在茶行业混了。

但这次在勐海呆了三个月,又遇到不少的坑,有些不能说,把最近遇到的一个化名说出来,给同行参考。

后月众筹晒红加工:鲜叶菱凋

这次我们有一款茶,都是收鲜叶按照我们的工艺要求加工的,分别在三个地方,其中就有勐海S茶厂加工点。这个点是一个老板A租S厂的。A老板租S厂的地方,很大的一个车间,晒棚都有上千平方,我去看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这个点(初制所)。

7月3号,我和A老板简单对了下账,差不多加工费已经付清,我们约定,7月4号一大早我就把所有的茶拉去精制厂压饼。7月3号晚上,A老板打电话和我说S厂不让拉茶,说是A没付清初制所的租金,他说实在是没办法,现金都买茶压在仓库,但他和S厂老板B谈好,先付5万就够了,问我先借5万给他。我听到这个,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过,但没办法,还是得和合伙人商量,谁叫我们等着要做茶呢。

7月4号,我和A一起到S厂去,我期望付完这5万赶快把茶拉走。A到S厂后,先和S厂的一个女主管进办公室商量去,后来又叫上S厂的Z老总,十几分钟吧,A来跟我说,S厂还是不让拉茶,让把款全部付清。我也没办法,只能先让车回去,再去和z总商量。

我说这些茶是我委托加工的,你和A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要不春天做的茶我早就拉走了,放这是觉得这个初制所的环境好,茶需要先散散水气。现在我的生产计划已经定了,出了这个事情,和我其实没关系,但我还是同意借5万给A,请让我把茶拉走。我讲了各种他们之间扯皮其实和我没关系,我是躺着中枪的。Z总就是一句话,A付完钱就可以拉茶,你和我也没关系,不需要多说。

上午我只得先回去。下午我又和我的合伙人一块去先找A,让他想办法,A态度还是很好,但就是没钱付给S厂,我们只得再找S厂去商量,看能不能我们出5万先拉走一半的茶,给我们先应急交货。Z总上午还非常客气,下午态度就非常硬,也不愿意多说,就说他已经让步很多给A,A多次承诺都不兑现,他没办法,他认为这些茶是A的,和我们没关系,就是不让拉。我那个憋屈啊,一万只草泥马跑过去又跑回来折腾了几十次。

后面我没有办法,但还是要快速处理,生产已经计划好了,只好借全部的款让A付了S厂的租金,才拉到茶。

A和Z谁对谁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自问没明显过错,错的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在A租S厂的初制所加工。A不按约定付款,肯定错,S厂在明知全部是我的茶但就是扣住不让拉。我妥协愿意出5万借给A拉走一半茶叶都拒绝,而且态度强硬,我觉得似乎不是那么的对吧。

再来说说以前遇到的坑。

..............

文章、图片均原创,作者吕建锋,微信号:ynwuse,就职于51普洱网,后月众筹茶发起人。





0条评论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请先登录
在APP中打开
在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