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舒曼茶话

“平常心是道”之理,惟茶是求。

黄芽,你有灵魂哦

安徽真是个好地方。

说安徽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是不可多得的天府宝地,名至如归啊。

不说黄山美景“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名冠天下;不说九华山忝列四大佛教名山闻名遐迩;不说素有“千古一秀”之誉的“长江三矶”之首采石矶,风光旖旎,不说“谪仙楼”、“醉翁亭”的逸闻轶事,单说安徽的“歙砚、宣纸、宣笔、徽墨”文房四宝,不知养育了多少文人墨客啊!从道家宗师老子到庄子,从文采飞扬的“曹氏三雄”曹操、曹植、曹丕到开创书法一代流派的米芾,还有千古风流人物周瑜,明朝开过大帝朱元璋,真乃人杰地灵,英雄辈出。

假如有人要问我,安徽的什么地方最让你魂牵梦绕?那我就告诉他,安徽的霍山让曾经让我流连忘返,霍山的名茶黄芽让我情有独钟。因为,霍山黄芽,是有灵魂的。

此前,我对茶叶知之甚少。像西湖龙井、安溪铁观音、洞庭湖碧螺春、信阳毛尖等中国名茶,我也品尝过。但均未溺爱,亦未饮之成瘾,对茶并无偏爱。

2012年初春,我跟友人去霍山采风,见到了真正的霍山黄芽。让我对茶的认识更深厚一层。友人给我沏了一杯霍山黄芽新茶,少顷,但见该茶外形条直微展,匀齐成朵,形似雀舌,嫩绿披毫,汤色黄绿清澈明亮,叶底嫩黄明亮,呷一口,顿觉香气轻微持久,滋味鲜醇浓厚回甘。

原来,茶还有如此之魅力啊!

在后来的时间里,我们去过霍山黄芽的著名产地“三金一乌”的金鸡山、金竹坪、金家湾、乌米尖。这一带峰峦绵延,重岩叠嶂,山高林密,泉多溪长,环境清幽,远离喧嚣的闹市,空气洁净,雾霾不存,是茶树生长的好地方。我们目睹了霍山黄芽从采摘到成茶的整个工序,让我感慨颇多,我想,这霍山黄芽,可是有灵魂的呀。

霍山黄茶鲜叶细嫩,因山高地寒,开采期一般在谷雨前三五天。茶农采茶时,一定要净手,采摘的幼芽要匀净整齐,不带杂质,达到外形美观,大小相似,色泽相同。

一句话,那是要用心去采的。嫩芽采回后,要精心晾晒,去掉水分,然后开始制作。

制作工艺流程包括杀青、毛火、摊放、足火、拣剔复火等5道工序,一般是在上午采茶,下午到晚上制茶,采回的嫩芽是不能过夜的。采茶时选取幼芽的精准,杀青时温度的高低把握,摊放时的轻挪慢放,足火时动作舒缓弛张,拣剔复火时的一丝不苟,那一项不要倾注茶农们的心血?

霍山黄芽,是茶农们用心制作出来的,里面浸润着他们的心血呀!茶农们把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幸福,自己的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可都融入在茶叶里。

你说,这样的茶叶,能没有灵魂吗?

我在茶农家买了一斤刚刚炒制出来的新茶,拿在手中,还有点暖暖的。我感觉到了茶农的那份心意也是暖暖的。我想,这不是每个品茶人都能感受到的。

从霍山回来,我对安徽有了感情,这感情,就蕴含在霍山黄芽茶叶中。后来,我才知道,安徽这地方,天生就是上等茶叶的家乡啊。要不,咋有那么多享誉中国甚至世界的好茶都出自安徽呀?黄山毛峰、六安瓜片、太平猴魁、祁门红茶、屯溪绿茶等,真可谓名茶之都!

为啥安徽会有这么多好茶?为何文房四宝的极品都在安徽?

我想,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自然气候,古代文化源远流长,成就了安徽。

原来,好茶与我,可有可无。喝了霍山黄芽,一日无茶不欢。这使我彻底改变了对茶的有失偏颇的观点。本来,茶叶在人们的生活中,和吃饭喝水一样重要。老百姓对生活的追求是“粗茶淡饭”,不管是什么样的“粗茶”但“茶”字在前,可见茶的重要;才子佳人对茶的喜爱胜于对饭的喜爱,要不,怎会有“茶不思,饭不想”的古话?可见,我们的生活其实离不开茶。

那天,我带了一点霍山黄芽,请最好的文友去茶楼喝茶。我想,这霍山黄芽是有灵魂的,我们不能慢待了它。它就应该在茶楼里品,只有茶楼里的茶具、气氛、情调,才配跟霍山黄芽为伍。而且,也只有高雅,不俗,才配与霍山黄芽为伍。假如,喝霍山黄芽人是一粗鄙之人,浊气冲天,酒味袭人,牛饮,那简直是对霍山黄芽的虐待和凌辱,霍山黄芽的灵魂会荡然无存,没有灵魂的黄芽,充其量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哪还有一丝一毫的味道?

我跟文友把我在霍山一行跟他说了,说起了茶农的艰辛,说起了制茶的不易,说起了霍山黄芽的高贵,说起了我的感受。朋友说:“好茶,要用好的心境来品,要虔诚地品,恭恭敬敬地品,要心无旁骛地品。这样,才能品出它的滋味,它的品质,它的内涵。”我极赞成文友的见地,看来,他比我懂茶,识茶。

后来,文友送了我一套宜兴紫砂壶,还有四只紫砂杯。他说,好马配好鞍,好茶配好茶具,才不枉了霍山黄芽的灵魂所在。自此,我有了两个挚爱:霍山黄芽,宜兴紫砂壶。

每当夜深人静,我独坐书斋,一壶霍山黄芽茶,一沓稿纸,一支秃笔,在氤氲袅袅的黄芽香气中,写一些或激愤或激昂或激动的文字来,笔下有春风习习,眼里有霍山采茶人的淳朴的笑靥,心中犹如春雷阵阵,就觉得黄芽的灵魂与我的心灵息息相通。

霍山黄芽,原来你是有灵魂的哦!

【摘自2016年第4期《吃茶去》杂志;作者:孟宪歧(河北承德),系河北省作协会员、承德市作协常务理事、承德县作协主席。著有《那山·那人·那狗》微型小说集】

0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