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访茶

舒曼茶话 yzwi

周末,朋友邀我去深山品茶,说他认识当地有名的炒茶能手。我这人口粗,不太嗜好喝茶,品不出好茶与普通茶的区别,不想跑那么远品茶。朋友极力怂恿说,那里茶好水好,好水泡好茶,喝起来是享受。我勉强同意了,只当出去散散心。

朋友驾车,在国道上颠簸几个小时,我心烦意乱,昏昏欲睡。下午四点,驶入山间小路,清新空气扑面而来,精神为之一振,心情豁然开朗了。放眼望去,漫山皆绿色,绿得青翠,绿得浓郁,绿得醉人。我问这漫山遍野的绿色是什么植物,朋友说是茶树。哦,这就是茶树,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山道曲曲折折,左转右弯,越往前行山势越高,不知不觉有了雾气,疏疏淡淡,望茶树如月下观花,只见轮廓不见真容;继续向前,雾气愈加浓厚,重重叠叠,无边无际,茶树隐匿在了浓雾后面,不见踪影。转过一道弯,从茶树林中穿过,但见树叶上覆盖了水气,凝为水珠,晶莹剔透,绿如翡翠;树叶边缘悬挂着水珠,欲落未落,圆如玉盘,煞是可爱。茶树生长在在山间,远离红尘,远离喧嚣,与青山为伴,与白云为伍,经日月之灵光,纳天地之精华,受飘飘渺渺的雾霭熏陶,在清清爽爽的空气里成长,产出的茶一定好。

山美,茶美,水更美。下了一道坡,不远处出现一条小溪,水流缓缓,无拘无束,如深山隐士,不为繁华所动;如蓝天白云,飘忽不定。转眼,小溪斜流过来,漫过路面,划出一道银白玉带,抖抖瑟瑟,晃动不止,忍不住想去亲吻一番。朋友停下车,我迫不及待地来到小溪旁,水清见底,鹅卵石粒粒可数,间或,游过几条小鱼,纤细若针,色淡如无,悠哉游哉,好不快乐。掬起一捧水,泛出金光,跳荡不止,如不安分的鱼儿。洗了手,洗了脸,算是与溪水亲密接触了。朋友不屑地说,走吧,前面的水更好,能喝呢。又行一程,果然,溪水更清更纯,清如月光,从这边能望到那边;纯如轻风,拂拭过去不留痕迹。望着潺潺流淌的溪水,心早飞出了车,与溪水融合到了一起,浮躁的心滋润了,烦躁的情绪沉静了,通体舒爽。

夕阳沉下去了,朋友有些急躁,我倒很兴奋,难得享受清静,享受黑暗,期望这美好的时刻更长久一些。忽然,车胎没气了,要换车胎,我上前帮忙,朋友说他一个人就行了,你随便转转。

离开小路,迈步冲开厚厚的黑暗,黑色浓重,深不可测。耳畔传来细微的嘀嗒声,谛听,是水声,是水滴落岩石上的声音,叮当,叮当,清脆,有金属感,悦耳。最享受的是鼻子,清香涌来,滚滚滔滔,那是茶树的香气,是茶叶的芬芳。日落前,我陶醉于茶叶的翠绿,此刻才真切感受到茶叶的清香,浓郁强烈,富有穿透力。我被茶香所包围,体表沾染了茶香,体内浸润了茶香,茶香冲散了烦恼,冲散了忧愁。看不见茶叶,却用独特的方式体验了茶的魅力。于是,闭上眼睛,尽情享受,仿佛喝了醇香美酒,酣醉入眠,体态轻盈,飘飘忽忽,不知所止。

换好了轮胎,朋友连呼几遍,才把我从沉醉中唤醒。上了车,朋友不好意思地说,让你久等了,到目的地品品好茶,才不负此行。我说,已经品尝过了。朋友惊奇地问,什么时候品尝的?我说,刚才。朋友说,没见你品茶呀。我说,山好水好茶叶好,茶汤更好,我已经用心品尝了。

【摘自2016年第1期《吃茶去》杂志;作者:陈传龙(河南驻马店)】

1条评论

馋茶一味

1年前
难得如此雅静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请先登录
在APP中打开
在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