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舒曼茶话

“平常心是道”之理,惟茶是求。

春归“绿雪芽”

与太姥山的早春有约,在茶树发出新芽之即,前往参加“绿雪芽”白茶头采节。

醒来的“绿雪芽”绽露清香拥抱着南来北往采茶的人,意味着与一个美妙生活约定的开始。

吹过丝丝山风,不觉寒面;采拮片片芽茶,拂面清香。

这个季节正是采摘春茶、品味春意和撩拨春风的大好时光。

绿雪芽山庄不大,但也不小。看远村渺渺,心头一片宁静和清幽。山庄内有一泓水面,在海拔六百米以上,故名“天湖”。

早春的天湖,春意荡漾,也许就在不经意的轻轻转身瞬间,柳枝清清,桃花盛开,玉兰绽放,而山庄里的茶芽在树梢上悄然露出笑脸,似有晨曦微露沐浴,充满着春日早晨的美妙。

此刻,湖面上有一对黑天鹅在天高云淡的倒影中炫舞,另有家鹅数只也跟着黑天鹅一起鸣唱起来,以优雅的“舞姿”在水面上扩散出一圈圈涟漪,呼叫春天的到来。倘若是诗人苏东坡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定然会把“春江水暖鸭先知”诗句改成“春江水暖‘鹅’先知”了。

每每说起太姥山白茶源起,自然会想起汲取日月精华而幽香于鸿雪洞的绿雪芽。明《广舆记》曰:“福宁州太姥山出名茶,名绿雪芽。”明末周亮工有《闽小记》曰:“绿雪芽,今呼为白毫,色香俱绝。”清郭柏苍《闽产录异》曰:“福宁府茶区有太姥绿雪芽。”清吴振臣《闽游偶记》曰:“太姥山亦产,名绿雪芽者最佳”。

当春天到来的时候,溪涧的清纯映射出太姥山最初的眷恋——根植于自然山水间的“绿雪芽”显得格外青翠鲜嫩。

有人说:绿雪芽这杯清茶,啜上一口便不知不觉醉倒在太姥山的春风里;

也有人说:绿雪芽是一位佳人,有着撩人心魄的风情;

更有人说:绿雪芽散发出迷人的芬芳与美好,让人深深沉浸在太姥山的故事里。

凡是对绿雪芽种种呼唤与情意绵绵的关怀,却都指向当地人文始祖太姥娘娘的恩慈——尧舜时有瑛姑,在山中种蓝为业,人称“蓝姑”。蓝姑乐善好施,慈悲为怀,用太姥山名为绿雪芽的茶为山下无数众生治愈了麻疹。当地百姓为感念蓝姑恩德,奉祀神明,称之为太母(姥)娘娘,命此山为太姥山。也正是这一美丽传说成就了太姥娘娘作为“太姥茶祖”的地位。如今在当地还流传着“海上求妈祖,山中拜太姥”的民俗文化。

3月24日清晨,福鼎有天湖茶业公司为感念“茶祖”太姥娘娘恩典,在第一片霞光打开风采前,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友齐集在绿雪芽山庄,共同为“太姥茶祖”举行祭祀典礼,表达对太姥娘娘的追思缅怀之情。与其说,奉茶、花、果、乐、灯、香于太姥娘娘,不如说那是怀念太姥山白茶久远绵长的造化和对生命的坚守。

祭祀活动完毕,众茶人漫步茶园。放眼望去,远山如黛,云天的辽远伸展出青翠无尽的苍茫。

第一缕晨风拨开云雾之后,那是头采白茶好时节。唯有此时,情窦初开的“绿雪芽”已然守候众人的到来。

清香满山,茶歌阵阵,只见采茶女素手翻飞,采拮出一片片清纯的芳香。

从茶园回到山庄,茶友们以山为背景,湖为道具,布置一席席与大自然相融的茶空间,这流动的茶席就是心灵的归处,冲泡一杯“此处安心是吾家”的歇心之茶。

一袭素衣,一束山花,就在熏香袅袅升起一刻,在茶席的意涵中打开了诗和远方的浪漫怀想。

一片翠叶入壶,一盏禅话溢出,茶汤起伏时,浣洗出岁月深处的一份心语,承载着绿雪芽的千年烟雨和岁月轮回。

午后,山庄里到处盛开的野花与垄垄青翠茶树挥洒出饱满的绚烂色彩,把山庄里的春意一点点加浓。那客舍青青的太姥书院里忽然传出了朗朗而起的演讲声,跳跃出“‘一带一路’福鼎白茶文化与健康论坛”的流动风景,照亮了渴望了解福鼎白茶知识的众人心灵。

论坛会上,来自茶学和茶文化领域的专家,他们与大家一起分享白茶独特的晾晒工艺及“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的功效,讲述白茶文化。专家的演讲与互动情怀,把一壶抑或一杯鲜活明亮的白茶端到了与会者的身边,带进了与会者的心中。

入夜,晚风拂来,渐渐断去了尘世里的向往。茶汤馥郁,打开绿雪芽头采活动雅集的华章。

古琴流彩,梵音迭起,仿佛天边飘过仙乐,在晚风中自由自在徜徉。

清雅的绿意,美好的希望,在今晚“雅集”的诗意里穿越流年,溢散着酽酽的芬芳……(舒曼茶话写于石家庄清茗斋)

0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