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山头茶热与云南茶产业的在地化崛起

请上帝喝茶 无言

产业转移:

后进国家与地区的赶超,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产业资本转移,即招商引资。但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很难招来完整的产业链,一个地方被固定在价值链低端,很难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要发展中高端,必须建立完整的产业生态,靠内循环实现产业升级,升级成功后可以更好地参与全球化外部大循环。老班章、冰岛,都是内循环建立产业生态,再到外部全国市场割韭菜与收税的典范。

完整产业链转移(在地化)→产业链环节分解转移(全球化)

分工与产业循环:

内部分工发达——内循环

外部分工发达——外循环

茶山升级与产业生态:

全球化下的茶山:原料基地

在地化茶山升级:原料基地→内生循环产业生态

内生循环产业生态:

一二三产融合的茶庄园、产业小镇、茶文旅、茶地产、茶山仓、料头、茶农、初制所、茶山博物馆、品种园、茶客栈、精制厂、品种园……

专业分工极大提升了产业效率。专业分工有二:一是建立在比较优势基础上的全球化产业分工,另一个是以内生自主发展驱动的在地化产业分工。

生产需要原材料与消费市场,以及资本、劳动力、技术、土地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有了要素交易市场,资本家才能方便地高效组织生产要素,进行生产,然后在产品市场里卖掉,收回成本,赚取利润,进行扩大再生产。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要做大,需要更多的原材料基地与更大的产品倾销市场,以及生产要素全球自由流动与投资的机会。而专业分工有助于提升资本在全球配置资源的效率,世界各地区根据比较优势发展自己的优势产业,从而纳入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享受全球化带来的红利。

全球化的程度其实是受交通运输与通信手段的制约。

物流与通信成本高,会导致资本家就近采购原材料,利用周边地区的生产要素进行生产,产品就近销售。这就是在地化的专业分工。其最大的好处是,完整产业链与内生的产业生态(即内循环)留在当地。也就是当地是自主发展的,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但随着物流成本的降低,通信效率提升,各地分散的原材料基地、产品市场与要素市场可以低成本高效连接在一起,这时资本家就没必要在地化就近组织原材料、生产要素,与就近销售。而可以让原料来自非洲,技术研发在美国,核心零配件在日本生产,再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进行生产与组装,最后以国际大品牌的名义卖到欧美市场。这样一来,原材料、生产、销售与投资都实现了全球化,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被分解到各地。每一个地方都很难有完整的产业链,在地化内循环被全球化外循环取代,本地不能掌握自己的产业命运,由自主发展变成全球资本的附庸。资本通过全球化,成为跨国资本,国家丧失了留下完整产业链的能力,跨国资本取代民族国家统治世界。

在地化,资本有祖国,民族资本家是爱国人士;全球化,资本都是世界主义者,没有祖国,他们想到火星建立自己的国……

为什么临沧茶收不了税?是因为茶农享受了在地化的红利,而政府没有享受到。所以,我们要用在地化内循环重构临沧茶产业!

内部结构单一,导致分工不足,只能基于当地资源禀赋寻找比较优势,靠比较优势融入外部的全球化产业链。而内部结构复杂,会产生复杂的内部分工,内部复杂分工形成内循环。

群体种茶园,有复杂的多元结构,在消费升级下会推动最上游的茶山结构升级,产生内部复杂的分工,形成“群体种茶园+茶山整体自然人文价值塑造+茶山周边产品开发”之茶山完整产业链与名山茶产业生态。古茶村落、茶庄园与产业小镇,就是茶山产业链在地化内循环的最大抓手。无性系良种茶园结构单一,加上现代工业、城市化思维破坏古村落文化与当地的自然人文,很难在茶山产生内部分工复杂的内循环,往往只能以原料基地的形式,参与全国乃至全球的茶产业链外部大循环……

我写系列文章,深入解读群体种茶茶园与山头茶的整体价值,是想对中国茶产业进行全面反思,片面极端的工业化与城市化其实是很短视的。我们需要突破工业文明与全球化的局限,用生态文明与在地化来重新审视茶产业未来的升级之路!

最后谈一下,茶山合作社的组织形式与招商引资。

农业合作社,分综合合作社与专业合作社。中国推行的是专业合作社。乡村振兴,要打造村集体经济,强调的是“山水林田湖草”整体开发带来的空间价值,当地的优势产品,分开来卖,不如整体打包来卖,以体现集体经济与空间价值挖掘的优势。这样一来,推行多年,以分开卖为主的专业合作社,就存在很大问题。

产业结构单一,以参与全球化外循环为主,宜搞专业合作社,比如茶农专业合作社、咖农专业合作社、胶农专业合作社。

产业结构多元,能产生复杂的内部交易,宜搞综合性合作社。综合服务提升村落或山头整体价值,有了村落或山头的整体价值赋能,综合合作社下的各种农产品,都能溢价销售。

茶叶原产地招商引资失效的问题:招来大资本、大项目,并没有产生设想中的产业链生态带头作用。缺内循环,两头在外的(原材料与市场)龙头茶企,更多的是参与外循环。外商投资,大都以搞资源为主,或者以外循环为主,产生不了在地化的内生循环经济。资金、劳动力、自然资源、人才等生产要素,被外部大循环之抽水机抽走,导致当地发展失血,沦为廉价的原料基地,政府也收不了税。

改进办法,先自建内循环,再招商引资,或者让龙头茶企建内循环。更主要的是,发动各种社会力量共建内循环。

共建内循环的参与者:茶农、料头,茶农合作社,龙头茶企,中小微茶企,茶商,政府,平台(工业园区、产业小镇)等。只有参与者众,产生复杂的分工,形成利益生态化链条,才能形成在地化内循环产业生态。

文/白马非马 请上帝喝茶工作室出品

山头茶
云南茶产业
0条评论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请先登录
在APP中打开
在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