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家贡茶倚邦”的五大核心价值

请上帝喝茶 yzwi

贡茶公用品牌价值

经济地理价值

历史文化价值

产区风格价值

小叶种贡茶标准价值

一、贡茶公共品牌价值——皇家贡茶之源

1、倚邦产区的比较优势:将“大班章、微易武”之共识,拓展成“大班章、微易武、老倚邦”,突出“老”字,以建立倚邦的比较优势

产区开发定位:大班章,微易武,老倚邦

大班章:产业集中开发程度高,谓之“大”

微易武:强调小微产区,产业开发集中程度低,谓之“微”

老倚邦:老街、老品种、老马帮、老贡茶、老茶庄、老商号,突出历史地位,谓之“老”。玩历史还得看倚邦,倚邦可以倚老卖老。倚邦是普洱茶文化之始、贡茶之源、老字号之根、小叶种之乡、石屏人拓殖第一站。

易武的问题是,名气大,但产业集中度低——微易武。布朗山,叫“大班章”。一个大,一个微,前者产业集中度高,能诞生规模品牌。

曼松能做起来,是因为长期聚焦贡茶这张牌,形成有效的市场认知。其实,皇家贡茶文化的根在倚邦,曼松只是古倚邦茶山若干个贡茶基地的一个。离开倚邦,曼松的皇家贡茶文化是讲不清楚的,没有整个倚邦茶区的复兴,曼松只是单打独斗,很难形成“大班章”“微易武”那样的气候。大班章与微易武,辐射的茶区面积都是上千平方公里。

大班章:拼配茶的主产区。微易武:挑采茶的主产区。

拼配讲大茶区,又要借老班章盛名,为拼配加持与赋能,故布朗山变成大班章,以老班章为核心,班章五寨为主打,辐射整个布朗山。挑采,小的讲挑地块,挑品种,大的讲挑小微产区,故易武形成小微产区地域风格。大易武上千平方公里越分越细,变成一个个IP价值超高的小微产区。易武是若干小微产区超级IP的集合体。布朗山,是班章一票通吃的全国粮票。

2、产区开发逻辑:倚邦用贡茶产区开发逻辑

贡茶之源,源在倚邦。倚邦对贡茶的贡献:明代贡茶的民间传说;贡茶制度;主要的贡茶采办基地;对民间私商管控较严,商品经济不够活跃。

传说时期——明代

信史时期——清代、民国

二、经济地理价值

当代普洱茶文化复兴,是从易武开始。台湾人追老字号。易武老字号最多,台湾人上世纪90年代溯源到了易武,复兴号级茶传统,从而奠定了易武的江湖地位。

易武偏居以古曼潵茶区为主的易武镇,带动不了以其他五山为主的象明镇、景洪基诺山。曼松只是古倚邦茶山下面的一个小山头,只能带动周边有限范围发展。而提倚邦可以带动周围三山——蛮砖、革登、莽枝。古六山中的江湖地位,除了易武,就是倚邦。以倚邦茶山为首的四山(倚邦、蛮砖、革登、莽枝)位于中北部,西南是攸乐,东南是易武。古六山的中北板块崛起,可与西南边攸乐板块,东南边易武板块联动,形成古六山整体崛起之势。以倚邦为核心,提振古六山中北板块,还有一个好处,可与目前的一线顶级名山曼松互动,产生公用品牌的叠加效应。即曼松公用品牌,需要以倚邦为核心的中北板块的腹地,曼松品牌势能,可向四山溢出,倚邦作为贡茶之源,也可以很好地支撑曼松皇家贡茶品牌文化建设。

古六山茶产业整体开发版图:

中北板块倚邦(以古倚邦茶山为中心的古四山)

东南板块易武

西南板块攸乐

现在是东南火热,中北塌陷,西南边缘化。有点像中国九十年代到21世纪初的区域经济:广东高歌猛进,中部诸省塌陷,西部极端落后。所以,中国实施中部崛起与西部大开发战略。古六山的开发也一样,也要正视中部塌陷,西部边缘化的问题。中北部的倚邦崛起,就能带动中北部四山崛起,易武的产业势能,也能向中北部溢出,中央与北部发展起来了,西南边的攸乐也能受益。

三、历史文化价值

古六山三张牌:历史倚邦,文化易武,名山曼松

倚邦的五大历史文化价值:普洱茶文化之始、贡茶之源、老字号之根、小叶种之乡、石屏人拓殖第一站

古六山历史脉络:茶山版纳(缅王贡茶)——普茶——元江府管理时期——茶马交易——普洱府——皇家贡茶的倚邦时期——皇家贡茶的易武时期——老字号的兴起

明嘉靖末年,缅甸东吁王朝入侵车里。明隆庆四年(1570年)车里宣慰司划分十二版纳,以分摊上交缅王贡赋,古六山与整董合为一个“版纳”,称“茶山版纳”,治所设在倚邦。由此可见,古六山的缅王贡茶在皇家贡茶之前。(茶山版纳)

明万历末年(约1620年),谢肇淛在《滇略》一书中第一次提到“普洱茶”:“土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成团。”这表明明代后期,古六山所产之茶,以普茶名义进入内地主流文化视野。(普茶)

明末清初,元江土司(元江军民府)两次击退缅甸侵略,取得车里控制权。顺治十七年,吴三桂进云南后的第二年,将车里宣慰司划给元江府管辖。(元江府管理时期)

吴三桂,以普洱茶易藏马。清廷、吴三桂、达赖喇嘛三方,形成中央、地方与藏区三方政治博弈。普洱茶第一次被政治高层重视,其政治地位大大提升,采办运输与交易普洱茶,成为边政重要事务。

1661年(顺治十八年)3月,达赖喇嘛等受吴三桂唆使,奏准在北胜州(今丽江永胜)试行以马换茶。康熙四年(1665),清廷批准在云南的北胜州与中甸等地,举办云南与西藏两地的茶马互市。

据《庭闻录》:吴三桂与达赖喇嘛暗商后上奏:云南所需之马,每年须奏请朝廷遣官往西宁购买,难免长途跋涉之劳。今达赖喇嘛既愿通市,“臣愚以为允开之便。”

不久又奏:云南普洱之地虽产茶不多,毕竟较别省采买为便,建议“令商人于云南驿(今大理祥云县云南驿村)盐道领票,往普洱及川、湖产茶地方采买,赴北胜互市,官为盘验,听与番人交易”。

这表明,普洱茶易藏马之前,古六山产茶不多。茶马交易,推动普洱茶的产销与长途运输业。(茶马交易)

鄂尔泰改土归流,设普洱府,在思茅设官方垄断经营的总茶店,驱除古六山的汉族商人。(普洱府)

替任鄂尔泰的尹继善,改变鄂尔泰激进的改土归流政策,制定云南茶法,将设在攸乐山的流官改为土官,将六大茶山的治安防伪、茶叶赋税交由倚邦土千总曹当斋负责。茶法的制定,放宽了民间经营茶叶的限制,这是民间茶叶商品经济的第一次放开。曹氏土司因军功办贡茶,形成倚邦土司主办,易武土司协办之格局,开启贡茶的倚邦时代。(皇家贡茶的倚邦时期)

清缅战争期间,缅甸人于1766年(乾隆三十年)进攻版纳,造成古六山的原住民大量逃亡,茶叶产量急剧下降,贡茶很难采办。因此,倚邦土司决定在全国招纳垦户,易武土司则派人去人多地少又较近的石屏等地招人进茶山“栽培茶园,代易武赔纳贡典”。允许石屏人拓殖易武,石屏人纷纷移民易武。易武土司取得贡茶主办资格,贡茶进入易武时代。(皇家贡茶的易武时期)

乾隆晚年,中国人口爆发式增长,导致出现移民潮。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石屏人走西头。由此,更多的石屏人涌入古六山,以易武为主要居住地。政府迫于人口压力,进一步放开内地汉民到边疆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乃至定居的限制,从而为号级茶的兴起奠定了基础。大量民间商号茶庄在易武兴办,倚邦作为石屏人拓殖的老根据地,出现茶庄商号很早。易武的一些著名老字号,有早年在倚邦创办,然后迁往易武这个新起的茶叶中心之经历,比如大名鼎鼎的福元昌的前身元昌号,就在倚邦。倚邦堪称老字号之根!(老字号的兴起)

历史倚邦:

当代普洱茶文化复兴,是台湾茶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易武寻访老字号,恢复古法制茶,复兴号级茶文化开始的。当代普洱茶文化传播:易武——勐海——思茅、宁洱、景谷、澜沧——临沧——全省普洱茶产区——易武,从易武出发,转了一圈,又回归易武这个普洱茶文化重镇,故民间有“从易武出发回到易武”之说法。

但易武并不是普洱茶历史文化的第一站,普洱茶历史上第一个政治与产业中心在倚邦。普洱茶的兴起,是政治、边疆移民拓殖与商业的深度结合。四次政治事件:

第一次,车里臣服东吁王朝,车里宣慰司将辖境分为十二版纳,即十二个封建贡赋单位,以承担向缅王上交的贡赋。古六山一带被划为一个版纳,后来演变为茶山版纳。

第二次,是吴三桂为结交达赖喇嘛,向朝廷奏请,在北胜州开茶马互市,以普洱茶易藏区之马。朝廷也为拉拢西藏黄教(格鲁派),抗衡准噶尔蒙古势力在藏区的扩张,就同意了这一奏请。这是一件大事,关系到西蒙古、藏区与云南等边疆地区的稳定,普洱茶第一次上升到国家兴亡安危,民族团结,宗教和谐的政治高度。

第三次是改土归流。古六山贡茶制度成为改土归流政治成果的象征,也是朝廷与地方政府统治能深入边地之体现。其政治意义大于商业意义,故普洱府成立,民间茶叶经济有一定发展,但发展空间有限。

第四次,是清缅战争的善后,奖赏有军功之士,开拓易武。易武遭战乱破坏严重,人口锐减,土地荒芜,便于移民垦殖。石屏人大量进入易武进行拓殖,古六山进入了易武唱主角的时代。

道光年间以来,政治意义淡化,商业氛围日浓,贡茶衰落,号级茶兴起。其推动力量有三:

一是移民潮与边地垦殖经济的放开。清朝中叶,中国人口爆炸式增长,乾隆晚年起出现移民潮,到了道光年间,开始井喷。从乾隆晚年开始,尤其是道光以后,石屏人出现移居易武的浪潮。人口迁移,开始是偷偷跑,政府查得严,后来睁只眼闭只眼,最后由非法变成事实上的合法。

政府迫于人口危机与民生压力,对边疆控制放松,民间商业日益活跃,推动着种植与加工业,马帮运输与茶马古道的修建。这就是号级茶兴起的政治背景与社会经济基础。道光以前就创办的老字号不多,大量的老字号是在咸丰、同治与光绪年间兴办。这是因为移民与商业政策放开,民间需要一代人的积淀,二三十年后才会形成民间种植生产运输与贸易的蓬勃发展。

第三次,是西南、东南与东南亚、印度大贸易圈的形成,推动号级茶在晚清与民国的极盛。晚清的光绪年间,民国的三四十年代,是号级茶的鼎盛时期。贸易圈形成有四个阶段:

普洱茶旧有的贸易圈很小,主要是云南本土销售,藏销,瑞贡京城,以及其他地方少量的交易,交易总量不是很大。

第一个阶段,杜文秀起义失败后,许多回民逃到边境土司地,乃至缅甸、泰国、老挝、越南。回族善于经商,这就形成了云南与东南亚的贸易圈,普洱茶与东南亚的交易商道被打通。

第二个阶段是,1885年英国吞并缅甸,大力发展棉花种植,在中缅棉花贸易热的驱动下,形成四川、云南、西藏、贵州、缅甸与印度之贸易圈。滇川商帮,将川丝销缅,缅棉销云贵川,滇茶、川茶销藏,滇茶经印度销藏,滇茶销川黔。滇川打通了印度、四川、贵州新市场,紧茶的产量剧增,沱茶也赢得云南内地与四川、贵州大市场。

第三个阶段是,滇越铁路通车与旧滇军在西南与两广的扩张。云南开辟蒙自、腾冲、思茅三个海关,可与国外直接做生意,推动了普洱茶的出口。而滇越铁路的开通,滇人去内地,内地人去云南,不再走四川出入滇,或由两湖经贵州出入滇,华南经广西出入滇。而是从昆明经滇越铁路,到越南海防坐海轮到香港,登陆广州去内地。这样一来,云南跟越南、港澳、两广以及南洋的一些地区,联系空前紧密。普洱茶借滇越铁路开辟了两广与南洋市场。而旧滇军在西南与两广的军事扩张,进一步强化了云南风土对这些地方的影响力,这其中就包括普洱茶。

倚邦作为古六山中心的那些年,处于讲政治为主,商业为辅的年代,故倚邦有最为久远的普洱茶历史文化,是贡茶之源,石屏人开拓的第一站,但产业与文化不够兴盛。清道光以后,政治日益淡化,人口大量迁移,商业管制放开,产业蓬勃发展,推动了以易武为中心地的茶文化兴盛。所以,讲文化,还得看易武。曼松则享受了山头茶这波当代红利,以皇家贡茶的名义,被打造成云南顶级茶山,形成了“名山曼松”之王牌。

就享受历史遗产,开发当代产业而言,倚邦与易武,是大茶区开发模式。倚邦古茶山是小茶区开发,以倚邦为首的四山,是大茶区开发——大倚邦茶区。曼松,是大名山开发模式。以王子山、背阴山为核心,向周边扩散,形成“大曼松”。

四、产区风格价值

倚邦的产区风格价值:皇家贡茶核心产区,原生小叶种珍稀风格

云南以大叶种为主,在滇中、滇东北有小叶种茶区,种植面积大的是无性系小叶良种,原生小叶种比较少见。云南的气候、土壤条件,决定了在滇西南普洱茶主产区,原生小叶种只能在极少数地方小聚集。云南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复杂的地形、气候与土壤条件,除了形成大叶种的生长优势外,在小区域内形成原生中小叶种聚集的现象。也就是大环境以大叶种为主,但小环境可以中小叶种聚集。

滇西南普洱主产区,原生小叶种在大范围是零星分布,小区域聚集,亦即“大散居,小聚集”,形成了倚邦、困鹿山、景迈、那卡等原生中小叶种小微产区。也就是大产区是大叶种一统天下,极少数小微产区具有多原生中小叶种之特色。

原生小叶种,是种子有性繁殖,会变异,也就是环境改变,中小叶会变大叶,大叶也会变中小叶,其性状是不稳定的。因为性状不稳定,所以,只言大叶、中叶与小叶,而不言“种”。言“种”,不能光看叶大,叶小,而且要具有遗传性状的长期稳定性,才可言“种”。不能这代是小叶,下代变成大叶,变来变去,就没有“种性”可言。

用种子繁殖的茶树,其性状都会变异,是不是不可言“种”了?这就要引出群体种茶园的概念。种子繁殖的有性系原生茶叶,在群体种茶园中,经过长期的多品种共生,混生混育,与当地的自然与人文环境协同演化,能形成融入当地生态系统的稳定特征。这时,群体种茶园就可以分原生大叶种、原生中叶种、原生小叶种。因为这些品种在群体种茶园中,以稳定的遗传为主,变异为辅。但原生的品种,离开当地的群体种茶园与自然环境,引种外地往往会产生变异,有可能小叶茶变大叶茶。由此可见,原生小叶种一定要强调“原生”二字,是在当地环境中原生的,以种子有性繁殖的形式,生长在群体种茶园中。这样,不用无性繁殖,培育成现代良种,也能性状稳定,长期长小叶子。

至于引种的外地实生苗品种,在群体种茶园中,经过多年多代不断的“天选人挑”,已经充分融入当地的自然生态环境与农耕文明,表现出本土化的性状,也可视为原生种。冰岛的勐库大叶茶,就是从外地引种的,经过长期演化,变成勐库当地的原生种。

同理,倚邦小叶种的起源,可谓云南茶界未解之谜。有本地大叶种变异成小叶种的推测,有四川引种的民间说法。但不管是,当地大叶种变异,还是外来引种,倚邦小叶种早已经是本土化的产物,与当地自然与人文环境协调一致,属于典型的原生种。

终于讲清楚了,滇西南普洱茶主产区的云南中小叶茶,是大叶种变遗,还是中小叶品种。只有在当地群体种茶园中生长,才具有中小叶“种”性,移栽外地,不具备“种”性。有云南茶叶专家,看到小叶茶移栽别处,变大叶,故不承认倚邦小叶种。这是专家的局限性,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原生小叶种珍稀风格,含有两个核心关键词:原生种与珍稀风格。

原生种,是指在当地的群体种茶园,以种子有性繁殖的形式存活了许多代,进化出与当地自然环境相协调一致的稳定特征。这种稳定特征,只要不离开当地的生长环境,就以遗传为主,变异为辅,具有代际相传的性状稳定性,也就是具有“种”性,故曰“原生种”。

珍稀风格指的是,滇西南普洱茶主产区,主产大叶种,原生中小叶种只是在极少数小微产区的群体种茶园中聚集,很难量产,口感独特,具有珍稀性。

现代无性系小叶良种,可以大面积推广种植,不具有珍稀性。现代良种的珍稀性,是核心产地带来的,而不是品种本身带来的,也就是外生的,而不是内生的。比如,龙井茶有群体种与龙井43这一现代良种。龙井43,全国宜栽区都可以引种,但群体种是一种在地化的产物,只有在当地才具有价值,不可复制到其他地方。因为离开当地环境,会变异成外地的东西。

其实,云南山头茶的一山一味,除了气候、海拔、土壤之外,最关键的是群体种很难复制的当地性。每个山头的群体种风味都不一样,造成云南山头茶一山一味,一山数味。

西湖龙井的群体种,跟浙江新昌大佛龙井群体种,肯定不太一样,而新昌、贵州、四川等地引种的龙井43,都是一个味道。从风味上来说,龙井43无法体现珍稀性,因为全国的宜栽区都可以引种,变成了量产的东西。其珍稀性,只能用外在的产地来体现,比如,西湖产的龙井43就卖天价,贵州的大路货“龙井”就不值钱。

不可大规模复制性,只能在极少数小微产区生存,让滇西南原生小叶种具有量小,难得,口感独特的珍稀性。

原生小叶种,是顺应大自然动态平衡系统下的遗传稳定(三分人事七分天——天选人挑)

现代良种,是过多人为干预导致的静态平衡下的遗传稳定(科技深度改造大自然的产物)

五、小叶种贡茶标准价值

小叶种贡茶标准价值:在皇家贡茶小微产区的群体种茶园中,挑地块,挑品种,做辨识度高的小叶种贡茶。

形成了“五个同一”标准,才做出让消费者有味觉记忆的高区分度的品牌茶。“以品质为核心,用同一块地、同一品种、同一批树、同一师傅、同样工艺,并讲究仓储的稳定性的理念,每年延续做,精准测试,按一个标准去评判……

2条评论

汉文爱茶

3个月前
原生小叶种,是种子有性繁殖,会变异,也就是环境改变,中小叶会变大叶,大叶也会变中小叶,其性状是不稳定的。 因为性状不稳定,所以,只言大叶、中叶与小叶,而不言“种” ———— 奇特

贝多酚

App留言
3个月前
学知识,涨姿势!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请先登录
在APP中打开
在APP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