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用生活化语言传播茶文化

编辑:无言

柴米油盐酱醋茶。对于大众茶友来说,茶首先是生活品。因而,茶之泡品,应该生活化。逸品茶友会致力于传播实用型茶文化,一向主张让茶之泡品接地气、生活化。

近年来,逸品茶友会且思且试且探索,在传播实用型茶文化上,引导茶友们使用生活化语言,使得茶之泡品方方面面的常识更加通俗易懂,甚至一听就令人记住,形成了逸品风格的“食茶话”,受到茶友们的喜爱,也逐步通过逸品茶友广为传播。

本文尝试将逸品茶友会近年来在运用生活化语言传播实用型茶文化方面所做的探索进行浅述,抛砖引玉,以期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共同为传播实用型茶文化作更多的探索与实践。

关于运用生活化语言传播实用型茶文化的思考

如何让对泡茶品茶毫无基础的新茶友轻松入门呢?如何让茶之泡品的常识更好地传播呢?在不断地思考当中,我们发现,茶友们交流过程中有意无意使用的生活化语言很受欢迎,很容易传播开来。

例如:用“茶好不好喝,要问嘴”“茶适不适自己,要问胃”的语言来表达择茶要遵循“适口”“适体”的原则;用“喝泡便知”来表达“开汤论茶”的观点;用“好喝切要”来表达茶的价值要落到“喝”上这一观点。这些语言,贴近生活、生动形象、通俗易懂,大多数茶友一听就明白,容易记住,还乐意使用,往往活跃了交流的气氛,也让新茶友轻松入门。

生活化语言来源于生活,能够令人产生亲切感,往往还能产生意想不到的传播效果。例如,茶友群一开始经常碰到一些茶友拍个包装纸或干茶图就来询问这个茶如何,我们反复使用“喝泡便知”来强调必须开汤论茶,很快茶友们便接受了这个观点,后来每遇到这种场景,茶友们就自然而然地用上这句“喝泡便知”。

基于以上的思考及实践,逸品茶友会开始有针对性地引导茶友们使用生活化语言交流。

生活化语言在传播实用型茶文化上的运用案例

如何把茶泡好?这是很多茶友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多年来逸品茶友会经常遇到新茶友提到的问题。往深里讲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如果长篇大论那会把新茶友吓跑。

我们先告诉茶友们,泡茶其实不难,泡着泡着就熟悉了,“无他,惟手熟尔”嘛。进而,我们通过总结,再把这个问题简单化,告诉茶友们,一杯茶泡出来好不好,都与“茶、水、器、人”泡茶四要素有关系(可参阅笔者刊于《普洱》杂志2018年2月刊《泡茶四要素——茶、水、器、人》一文),引导茶友对影响泡茶因素有一个宏观的认识,再从微观上去细分各个要素的因子所产生的影响。

在衡量一泡茶有没有泡好时,我们换了一个比较形象的问法:“一块钱茶能泡出几毛钱效果?”引导茶友重视通过正确冲泡来提升品饮效果。落到各个影响因素上,在说明醒茶对于泡普洱的重要性时,我们会说:“品普洱茶要重视醒茶好比品葡萄酒要重视醒酒,泡普洱如果没醒就泡,那一块钱茶很可能先没了两三毛。”

以此来说明醒茶的重要性。同样的道理,泡陈年普洱、乌龙茶时,我们也会说,如果水温不够,那一块钱茶顶多能泡出七八毛的效果,以此来引起茶友对水温问题的重视。

在谈论冲泡方法时,我们往往喜欢拿做菜来打比方。例如,要把茶泡好,选茶是最基本的,好比选好食材对于做好菜的重要性。以烹饪方法的不同来说明泡法的不同,也是形象生动。看菜做菜,泡茶需要识茶性定泡法,便是这个道理。

喝茶需要因茶择杯。有不少茶友没什么概念,甚至不大相信。对此,我们这样来做引导:人们都知道酒杯有白酒杯、洋酒杯、葡萄酒杯之分,是因为这已经成为社会常识,而茶杯的选用也有讲究只停留在爱好者圈中,还没能形成生活常识。

进而,我们打比方说,如果用潮州工夫茶的薄胎小杯去喝普洱,就好比拿茅台酒杯去喝葡萄酒,以此来引导茶友们对茶杯需讲究的关注。当然,口试为实,一试便知。普洱茶总体来说属于粗犷型,适合用宽口厚胎杯来大口喝以感受其厚重感;而潮州工夫茶品的是乌龙,需以薄胎窄口小杯小口啜以品其香。

在茶评方面,有许多专用词语,看起来并不好理解,但用生活化语言来解释就简单明了了。例如,粗与涩的区别,粗好比麻绳接触皮肤的感觉,涩好比吃了没熟透的香蕉满口不舒服的感觉。而对于涩感,我们也区分了前涩和后涩,前涩是化得开的涩,好比吃了青橄榄,先涩后甘;后涩多是化不开的涩,好比吃了未熟透的香蕉,一涩到底。这样的比方,让人既好懂又过耳不忘。

又如,在描述干仓普洱与湿仓普洱的品饮体验区别上,干仓普洱茶汤往往令人感觉“如沐春风”,是爽朗愉悦的感觉;而湿仓普洱则经常让人感受“热风袭来”,是呆滞难受的感觉。

个性化生活化语言的运用案例

不同的茶友,对茶的认知程度不同,泡品基础不同,关注点也不同。在长期的交流当中,笔者发现,和不同的茶友一起喝茶,针对不同的茶友群体甚至个体来运用个性化的生活语言进行交流,能够起到更好的传播效果。

有一次,有一家茶友企业邀请茶友会给其员工做个小培训。在培训过程中,我们发现这家企业的几位主泡手都喜欢烹饪,于是我们便以烹饪和泡茶的相通之处进行交流,在轻松愉悦的欢聊中,收到了很好的培训效果。例如,我们拿设家宴招呼客人要根据客人的口味来做菜,来说明泡办公接待茶要树立“泡给客人喝”的理念。

有一次,有一位厨师茶友来访,谈及他此前在笔者的茶室喝一道10余年陈古树生普喝得很过瘾,但是自己回去总泡不好,于是念念不忘。我询问了他在“茶、水、器、人”泡茶四要素的情况,知道问题主要出在煮水器不够好,水温没保障。我就说:你们厨师做菜,有些菜需要猛火炒,这时候如果炉不够好,这菜就很难炒好,道理是相通的。厨师茶友立马表示有道理。

逸品茶友会中还有一个特别的人群——经常需要在茶席上进行商务洽谈的茶友,他们当中有些人有个困惑:茶喝多了也累。我知道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合理地安排品饮用茶的缘故,例如有些茶友喜欢生普或单丛,就一天从头到尾都几乎泡这一两种茶。对此,笔者经常告诉他们:过犹不及,喝茶也不能贪杯。告诉他们合理搭配好办公用茶,避免在饭前空腹时段不合理喝茶造成肠胃损伤。

对于需经常奔走在旅途的茶友,我们分享了利用“一壶一杯(保温壶、品茗杯),随时随地可喝茶”的做法,让茶友们在旅途中消滞提神抗疲劳。

在面对“纯料与拼配哪个好”这个问题上,如果问的人是企业老板,我们会这样打比方:一个企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取长补短,这样才能发挥出团队的力量。茶叶的拼配也是一个道理,出色的拼配茶品能够呈现良好的协调性。当然,有时候企业也需要有某一类人才组建专业性较强的团队,这就好比纯料。以此来说明拼配与纯料各有各的好。

有一次,笔者在跟一位太极爱好者聊易武时说:喝易武,像看耍太极。看着绵柔,实则内敛之力绵绵不断,悦人于无形之中。他一点即明,会心一笑。

通过近年来的探索与实践,我们总结了几点经验做法——

1、运用便于传播的口语化语言来表达观点。面对噱头众多、名目繁多的茶品,我们会用“内质为王”来引导

茶友在选茶时要将内质摆在第一位,用“好喝切要”来表达茶的价值要落到“喝”上这一观点,引导茶友们选用高性价比好茶。我们用“米汤感”来表达“内质丰富、黏稠度高”;用“愉悦”来表达茶品协调性好,对口味;用“够力”来表达品饮愉悦感强。这些口语化语言言简意赅,受到茶友们的欢迎,大家也乐意用,自然而然就传播开来了。

2、运用区域性语言来进行传播。例如,逸品茶友会中有不少是潮汕籍茶友,我们把流行于潮汕地区的民间“食茶话”概括起来,将有无芳头(香气)、有无“肉头”(内质丰富程度)、有无喉底(喉韵)、有无啖涎(生津)、有无“够力”感(愉悦感)五个“有无”作为衡量一款茶品优劣的主要指标。在潮汕地区这些“食茶话”几乎家喻户晓,辅以潮汕“食茶话”表情包,一下子就传播开来了。

3、运用有启发性的生活化语言来引导茶友。面对“不善泡”的茶友,我们总会这样引导:“用心炒菜,总能把菜炒好”;“把心放到茶上,便能泡好”。面对“不敢言品”的茶友,我们会这样引导:“用心喝,便为品”,引导茶友们“把内心真实的品饮体验与感受写出来,便是最好的茶评”。当有人问:普洱有什么魅力时?我们会说,普洱时时在变化,好像你的朋友,有段时间不见,你便会惦记他,想知道他有何变化。这样一来,问的人一下子就记住了普洱茶的这一点魅力。

4、鼓励茶友们参与发掘生活化语言。一位爱品酒的茶友,在形容茶汤黏稠度好时,喜欢用“像西凤酒”这个比喻。一位武侠迷茶友这样点评逸品茶友会一款明星熟茶:那卡老树2005如同武当派高徒,名门出身有好基因,成长过程也在武当山中师父眼皮底下做事悟道,十年后才踏出山门,已是英雄出世一鸣惊人,十八般武艺都强……

有一次,茶友会推广一款压制成巧克力状的06年轻发酵熟普,面向广大茶友征名。这一次征名活动也让笔者看到茶友们风格迥异的品饮体验和评茶风格,在此选上几个茶评:这茶印象最深的是清甜后回甘,让我想起刚从山上取回的山泉水,泉眼无声惜细流,想取名叫“惜泉”;淡淡的香味,犹如清晨的风,想取名“晨风”。宛如置身洱海边聆听风语,欣赏水中映月,想取名“洱月”。

轻发酵熟普,更大程度地保留叶底活性,为后期转化留下更大的空间。初发酵时,好比是熟普中的少年。经过11年的陈化,叶底依然保留较好的活性,未来仍然有转化空间。茶汤通透亮丽,泛着汤氲,甜润回甘,有着几分老生茶的影子。仿佛出走十载的少年,有了一段经历,成长了,成熟了,但如今归来却依然活力十足,起名“少年归来”。

在传播实用型茶文化上,生活化语言是取之不尽的。逸品茶友会也只是作了一些尝试与探索,还未能进行系统性、理论化的研究,囿于篇幅,也未能详述。期望本文能引起业内同好的关注,共同引导广大茶友用心泡好每一道茶,用心体验面前的每一杯茶,用心道出品饮感受,让生活有茶,茶中有生活,让更多茶友享受茶之泡品带来的愉悦。

来源: 普洱杂志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0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