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是盏明前茶,苏州人必饮碧螺春

首页> 茶叶新闻 > 茶叶知识
时间:03-22 15:41认证作者:龚伟说茶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无论去过多少次,江南的婉约和诗意总是让人难以忘怀,人似景,景又似人,都如茶香般温润。而江南的春天,是从一杯鲜美的茶汤开始。
 
  “毫横”的享受佳茗和食物的带来的鲜美,自身是需要殷实的资本。至少资源的丰富性让这片土地的人不用担心果腹问题。我觉得苏州这座江南名城就很有资格。
江南是盏明前茶,苏州人必饮碧螺春
  一提起苏州,便让人想起温润的苏城美女。苏州人骨子里就是乐享生活的,细致又洒脱。苏州吴语又软又甜又温又糯,听起来真是舒服。特别是水乡的美景数不胜数,极富江南韵味,三四月苏州万物复苏,春意正浓,呈现各种万千美态。
 
  苏州关键还有太湖撑腰,也孕育了洞庭山,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东山和西山。
 
  这里岛上常年水气弥漫,茶树、果树间作。茶园里杨梅树、枇杷树、桃树、梨树,还有野蔷薇。碧螺春就是这样被各色花果树包围着,这些果树应时应景地开花结果,花香果香浸蚀着碧螺春茶树。
 
  我一直觉得茶叶的地域香最迷人,碧螺春的花果香或许就是太湖和洞庭山商议出的密码,品尝过的人才会懂。
 
  茶汛是在清明前后20多天,我常说那太湖赐予的春天礼物,茶农们不敢怠慢。
江南是盏明前茶,苏州人必饮碧螺春
  正宗碧螺春的茶树品种,以前叫小青茶,现在叫做群体种,芽头细嫩。采回来的茶青,还需捡剔成芽芯或一芽一叶,摊晾、杀青、揉捻成形、搓团显毫、文火干燥等工序。
 
  最后成品碧螺春,就如当地人说的“铜丝条,蜜蜂腿”,我喜欢这样的表达,至少比书本文绉的语言——条索纤细,绒毫隐翠,来得生动和精准些。
 
  捡剔下来粗老叶,做老炒青,茶农们炒来自己喝,当地也叫“鸭脚板”。
 
  清代的陈康祺有一句诗:“梅盛每称香雪海,茶尖争说碧螺春。”说的就是去苏州赏梅品尝碧螺春。
江南是盏明前茶,苏州人必饮碧螺春
  在此之前,我认为杭州的龙井村的茶农是最幸福的,而现在看来洞庭两山的茶果农更欢乐。春茶结束,到了小满的时候,白玉枇杷成熟了,六月是乌紫杨梅,秋天还有石榴和板栗,年末岛上橘子又红了,还有秋天的大闸蟹,他们几乎没有空闲的月份,整年都在忙碌和收获。他们留给的名片,恰好印证这些。
 
  “嫩绿微黄碧涧春,采时闻道断荤辛”。这点还是古人观察力强,新茶是嫩绿微黄的,至少好的碧螺春和龙井都是,市场上有些茶,过于追早,摊晾和杀青等工艺不足,配上商家所提倡的85℃温吞水,看似新绿清香,没毛病,实则却暗中伤人脾胃。
 
  有人说碧螺春味淡,却淡中有味,啜英咀华,入口的一线悠长的甘润,那或许是江南最高级的味道,也是中国式山水清雅恬静的绝佳诠释。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