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小说推荐 《南方有嘉木》

首页> 普洱茶文化 > 茶业书刊
时间:02-28 17:43认证作者:魏进京

  八⼗年代,到杭州出差。江南⽔乡⼀派安详,花开暗⾹,美⼥如云,眨巴地眼疼⽣涩。

  ⽔上荡过的轻⾈,穿着蓝花⾐裳的船娘,摇桨的美姿惊若下凡的仙⼥。 办完了⾏役,遇天⼤⾬。端坐客舍,⽆聊,⼼闲,静观屋檐的漏⾬,窗下的芭蕉叶上湿绿⼀⽚。

  实在是⽆聊,撑伞踏进⾬中。远远望见,⼀家位于西湖岸头上的书店,不觉⼼中⼀喜。

  南⽅得风⽓之先,北⽅的书肆还是柜台后售书。南⽅早已开架选购,壁⽴的书架前,⼈可以静静地翻书,店员也不打扰。抱⼀本书,坐在窗边的⼩⼏凳上,尽情享受读书的愉悦。

  南⽅梅⾬时节,天似漏⽃。淅淅沥沥的⾬,轻飘飘的好似南国的少⼥⼀般。北⽅的暴⾬,好似粗糙的北⽅汉⼦。⾬后晴⽇,万道⾦光,没有⼀点柔情。合上书页,抬头望⼀望窗外的江南。⾬中的西⼦湖,⽔雾洇润,⼀派朦胧。詹詹升起薄薄的⽔雾,遮掩着那远处的黛⾊的蒼⼭,湖上的⼩⾈,轻轻飘在湖⼼,⾝穿蓑⾐的船夫轻摇着桨板,在湖上慢慢地⾏⾛,船舱⾥对饮的⼈影,随着⼩⾈轻轻摇摆。

  ⼿中的书名——《南⽅有嘉⽊》,⼀位⼥作家的长篇⼩说。

  描写江南⼀户望族,经营茶叶的营⽣,在离乱的时代背景下的兴衰成败,恩怨情仇。⽂字细腻⼊微,好似南⽅的细⾬,湿湿的,滑滑的,温润万物。痴痴地望着西湖,又是⼀⽚细⾬淋铃,不免念起了故乡。

  ⼩时候,爷爷给我讲过⼀件事情。

  关于“茶的印象”,少年便知道,茶树即嘉⽊。

  崇祯⼗四年(公元1641年),春天,豫西⼤疫,死者枕籍,⽃⽶价五千钱。疫病严重,韩旗村的⽼百姓,全都躲到北邙⼭上沟沟脑脑的皱褶⾥。丁沟村,郭坟村,寨后村的后⼭⽯洞,庵⼦,以及树下聚得全是投亲靠友的南乡⼈。

  疫情中,⼤家都往⾼处跑,以为疫病的瘴⽓、戾⽓都处在低处。⼭头的阳光硬实,杀菌;⼭头的风刚冽,能吹⾛瘟神。

  韩旗村的村北住着⼀家⼤户,韩姓,在京城做着⾼官,据说是⼯部的尚书,相当于现在的部长。常年居京,宅邸和花园由居住在乡村的穷亲戚们打理。

  穷亲戚⾥,有位⽼⼈,陈姓,危难时救过⾼官的⽗亲,⾼官的后代记着他的恩情。

  就像《红楼梦》⾥的焦⼤,从死⼈堆⾥背回了主家爷,⼀⽣受⽤。

  有⼀年,⾼官的⼉⼦外放余杭做知县,年终回京,顺着⼤运河,绕道回了洛阳府的韩旗村替爹爹回乡省亲,恰在后花园⾥邂逅了打扫院落的那位陈姓⽼⼈。⽼⼈不知道深浅,说你在江南做知县,给俺买点“龙井茶”,让俺也尝⼀尝,知县知道⽼⼈对爷爷有恩,就上了⼼。

  回到任上,托⼈从杭州捎回⼀⽄“龙井茶”,茶转送给了陈姓⽼⼈。

  乡⼈不知道“龙井茶”的⾦贵,拿着⼤海碗,抓把茶叶⼦,惦着⽔瓢从汤锅⾥舀⽔,冲进碗⾥喝⼀口,苦。嘴上嘟囔着,还不如红糖⽔好喝哩。顺⼿把包着茶叶的纸包,扔到了屋檐下的窗台上。其实,这位⽼⼈不懂茶,只是想冲冲⼤爷,显摆⼀下,谁知道⾼官的公⼦把事情当了真⼉。

  村⼦⾥发⽣了疫病,也顾不上家⾥养的鸡鸭⽜⽺,跟着村⼈跑到北邙⼭上。

  ⼀天,雷鸣电闪,骤⾬狂风,院⼦的⽔道⼜堵塞,集满了⾬⽔,刮着的狂风把⽼⼈扔在窗台上,剩下的半包“龙井茶”,吹进了⾬⽔⾥。

  ⼀院⼦⾬⽔把“龙井茶”泡开,⾬⽔泛着淡黄的茶⾊,关在院⼦⾥的鸡鸭⽜⽺,⼲渴难耐。⼈都跑了,哪还顾得上家禽畜⽣的死活,陈姓⽼⼈家的鸡鸭⽜⽺,喝了院⼦⾥龙井茶泡过的积⽔。

  ⼤疫过后,活了下来。

  风平浪静,村⼈从⼭上返回了家。除了陈姓这户⼈家外,其他家的鸡鸭⽜⽺都死在了院⼦⾥。

  村⼈称奇,纷纷到⽼⼈家的院⼦看热闹。有⼈说,院⼦的树上住有神仙,有⼈说院⼦的地下埋着镇宅的宝贝。

  事情越传越奇,惊动了知县。县太爷坐轿来到了村⼦,围着村⼦转⼀圈,便来到了陈姓⽼⼈的家⾥,看看也没有啥出奇,树不华盖,门不对⼭口,何⾔贵⽓啊。

  看看院⼦⾥留下的积⽔,淡黄⾥泛着暗⾊,和别家的不同,说你家的⽜⽺是否喝了地上的⾬⽔。

  过去的县太爷是⽗母官,出⾏威风⼋⾯,⽼百姓不敢近⾝。⽼⼈跪在院⼦的地上点头说是,它们喝了⾬⽔。却不敢抬头看七品知县的真容,以免违不尊之罪。知县又问,你家的⾬⽔难道泡了中药不成,咋会发着暗黄⾊?⽼⼈⼀激灵,慌忙瞄⼀眼放龙井茶的窗台,忽然想起来,那半包“龙井茶”可能被刮进了⾬⽔⾥泡了,家⾥的鸡鸭⽜⽺喝了泡过“龙井茶”的⾬⽔,留住了性命。

  两千多年前中国汉朝的医学著作《神农百草经》载:“神农尝百草,⽇遇七⼗⼆毒,得茶⽽解之”。

  知县⽼爷讲了⼀番“龙井茶”的⾦贵,惊悟了陈姓⽼⼈,老人悔青了肠⼦,⼼想着,我咋把阵贵重的“龙井茶”弃了呢。不过也算因祸得福,保住了家⾥鸡鸭⽜⽺的性命。

  近⽇,病毒肆虐,不得出门,闲闷⽆聊。

  翻看闲书,读茶圣陆⽻的《茶经》,“茶者,南⽅之嘉⽊也。其字,或从草,或从⽊,或草⽊并。其名,⼀⽈茶,⼆⽈檟,三⽈蔎,四⽈茗,五⽈荈”。

  周公云:“檟,苦茶。”

  杨执戟云:“蜀西南⼈谓茶⽈蔎。”

  郭弘农云:“早取为荼,晚取为茗,或⼀⽈荈⽿。”

  原来,茶有好深的学问哩。中国⼈聪明,⼏千年的⽂化,你不服不⾏。喝着壶中的绿茶,端起茶盏,想起了记忆⾥的旧事。

  【作者简介】

  魏进京,祖籍河南偃师,⽂化学者,资深管理专家,潜⼼研究汉魏洛阳故城历史⽂化,好读书,喜⽥园。

  主要作品《观世相•猫记》,《韩旗村纪事》,《汉魏洛阳故城城墙系列》,“中国古代历史⽂化讲座•视频”系列。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