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友网

舒曼茶话

“平常心是道”之理,惟茶是求。

泡杯好茶等你

都是三月的天气了,南方的一些地方早晚温差还是这样明显。尽管如此,花草们还是知春图报的,它们集中在人们的眼睛里,一副按捺不住春心的样子,急急地把自己绽放,任风雨来去,蜂蝶抚摸。

在这个“绿遍山原雨如烟”的季节,我和几个朋友怀揣着“仁者乐山”的心情,去一个叫南岳衡山的地方听雨、品茶、读枝头上点点微笑的绿……

身临半山腰的茶树林,不仅能感觉到它们像海一样在此起彼伏,还觉得有一种蔚为壮观的东西扑面而来,那便是“一览众山下”的气势!

放眼山下,一切都在飘浮的雨雾中时隐时现,山下的世界如一幅庞大的淡墨山水画,可谓古意横生,恣意漫开。山风吹来,天空中的雾团随风飞舞,像“飞天”一般轻盈而飘渺。

收回目光,仔细打量着身边这家供我们此时喝茶的茶店,认为它没有一点孤独与寂寞。隔着窗子,目不转睛的欣赏茶树碧浪翻涌般地向远处铺去的风景,我被这一片生动、美妙、恣意的绿所陶醉。春天的气息,正在我们周围蔓延,并静静的渲染着整个日子。

登上茶店的“瞭望塔”,前后左右的张望,茶树林里,间或有不同颜色的小花正开得奔放。远方不是烟雾缭绕,就是绿树成荫。一个如此干净的“世外桃源”,让我有张开“血盆大口”把它们生生地吞进肚子里的某种冲动。同行的朋友这时提醒我,咱们是不是犯了一个“只缘生在此山中”的错误?应该让眼睛走出茶杯,让鼻子去大自然中呼吸,这样才能分享到临高一览的乐趣,才能真正阅读到南方高海拔衡山的全貌。

山里的风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出门不多时,一阵小雨与我们戏耍似的,从松林那里沥沥而至,与一行一行茶树耳语一阵后,又悄然退回到大山里去。我们担心会有更大的雨来,便就近选择在一家茶庄喝茶、聊天。

这家茶庄装修的还算古典幽静,院子里石板之间的缝隙里,青草在春雨的怂恿下争着探出头来,形成行行绿色的条纹。青石与绿草,分别用两种不同的颜色忘情地在院子里拥抱着。墙角的一株月季花,枝蔓交错,顺着围墙向上攀爬,花开得正灿烂,微风吹来月季花摇曳不止,一树的水珠纷纷坠地,不由得让我想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句来。

茶庄老板应我们的要求,沏了几杯用山泉水泡的绿茶送了过来。品味中,雨像接力赛似的,来一阵去一阵,给逶迤的大山来了个彻底的淋浴。大雨落在茶庄的雨棚上“啪啪”作响,如注的雨水顺着屋檐流下,溅起朵朵水花,顷刻间沁心的凉意把空气浸得润润的,远山亦消失在朦胧的雨雾中。

茶庄老板是个衣着素净,微笑起来浅中带甜的青年女子。她拿着一把不锈钢壶,得体地往我们面前的茶杯里续着水。每倒出一串开水,茶叶就在透明的玻璃杯里翩翩起舞一次。我见女老板比较随和,就向她打听:“你这绿茶是外面买的还是自家种的?”她快言快语的对我说:“你说呢?我茶庄周围都是现成的茶园啊!”我原本想再问一些山里吃饭的问题,听她这样一说,就不好再开口了,而是静静的欣赏着在开水中,时而沉下,时而浮起的片片茶叶……

由于下雨,屋里显得有些暗淡,同行的朋友正欲起身去开灯时,女老板却伸手示意,说:“这暗淡刚好!”说罢,她又给我们加了开水。

她或许已习惯守着这份暗淡,习惯远离一些明亮的东西。我们就着这份淡然,伴着一堆绿色,一边听她“唠叨”,一边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幽静。

茶叶是旷野的精灵,哪怕变成枯干的茶叶,一旦与水拥抱,它将继续演绎着绿色的传奇。女老板到底是女老板,她的一言一行总是将茶与土地、人生、生命联在一起解读,让我们在轻啜慢品间想起很多茶以外的人与事。

她说话时双手总是优雅地舞动着,犹如一位音乐指挥家,站在绿色盎然的茶海里,忘情地指挥着一曲撼人心弦的春之歌,听众除了我们,还有门外不停的雨和静静的远山……

女老板还说喝茶要喝绿茶,茶乃草木不能没了绿色,品茶就是通过茶叶的香味,去感觉绿色的美妙和大自然的芬芳。几杯茶过后,我们在与她的闲聊中,知道了不少与茶相关的东西。

雨终于停了,我们相继从女老板的茶庄里走出,打算朝前方的祝融峰爬去,走在后面的朋友,这时向女老板说:“你能否给我们留个电话,以后再来好方便联系?”女老板乐呵呵的回复他:“你放心吧!我时刻都在这里。只要你们愿意来,我什么时候都会泡好茶等的。”

是的,她会泡杯好茶等我们再去读清风明月,读高山流水……

【摘自2019年《吃茶去》杂志(总第72期);作者:剑 君(湖南衡阳,系湖南省作协会员】

0条评论
说说你的看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