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茶圈的内卷与躺平

啖茶论道 无言

太残酷了

今年最流行的一个词叫作“内卷”,勤劳善良勇敢的中国人民通过长期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形成了天下何处不内卷之局。茶,也不例外。

内卷和内卷不一样。在有的领域,你有点壁垒,有个门槛。不管是资金,技术,文化,还是什么壁垒,抗内卷能力就强一些,至少有个护城河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是有一个领域,传播学上专业术语称为CNB,这个领域因为毫无壁垒可言,有张嘴就跨过了门槛,而且不管怎么卷都不上税。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早就发现了这个传播学规律,总结为一句谚语:CNB不上税,这一规律目前仍然适用。

在茶领域,真正修内功的少,玩概念的多,茶学慢慢就变成了玄学。看似云山雾罩,门槛却低的不能再低。门槛有多低,内卷就有多残酷,本文将回顾逐步内卷的历史进程,剖析其中原因,进而为消费者提供应对策略。

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

茶领域靠立什么flag来向鄙视链顶端冲锋呢?

靠包装?你花一年研究出来的,肯定有人一天就给你仿出来了,大多数人根本不关注细微差异,仿品成本低得多。

靠工艺?大师们用几十年攒下的功夫换点收入无可厚非,问题是换的次数越来越多,这个领域也越来越内卷了,大师的脸皮快速贬值,对产品加持有变为负值的风险。

弟兄们,有没有更简单粗暴一点的?

有啊,前面不是说了吗?传播学理论现在不就用上了吗!

茶界传播看普洱,普洱传播看古树

传播学理论告诉我们,要来就来粗暴的,别整那些没用的。

茶叶三根本:原料、工艺、藏养。工艺大家看不懂喝不明白,藏养得几年才能出效果,这些都太不粗暴了,最粗暴的就是原料。原料一是树龄,二是山头,这两件事上把传播学理论用上了,就可以闯荡江湖;用好了,就可以打遍天下。

树龄的内卷

在树龄领域,本来过去没有古树的概念。早些年说百年古树,大家都觉得高山仰止,倍加珍惜。经过多年内卷,一个月卖的茶还不够门口停车费的小铺,拿出一饼茶拿都是千年起步。你拿一饼两百年古树,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最有意思的是,有的还给你说的有零有整,好像当年刨坑种茶籽的时候,他就在场,你说这穿越上千年,不为大富大贵,不为山盟海誓,就为了卖你一饼1280年的古树茶,你说这容易吗?

树龄普遍内卷之下,各地茶树王的树龄就成了敏感话题,你定低了,对不起乡亲父老,对不起地方经济;你定太高,变成其他地区的眼中钉,遭人嫉恨。

这个时候,掌握传播学理论就非常重要了。莽夫角力,习惯先发制人;高手过招,却最忌先亮底牌。你要是定了八百,别人就可以定一千;你要是定一千,别人就可以定一千五,这个时候你再改,就露怯了。

但同在江湖,多少还是要留有余地,别人八百,你定三千,这就欺人太甚,坏了规矩,也无法长久。卷来卷去,大家卷出一个相对平衡的生态,卷出一个有里有面的江湖,也别说普洱茶,商业社会,不靠套路靠什么?

我是你大爷

树龄这个东西就是个数目字,有点过于直接了,可操作的空间非常有限。真正操作空间大的是山头。

这方面的打法就又不一样了。讲究的不仅是先入为主,更要一招毙命,不留余地。本来易武茶历史底蕴摆在那里,占了很大的先机,但是这方面疏忽大意了,有一个“易武为王,班章为将”的slogan,但是没怎么花力气宣传,留了活口,结果后来被班章的一句“班章为王,易武为后”给彻底碾压了。

如果说普洱茶领域有什么经典营销案例,“班章为王”估计要拔得头筹。你想想易武和班章的关系,本来是你是大哥,你的小弟现在出来要自己干,这也可以;小弟现在也想当大哥,这也能理解;但是他非要把你娶了,而且还要昭告天下,无人不知。什么TMD叫营销,这就是营销。

传播学领域就是一招毙命,一旦形成认知,那就是霸权,你茶有多NB没用,传播上你必须跟着我来。虽然冰岛、易武小产区大把的顶尖好茶,但是给你们留下的位置只有后、妃、嫔、才人、答应……,再往下就剩太监了。昔归茶虽好,一开始推广的时候,只能跟人说:俺们被誉为临沧的老班章,其实口感风格完全挨不上,有点死皮赖脸蹭热点的意思,这就是认知的力量。即便冰岛比班章贵几倍,你问问不懂茶的人冰岛贵还是班章贵,80%还是说班章贵,“班章为王”嘛。

这就跟茅台一样,认知在这里,不要求多好喝,只要口感别差到难以忍受,那就是首选。按我们的详细品鉴打分,就老班章现在的品质,在类似规模产区里面恐怕前十都进不去,但他在认知里面就是王。有没有不服的,有太多不服的了。

世界茶王所在的镇沅第一个不服。班章算什么,我们有2700年的哀牢山千家寨茶树王啊。但是班章为王这个认知要怎么破呢?形成多年了,牢不可破啊。有了,我们年龄比你大,你班章为王,那千家寨就为爷!爷号普洱茶应运而生!

你就是皇帝,也不能不认老子,不认祖宗吧!虽然没法撼动王者地位,我占个大辈我也不吃亏。既然千家寨是爷,那镇沅其他山头也是爷,于是干脆推出了八大山头——镇沅八大爷!

镇沅的茶人朋友说送我一套八大爷做个纪念,我委婉谢绝了,我们家上有老爷,下有小爷,我每天都伺候不过来,我再请八个爷供着,我怕吃不消。

内卷何时尽

老子(老聃)说,名这个东西是公器,一定要慎重,要是为了私利占公器,大家在这上面内卷,这后面就麻烦了。你是王,他是爷,后面再来一堆祖宗,这不成了郭德纲的相声了吗?

曼松几百年贡茶,历史底蕴深厚,茶也没得说。但是在这么内卷的时代下,也必须来点狠的。某些人把slogan变成了“普洱十分好,九分在曼松”。这就过分了,你一个人占了90%,让那么多人争剩下的10%,这有点赶尽杀绝的味道了。

问题是刚说完这个slogan,一看卖的是一公斤的大茶砖,而且得意洋洋给大家看不知道多少吨的库存。曼松古树春茶一共几十公斤,有实力的人早就内部预定瓜分了。你要造假好歹做得靠谱一点啊,顶级古树现在谁会做一公斤大砖啊。

可见真正对CNB传播卖力的人,往往是卖假的人,真东西数量有限,根本不用传播就分完了。老班章的人根本就不关心班章是不是王,古树本来就不愁卖啊,只有压了一大堆货卖不出去的人,才会在CNB方面铤而走险。

你说反正都是不懂的人瞎BB,既不会影响真正买老班章的人,也不会影响买冰岛、易武的人,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不然,真正名山古树毕竟是少量,这些人可能坏不了名山古树的圈子,但是可能对普洱茶的产业生态不利,限制行业的发展维度。

如何破局

其实内卷这个词来自于人类学领域,本义和现在大家说的意思有点区别,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

因为系统封闭,没有真正的突破、创新,大家只能进行低层次的,低效率的竞争,自己竞争的异常残酷,在更高的维度看,毫无意义。换个场景,真正拉出去,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几十年过去回头看,一地鸡毛。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最好的解决方案,那就是打破封闭系统,进行真正的突破和创新,这里面不管你是借鉴红酒还是咖啡,或者能真正立足中国茶产业的特性,扎根于中国茶文化的特质进行创新,都能拓宽发展的维度,都能改变内卷的局面。

这个说起来话长,非一人之功,非一时之力,也非本文一文所能穷尽。我们再来说说消费者应该如何应对。

应对内卷的最优策略,大家都知道,那就是躺平啊。

别管是什么大师,什么树龄,什么工艺,什么价格,也别管云山雾罩的故事,我就是一个喝茶的,你跟我说这些没用。

喝就完事儿了,我觉得喝着舒服,对我胃口,价格能承受,就ok了。如果想再深入一点,那我就可以细品品,香气、滋味、口感、体感,在我心目中就会有一个大致分级或分数,分数高的我喜欢我买单,不及格的你说破天我也不贪便宜、我也不当韭菜。

最简单的一件事,往往不那么容易做到。

茶圈
5条评论

汉文爱茶

3个月前
茶叶三根本:原料、工艺、藏养。 ———— yes

汉文爱茶

3个月前
@汉文爱茶 有了,我们年龄比你大,你班章为王,那千家寨就为爷! ———— 哟

贝多酚

App留言
3个月前
赞赞赞

丁丁糖

App留言
3个月前
发布失败,请检查您的输入。
您还没有登录
点此登录 取消
请先登录
在APP中打开
在APP中打开